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景浩轩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兵铠衣兵铠衣景浩轩玄幻连载如果机甲是男人的浪漫, 那么铠甲是男人的什么? ................................................. 这是一本打造以修炼铠甲,来升级的强者之路。 更是以宗族至亲,相爱相帮的家族信念的一本书。第26章 对战(下)2020-05-23 10:07:17
  • 逆戮苍穹逆戮苍穹景浩轩玄幻连载张昊本是在都市打拼的底层人物,在古玩市场买了个麒麟戒指后,回家途中就被雷劈的外焦里嫩。灵魂穿越到星月大陆一个被流放的少爷身上,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张昊内心深处最原始的自尊心被唤醒。本来在都市里无依无靠,尝遍人间冷暖的他,对着这个世界充满着向往.........“好吧,拳头至上吗?爷不怂!”各位看官且看:弱肉强食的异世,白领男张昊如何摆脱被天才踩在脚下的命运!第26章 星盛帝都2019-10-01 17:56:44
热门推荐
  • 甜甜的草莓味恋爱甜甜的草莓味恋爱鸡吃鸡蛋|青春三岁时,他因为一个赌注,上幼儿园的第一天被逼穿上了公主裙,邂逅了一个好奇宝宝。 “欧阳澈,你为什么要去小男生的厕所?” “欧阳澈,你为什么要站着?” “欧阳澈,你为什么要不理我?” 十五岁时再相遇,她缠在国民校草的他身后。 “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妹妹?” “没有,我就是欧阳澈。” “欧阳澈?你不是女生吗?怎么变成男生了?”
  • 继承者的刁钻小妻继承者的刁钻小妻澄梦薰|现言某小妻隐婚以后,绯闻男友连连,不料,一向波澜不惊的堂堂易筲再也淡定不了,他既不是手机控,更不是微博控,却最终沦为一枚妻子控……真是一时被控,一世妻控…………
  • 重生之天才狂女重生之天才狂女苹果儿|现代言情亿万财团接班人重生在无钱无权的农村小姑娘身上,被流氓猥亵,被同学陷害,还被老师诽谤,连警察都诬陷她。当她童大小姐是病猫?门和窗都没有!一代极品村姑秒杀黑道,收购名企,博弈军政,遇鬼收鬼,遇魔降魔,好不痛快!
  • 盛唐之刺遍江湖盛唐之刺遍江湖青藤木屋|历史孤身入江湖,仗剑走天涯,以现代武技冲撞古代金戈铁马,翻江倒海,谁与争锋?
  • 诸天诸天中流砥柱|玄幻一本《诸天经卷》和远古祭祀“血河图”被上古灵兽饕餮窃取凡间,引发了一场浩。莫干山纨绔子弟莫小峰在一次劫乱之中被饕餮掳劫而去,坠入“九幽晶焰”,从而染上了“血煞”之气,心魔乱性,欲罢不能。缙云门弟子王崇益无意之中将“九阳神丹”之气灌入体内,吸收了天地“九大纯阳”,由一个平凡弟子走向了修真高手。几经波折,锤炼之苦,莫小峰究竟命运如何?天宗首座天父身份几许,鲜为人知?
  • 神界修炼日常神界修炼日常山水画中游|仙侠修炼一千七百余年,一朝飞升,本以为自此后便是潇洒出尘的遨游仙人界,却哪里知道,上天如此“厚待”她,给她来了个跃界飞升,一脚将她这个刚刚脱离肉体凡胎的小修士,踹到了处处都是大神的尊神界,让她不得不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便罢了,竟然让她这个原本拥有天才资质的天才修士,变成了最劣等资质的废材! 顾绣从无语凝噎到仰天长叹! 是认命还是挣命?且走着瞧吧! 新书《锦缘绣程》已发布,求点击~
  • 全民大穿越全民大穿越朱颜血夜莲|玄幻时光经过漫长的变迁,三十世纪的地球人相当怀念那个无比美好的二十一世纪。在那个年代,想要当官无需拥有军道杀拳十级证书。在那个年代,成为公务员无需用天魔神功轰败诸多对手竞聘上岗。在那个年代,公园摘朵花无需先和精灵族这等热爱环保到爆的种族战个痛快。在那个年代,九天之上还没有天庭,不会因为随地乱吐痰这种小事就被天帝处于藐视天规之罪,派出一只名为十万天兵,一只名为十万天将的变态肌肉兄贵拖去地府中处以狼牙棒爆菊之刑。以穿越之名,我要将二十一地球文明改造成高能文明,重生回来主角如是说,从此之后,地球的命运就被某个幕后黑手,隐藏大BOOS玩弄于股掌之间。【此文偏向鬼畜一系,也欢迎卫道士前来批评指点】
  • 绝世神尊绝世神尊肥肥大坐二号|玄幻前世结下十二强宗为敌,今世重生,再不用受围攻之苦。安心修行,十二强宗不在话下,叶云仰望九穹怒吼,“沙砵大的拳头见过没有?”
  • 傲世狂魔傲世狂魔龙觞|玄幻既然做不了万人敬仰的大英雄,那么就做个俯视众生的大魔头吧!且看洪军倔起之途……
  • 他说,做我女神可好他说,做我女神可好云七七|现言七年前。他拿着心中女神的照片看得出神,她讽刺轻笑:“叶慕寒,你天天这么看有意思么,有本事把人家追到手啊。”他冰冷出声:“多管闲事。”后来,他的女神被人追走了,她陪他喝酒。他却将她压在身下,笑得魅惑:“做我女神可好?”他的眸中明显闪着不同于平常的暗光,她却依旧沉沦了下去。一夜疯狂,他销声匿迹,无影无踪;她怀孕,被学校开除。七年后。他是G市最有权势的男人,而她只是一家公司的小小职员。一个小男孩抱着他的手,指着她问:“爸爸,她是谁,怎么跟妈妈长得有点像?”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灼热的视线让她的心跳乱了节拍:“或许,我应该叫你一声婶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