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革聂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万界最强装逼系统万界最强装逼系统革聂仙侠完结林峰:嫦娥妹子,上来,哥带你装逼带你飞,带你一炮到天黑!嫦娥:厉害了我的哥!据说装逼是一门艺术,至于装逼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你就要问林峰了,因为如果他没有在装逼,那就一定是在去装逼的路上。长路漫漫,唯有装逼和妹子相伴,人如果不装逼,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喝最烈的酒,装最强的逼,林峰的一生就是这么拉风,就是这么精彩。书友1群597945992。2群611196294(入群验证粉丝值)第630章 新书《脑洞之王》2019-09-29 13:20:36
热门推荐
  • 吾妃倾世吾妃倾世淡淡儿|幻情“夫人貌丑无盐,也敢出来丢人现眼!”大殿上,俊美无俦的男人目色冰冷,深不见底。“小女子哪有脸呀,丢来丢去,左右还不是爷的脸……”女人捂嘴嬉笑,却不见丝毫暖意。他们是夫妇,却从不说话,除非互相奚落。只是谁也想不到,互相为敌的两个人,最终会成为相互扶持的好搭档!
  • 新编现代汉语词典新编现代汉语词典方林|工具书《新编现代汉语词典(精)》上一部记录现代汉语普通话语汇的中型词典。共收条目近40000条.包括字、词、词组、成语、熟语等所收字、词严格遵照国家相关部门颁布的语言文字规范标准,并参考和借鉴了语言文字研究和相关论著的最新成果。
  • 铜钱卜筮铜钱卜筮木昔麦禾|古言湛轲,是一名卦师。湛轲有三枚铜钱,占卜你的前世今生。一日三卦,过去,现在和未来。 “欢迎来铜钱卜筮,一日三卦,可问姻缘。” “我不问姻缘,我问我的心在哪。” “铜钱问卦,问的了前世今生,问不了逝者本心。” 第一枚铜钱,问你前世罪孽。 第二枚铜钱,问你今生恩怨。 第三枚铜钱,问你来生归宿。 欢迎来铜钱卜筮…… 前世今生,魂牵梦萦……
  • 她似璀璨星光她似璀璨星光月下销魂|现言“瞳瞳,既然无法说服你回到我身边,看来……”男人冷魅的说。他是唐家继承人,龙岛阴狠的存在,明明年轻,却被人尊称之为“七爷”。传说,他宠一个女人到无法无天。传说,他为了那个女人几乎生死一线。可这个传说只是个传说,没有人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直到,季四少嚣张的用几十架直升机在空中拼成“Marryme”,向她正式求婚。“你准备让我的孩子认谁做爹?”他嘴角勾着阴笑,带了三百多人包围教堂,不顾新郎嗜血的眸光,只是睥睨的看着她,声音柔和:“今天这婚你敢结,我就让这里的人一个都走不出去……包括我!”“你就是个疯子!”她看着他,受不了的大吼出声,“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就一起灭亡吧!”
  • 逆苍寒逆苍寒我若改色|玄幻左手阴,右手阳,阴阳融,命珠成!上通乾坤,下达八荒!……天煞孤星命,天地榜第三,无亲无友,克己克他人。天机断命,不入轮回破命格,一只兔子,一本残卷,纨绔重生的少年改头换面,誓要将天都给捅个窟窿!看是天要煞了少年,还是少年要逆了天。
  • 邪御天娇邪御天娇纯情犀利哥|玄幻一个放浪形骸的现代人到异界附身在一个声名狼藉的过街老鼠兼败类身上,更悲催的是,那败类还意图对倾国倾城的小姨和表妹行那不轨之事。被世人厌恶的他,换了一个灵魂之后又将会如何?再次面对对他厌恶至极的小姨和表妹,华丽的蜕变之后的他又让她们作何感想?且看叶楚如何在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上,踏出一个个惊世骇俗的脚印!搅动风云,邪御天娇!
  • 诸国志诸国志麟瑀|历史志霸大陆,诸国纪元 一个不同于地球的发展史和上下五千年 从人族起兴,到百家诸子。期间纷争不息,天下主宰更替不断,故名诸国纪元 政治、韬略、军事、人情、上古传说、魔族妖兽,尽皆登场 大江东去浪淘沙,千古风流人物。江山多娇,无数英雄竟折腰 说一段史诗佳话,道一段千古传奇 海纳百川,天下归心
  • 散文随笔散文随笔青年|短篇《散文随笔》《数字笔记》这是我的两本书,不是什么小说,只是散文随笔,一些情感感悟,诗词而已,还有点哲理的人生感悟。新书,灵异文,《阎罗无常》
  •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我有五个大佬爸爸单双的单|现言被师傅捡来的小和尚五岁了,该下山找爸爸了。 小和尚软软抱着一只小狼崽,迈着小短腿儿冲过去就抱着自己爸爸的大长腿奶声奶气的喊道 “爸爸!” 一声爸爸,喊得五位大佬齐齐虎躯一震! 软软刚找到爸爸的时候: 一号爸爸冷漠“小孩子什么的最麻烦了。” 二号爸爸不屑“笑话,我有这么多喜欢我的粉丝,会在乎这多出来的一个小团子。” 三号爸爸拎着小团子“同学你认错人了,回去写作业。” 四号爸爸嘴里叼着一根烟挑眉“碰瓷?” 五号爸爸一脸小懵逼“我有女儿的吗?” 和软软相处几天之后,爸爸们齐齐真香了…… “这是我闺女,你们都别和我抢!” 从此……… 五位大佬过上了每天争夺软软监护权的日子。 江锦城眼巴巴的看着软团子“……那我呢?” 五位爸爸齐齐冷眼看着这个和他们抢女儿的臭男人! “滚一边儿去!”
  • 后宫胭脂杀后宫胭脂杀一笺清秋|古言这是一个女人,如何跟一个皇帝白头到老的故事。她顶着旁人的身世入宫,是为了报家破人亡的仇。她以为这一生所有,不过是将仇人尽数送进阿鼻地狱。除此再无其它情愫。可很多事,却在时间流转中,横生枝节。“云千雪,原来,你是没有心的。”当曾经乐意为她拱手江山的皇帝毫不留情的将她从心底抹去时,她站在冷宫的红墙里,徘徊自问:“霍延泓,我该进,还是退?”当他爱她时,她的心另有所属。当她终于蓦然回首,他似乎……不爱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