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风挽琴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医弃妃重生之毒女神医风挽琴古言连载王府弃妃重生成落魄家族的失宠庶女,一卷报仇雪恨、硝烟弥漫的画卷,从此慢慢铺开。手掌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灵泉,花映初一手做神医,一手做毒女,救所有该救之人,杀一切该杀之人!从落魄小户到高门大宅,从深宅主妇到祸水权臣,她步步为营,冷心断情,只求尘埃落定之后,一处安身立命之地。以为挑中一个可靠的相公,可以做相敬如冰的协议夫妻,没料到他外表面瘫冷淡,内里却细致温柔,不动声色间,将她的心悄悄拿下。当烽烟四起,国仇家恨横亘其间,一份单薄的爱情,能否经得住战火的焚烧?当天下已定,权势荣华唾手可得,两颗饱经风霜的心,还能否坚守最初的心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第763章 长锦,我们回家2019-10-01 13:53:37
热门推荐
  • 相忘师相忘师金寻者|玄幻只有武功和念术的世界,由青春、梦想、贪婪和野心构筑的天地。威漫人设风格,激情狂放,欢快幽默。黄金龙肩负使命,投入大陆最好的相忘师学府天门,试图寻找师父的心上人,但是她给黄金龙的心上人画像里,却画着十三个人!南北天门暗影浮动,杀人事件连连发生,辗转二十年,无辜死伤者四的僵尸引成为他最大的梦魇。良师,益友俱遭荼毒,只有靠他自己查明真相,求得解脱。在调查过程中他发现这个杀人的恐怖武功效果居然是可逆的。于是上演了一出一案救四命的传奇故事。大陆最可怕的魂术——犀照出现在南北天门。鬼族发动了入侵荼洲的战争。叶笑沙身陷牢狱之灾,为了替他洗脱罪名,黄金龙带领打鬼团毅然进入对他敌意最深的星辰海打探消息。谁知道,他却迎来了有生以来最艰难的擂台连环战。而最终操控这个世界的神秘组织,终于要和黄金龙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
  • 万古第一祖万古第一祖孤雨亦生寒|玄幻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一条不知尽头,不知长宽的星辰海。海洋上漂浮着无尽的星辰,堪比世界的岛屿,比世界还大的海兽。 这是一颗扎根在星辰海上的不知其高,不知其宽的世界树, 世界树自行诞生世界,世界树上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世界,一果一世界。 夏弈白,世界树上一颗果实世界名为炎灵世界中夏神族的纯血神子,他天生纯血,却在齐天时折翼,三年低谷涅槃归来,刀斩万神,火烧诸天,经历这片神奇辽阔的世界,做万古以来第一祖。
  • 吴权吴权劳膜|历史君王一怒震八方,神通岂赐怯懦人。 英雄故往,群雄轶事,才子之歌,猛将之曲,仅属炎华天下之绝唱,只存青史之中。 值此今生,属于你的人生,还需要你去走!
  • 宇智波的次元入侵计划宇智波的次元入侵计划川似水|轻小说逆转灭族宿命的宇智波介,未来注定统治二次元。
  • 无敌玄尊无敌玄尊砖头|仙侠玄灵大陆,有无上修炼者,飞天遁地,长生不老,世间凡人,人人心驰神往!少年赵子成,得上古乾坤大帝传承,报家仇,虐天才,纵横玄灵,终成一代玄尊!
  • 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宠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宠凤冲霄|仙侠苏沁舞穿进男频爽文中成了男主角的后宫之一。 去他的男主角! 她要走男主角的路,让男主角无路可走! 修极致剑气,炼稀世丹药,她要成神的女人! 神域之上,至高神重渊似笑非笑:“听说你想当本尊的女人?” 苏沁舞懵了:“不,这是个误会!” 重渊握住她的手把她拽到怀里:“没有误会。江山给你,世界也给你,你给我。” …… 他是风云十九域的至高神,他马甲遍地,可以是鬼才炼丹师,也可以是龙族战神、灵皇之子、绝世美人,甚至还是她身边的天狐灵宠。 被拆掉马甲后,他垂眸低笑:“我想用不同的身份和你做尽世间所有刺激的事情……你愿意吗?” …… 苏沁舞以为这条路必定荆棘遍地,却不知,等待她的是至高神亲自为她打造的无上尊宠。
  • 还是地球人狠还是地球人狠剑舞秀|玄幻注意!注意!前方是地球人大型装13现场,外星人慎入,否则后果自负,勿谓言之不预也!
  • 仙门主宰仙门主宰北江|仙侠少年莫云天,因为一副女娲图而家破人亡。也因为这幅图,而走上了坎坷的修仙路。历经无数艰险,莫云天终成大器。手握女娲图,号令万仙,成为仙门主宰。
  •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我的师兄绝世无双九哼|仙侠北长青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摇身一变成了顶级流量的绝代天骄…… 别人辛苦提升修为,北长青努力压制修为,有时候压制不住,走一步就得提升一个境界…… 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男子,不想做什么横行无敌的绝代天骄。 可实力允许啊…… 成群结队的小迷妹们整天拿着他的画在山下排队等着……人仙老阿姨隔三差五送两件法宝。 么得办法啊!绝世无双啊,天下无敌啊! 这是一本轻松爽快的轻无敌流小说。
  • 一品夫人:我家娘子凶又狠一品夫人:我家娘子凶又狠白天下过雨|古言重生成了一个匪女,死在大婚当夜。 穆清觉得既然得了这个身份,就不能忍这口气,直接带着人打出门去,将新姑爷给绑了回来。 看着上门寻衅的堂妹,一副气急的样子:“你还有一点规矩吗!” 闻言穆清毫不在乎,吩咐人直接将她丢进水里:“我是匪女,你是吗!” 既然重活一世,自要肆意洒脱。 望着一脸宠溺的顾怀瑜,穆清退避三舍:“说好找到机会就和离,你这是要作甚?” 闻言顾怀瑜不要脸的贴上去:“娘子,走先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