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古寻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穿越王者荣耀:千年之狐穿越王者荣耀:千年之狐古寻轻小说完结一场车祸,穿越时空。 变成王者荣耀的千年之狐李白,征服神秘异世界? 拥有无敌的二技能,仗剑天下,教训那桀骜不驯的白龙吟,邂逅那清雅高贵的凤求凰,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国民老公。 魅力开挂,一路逍遥快活,好不做作的现实主义者,打倒白莲花,手撕圣母婊,得到真正的佳人倾慕——咦!不对!为什么那些美男也对他有点意思了?第15章 完结2019-09-30 13:56:36
热门推荐
  • 植培师植培师宅在家里的猫|玄幻言情这是一个亡灵不时拜访的世界,这也是一个魔法与剑的世界,为了更好地生存,西维亚的目标是——植树种草,绿化全世界!
  • 天庭最牛系统天庭最牛系统砍材人|玄幻【屌男随便揍,美女随便炮,仙丹仙器随便爆…装逼踩脸包你爽】新书《杀神狂暴升级》已经发布了!【简介】不服就干!暴爽到底……
  • 我的宇宙战舰成了野蛮人的星球我的宇宙战舰成了野蛮人的星球魂大|科幻本来只是个简单的宇宙航行工作任务。 但谁能知道,因为人工智障的问题缘故,导致我的宇宙战舰成了野蛮人的星球。 太惨了,我全新的宇宙战舰,居然成了野蛮人的星球?还有更惨的吗? 有,因为我还要处理这个星球问题。 因为工作、身份以及体制缘故,我可不是杀手,看来只能把这些野蛮人迁居了。 啊?不行?为什么不行?我让你们滚蛋,这是我的地盘。 野蛮人一号:“这是我们的世界,即便是造物主也不能夺走。” 我:“那怎么搞?” 野蛮人二号:“快离开我们的地方,不然的话,我们会把你干掉的。” 我:“那来啊!” 在一番龙争虎斗后,我打不过他们。 怪不得是野蛮人,就会打架,既然如此,我只能思考一个问题了,怎么把这些野蛮人骗走呢? 不过不管怎样,这一切都不再是简单的宇宙航行工作了呢。。。。
  • 美女们的贴身高手美女们的贴身高手沧薄青春|都市罪与罚,情与义,道法自然。前世多少次的回眸,多少次的转身,换得了今生的幸福。暮然回首,神、仙,并非就是万能!如果有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加企鹅群:56601121,一群讨论。(本故事纯属虚构,涉及到的人名、地名请勿对号入座,谢谢!)
  • 天降总裁:小娇妻,很甜美天降总裁:小娇妻,很甜美琉璃格格|现言被亲姐出卖!一觉醒来,居然成为顾择诚的女人!父亲被小三哄着举行婚礼!准备大闹一番!没想到,小三居然是顾择诚的小姨!什么时候世界那么小了!不是冤家不聚头!还敢禁锢她,不准她吃小药片!还美名其曰,为了他的下一代!想她生娃,没这么容易!
  • 重生之毒心王妃重生之毒心王妃金夕儿|古代言情李斓清长相极度平凡,却才华横溢,不想却被自己的夫君和亲妹陷害身亡,穿越到一个痴傻、无能、懦弱却貌美如花的女人身上,当李斓清重生在李岚卿的身上并与之重合在一起合二为一的时候,倾城之貌与智慧结合以后,那又会发生什么?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无限宠妻万万岁无限宠妻万万岁花无心|现代言情“如果我以后娶的不是她,你们都别来参加我的婚礼。”一年前,他拥着她,当着所有人的面高调宣布。一年后,他和她最好的朋友订婚,她在他的婚礼上出尽洋相。多年后,她对压在自己身上的他淡漠地说:“抱歉,严先生,我从不回收别的女人用过的破烂货。”这个女人居然胆敢将他看成破烂货?他捏紧了拳头发誓,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 腹黑王爷别太过分腹黑王爷别太过分蔷薇已成殇|古言一朝穿越,高三狗秒变贵妃,却成为被人暗杀的对象。那支带她穿越的奇怪的金凤钗是什么?到底是谁想要她的性命?在她身边三番五次救她的男人,那神秘的九殿下他到底是敌是友?重重谜团,危机四伏,穿越女觉得古代好可怕。但作为一名现代高校复合型人才,作为一个能歌善舞乐天派的牛人。她玩转了整个古代。她本打算找到回到现代的方法,潇洒离开,回学校吹牛皮。可万万没想到,九殿下宠溺让她无法自拔。殿下,为了你,四海八荒,我愿伴你,君临天下,主宰皇朝。我和天下,都是你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绝品魔妃:纨绔大小姐绝品魔妃:纨绔大小姐微雨缘轻|古言无良女医突然暴毙,一夕穿越,成为明皇城最纨绔跋扈的顾家大小姐。身为战神遗孤,却被人算计围殴致死?本是一代女王,岂能容尔等嚣张!化气为毒,毁你不过三言两语。宫门杀人又如何?有战神老爹威名在前,修罗三叔护驾在后,实在不够,免死金牌来凑。只是…看着面前邪肆妖娆,风情万种的某男,顾辰溪吓连连后退。“那个…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嗯,没问题,我动脚就可以了。”某女顿时松了口气,却见某男竟然麻溜儿地脱起衣衫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大哥,你动脚就动脚,脱衣服作甚?”“当然是动脚,只是,此脚非彼脚!”
  • 都市战龙都市战龙秦牧真帅|都市杀手圈里有一个保险公司,退休的杀手们都会给自己买个保险。这个保险,神秘强大,有了它,绝对保证老而无忧,安度晚年。不信,你看。杀手保险公司的业务员窦战龙来了。只是站在那里,整个城市,便在他的脚下颤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