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晴方早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花千骨之终究还是忘不了花千骨之终究还是忘不了晴方早仙侠完结本以为可以忘记过去,却没想到终究还是放不开。兜兜转转一万年,花千骨本以为终于可以成神,却没想到还是卡在了心魔这一关。白子画,我到底该如何做,才可以忘记你呢?或者,我已经不需要忘记,而是应该好好的回忆?……PS:看过小说后心痒难耐,看到好多写同人小说的,但是都不合胃口,就自己写了一个,呵呵,文笔不好,头一次写文希望不要被说的太狠,作者很玻璃心的啊。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喜欢这篇文,给我鼓励O(∩_∩)O~第89章 后记2019-09-29 09:01:13
热门推荐
  • 魂断相思地魂断相思地天涯|青春情若成痴,死亦无悔。爱若成殇,何必去爱?当她历经辛酸得以寻到他时,她还是她,而他已经不再是他。是继续痴缠,还是决然放手?
  • 贵妃又被太子宠野了贵妃又被太子宠野了龙井茶香蛋|古言【宫斗,权谋,双穿,双洁,甜宠】程锦绣穿书了,穿成了太子府最不受欢迎的人。 但是偏偏太子把她宠上了天,她想要星星,绝对不给月亮—— 孙良娣控诉:“程锦绣不知尊卑,以下犯上!” 太子:“既如此,今日起,升程奉仪为良娣。” 张良媛哭诉:“姐姐竟想要走臣妾的小厨房,殿下为臣妾做主啊!” 太子:“还看上别的了吗?一并给她吧。” 皇后不满:“妖妃争宠,祸乱后宅,送去水牢反省!” 太子:“看来今晚要在水牢就寝了。” 皇后:“身为太子怎可专宠一人?要雨露均沾!” 太子:“命人去收集雨水和露水来伺候孤洗澡。” 众人:…… 终于等到太子羽翼丰满,即将登基为帝,众女兴致勃勃打算自荐枕席! 没来得及出招,新出炉的皇帝陛下昭告天下:“朕的后宫一人足矣,如果有人实在想不开硬是要往里头挤,朕不介意在府里修座庵堂,养着她们为大夏祈福。” 他连祈福文都写好了,求风调雨顺,求国泰民安。 若是天不应,说明祈福的人心不诚,算欺君。 众女刚刚升起的一丝争宠热情顿时被彻底浇灭。 这后妃,爱谁谁!!!!
  • 霸道帝王伪娇妃霸道帝王伪娇妃懒羊凡|古言风素晚:“陛下。” 黎落夕:“嗯?” 风素晚:“我一直都在。” 黎落夕:“会一直一直都在吗?” 风素晚:“只要陛下需要我,我就会一直在。” 她是亡国的前朝公主,她也是他的奴隶,他的妃子,更是他从头到尾唯一爱过的人,可是他却把她给弄丢了... 他们从小相识,却再见不识,他们明明爱的死去活来,却也伤的生不如死... 他说:“因为爱你,所以防备全世界,也因为爱你,所以包容全天下。” 而她只倾城一笑道:“我只要陛下爱我,就够了。”
  • 上门女婿上门女婿修果|都市残疾女婿秦意,受尽屈辱谩骂,本以为此生注定要与轮椅为伴,却不曾想意外得到正邪之眼,强势崛起。 正邪之眼:一眼屠苍生,一眼悯众生。当他站起来的那一刻,注定所有人都要匍匐在他的脚下。
  • 平凡的路人果然无法成为主角吧平凡的路人果然无法成为主角吧木头板凳|玄幻这是史上最弱的主角,每次都是被人暴打,是真正的废材,但是,废材又如何,他将以路人的身份行走于各个世界,夺取特殊的力量,一步步成为真正的强者。
  •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溪照影|古言她是医学天才,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毁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术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冷酷绝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阎罗。“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说好的和离呢?”秦偃月看着阴魂不散的男人,一脸黑线。“和离?本王刚去月老祠求来了红线,正好试试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爷手持红线步步逼近。腹黑夫妇强强联合,在线虐渣。
  • 简·爱简·爱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快穿人生导师系统快穿人生导师系统胖橘团团|科幻竹桑身为社会主义好青年,人生的前十八年都是个无神论者,直到有一天,被一个“人生导师系统”拉进了小说世界,她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您的任务就是将走上歪路的反派拉回正路。”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呢亲^3^” “……(╯'-')╯︵┻━┻” 本文无男主!即使有人喜欢女主那也是单相思!
  • 帝国星穹帝国星穹圣者晨雷|历史他是铜宫监牢的遗孤。 他是百家圣贤的门徒。 他是文采风流的策士。 他是同仇敌忾的武夫。 他是田里的农民、边关的将士,他是郡县的吏员、中枢的高官。 他是帝国的皇帝,是历史的星穹中最亮的那一颗!
  • 拐个掌柜来种田拐个掌柜来种田紫绫晶莹|古言她本是21世纪新时代女性,却因为一场大火魂穿古代,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她本想靠着本业发家致富,成为天下第一首富,谁知却意外惹上真正的首富。“乖,到我身边来,天下第一首富的位置就是你的。”男人双手压在桌上,高高在上地俯视她,眼里满是邪魅。招架不住,既然做不成天下第一首富,那不如就做首富的女人,就……从了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