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黎明风起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剑神培育系统剑神培育系统消亡|都市作为现代最有天赋的剑客,同时也是现在世界最强的剑客的秦普锋,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被一把剑砸晕了……听这个叫不语的剑魂说他是为了培育一个剑神才出现的,秦普锋一阵欣喜,仰天大笑。“笑你个头!滚去修炼!按你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剑神,别给我丢脸!”
  • 正妻之位不可动正妻之位不可动雨岩|古言夏雨瞳从嫡出长女成为大少奶奶、主母、将军夫人、王妃、皇后、太后,一生走来,她都是丈夫华延钧深爱的正妻。但是这条路并不那么顺,那些古代小三们,夏雨瞳已经准了你们妾侍的地位,竟还对夏雨瞳的正妻之位虎视眈眈,那就别怪夏雨瞳与你们攻心计了。谁让你们不自量力!
  • 极品小神医极品小神医EX咖喱棒|都市一代小神医勇闯花花都市,结识各路英豪。手有医道神术,花都任我逍遥。专治一切病状,更治各种不服。
  • 纵宠萌妻:国民老公带回家纵宠萌妻:国民老公带回家栀子蓝|现言“不许碰我。”他们说话不超过十句便领了证。她答应帮他摆脱豪门婚约,但也立下这样的规矩。婚后,他坑蒙拐骗,她呆萌可爱,明明是自己定下规矩,竟然主动投怀送抱,简直,羞!羞!羞!因为她,兄弟反目,集团破产,她怀恨离开,他莫名而去。蓝筱夕把自己细腻的小手放在顾思哲坚实的胸大肌上,冷冷地说:“这些年,你欠我的,用肉偿吧,其它的,我没兴趣。”
  • 妃常可口,王爷么么哒!妃常可口,王爷么么哒!三生棠|幻情【正文已完结】她是倾城杀手,异世界重生,任人欺凌又如何?废材丑八怪又如何?她卸下伪装照样修炼,虐白莲花,痛打落水狗。不就是不小心睡了一个男人嘛,睡了就是睡了,谁知道他还是个腹黑无赖。本以为他病入膏肓,他却绝世无双,人前人后一个狼样。“娘子,今晚侍寝吗?”“......”“娘子,本王寂寞。”“......”“娘子,天冷了需要本王暖床吗?”“本妃自带暖气。”情敌?来一双掐一对,姐姐我不好惹。他明明帝位唾手可得,他却宁愿随她离去。爱了,不是因为你有多好,而是因为爱了你才有多好。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有来世,不灭绝世情。
  • 术女有毒之将军请自控术女有毒之将军请自控风雨归来兮|古言(新文病娇毒妃狠绝色,求收)现代女精英纪子期一场车祸魂穿异世,带着美人妹妹和天才弟弟闯荡江湖。 这个黎国推崇术数(数学)?这水平也太低了吧!来,让姐露两手! 一身惊人的数学天赋震惊世人,以为从此走上挣点小银两、做点小学问的安康之路。 哪知某夜被人绑了说要送往前线,利用术数解决军需问题,缓解户部与兵部的矛盾! 纪子期:我没听错?这户部与兵部如同婆媳,如何能变成母女? 可惜人小式微无人理会! 不得已,十三岁的纪子期女扮男装深入前线。 利用术数结合现代管理技术,计算风速、重制账本、运用大数预测法,成功解决前线军需问题。 战胜归来后的纪子期,赏术大会拨头筹,棋林学院惊众生,术数大赛扬威名! 从此一路开挂,将术数运用到各个行业,建楼、治水、税收、投资… 工部、户部、术师协会争先抢夺,只好三方轮流上阵平息众怒! 只是这一路顺风顺水的人生,从在战场被某人识穿身份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摆脱不了他的纠缠。 还厚颜无耻光明正大地骗婚! “想娶我家子期的多了去了,为何要嫁与你?” “在下与期期成婚后定努力多生麟儿,第二子随您姓!” “成交!” 快狠准! 纪子期就这样被卖了,呜! … 双宠双洁,前期花式撩妹,后面宠妻无下限! 无宅斗不撕B,成长正能量!
  • 热血格斗家热血格斗家来自星星的汪|科幻这是一个武道和科技协同发展的世界,个体的进化会带动群体的进步。 这个故事讲述了梦想成为强者的普通人,在亲人朋友的帮助下,一步步突破人类的极限完成自我的进化,让地球人站上了以银河系为背景的舞台。 宇宙是冰冷无情,人类却是以感情维系着社会。这个故事是人类走出地球后的猜想。在毫无优势的情况下,地球人依靠着丰富的感情,以有情战胜无情,成功在银河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 非主流清穿非主流清穿我想吃肉|古代言情同样是穿越,别人就是宅斗宫斗各种与女人斗。而她完全不用担心这些。她是伯爵父亲的嫡长女,还有亲娘亲哥哥撑腰,完全不用担心有人在家里斗她。据说以她们家的规模,她出嫁的礼冠上少不了东珠,完全不需要为了嫁个体面的丈夫勾心斗角。等到嫁了,做为一个嫡妻,作为一个她公公千挑万选脱颖而出并且作为未来当家主母培养的儿媳妇,她不找别人的麻烦别人就该谢天谢地了。
  • 带二货系统闯界面带二货系统闯界面来杯敌敌畏|都市他,是一名杀手,但也是一个病人,一个双重人格的病人,一面善良逗比,一面嗜血邪恶。 因为无意间得罪人,被一场有预谋的货车撞中。 正当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激活了一个系统,死而复生。 和系统相处过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这个系统不仅有点二,而且比他本人……还要贱! 别人的系统都是冷酷,霸气,为什么我的系统就是个二货??这不科学啊!!
  • 冷婚暖爱,契约总裁太傲娇冷婚暖爱,契约总裁太傲娇羞花一朵|古言“小茹?”蒋初推开包厢的门,焦急的喊着。长长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浓黑而笔直的剑眉,亮如星辰的眼眸,特别是那张不施粉黛脸庞,清冷中带着一抹高不可攀的冷艳,搭配着那身冰蓝色的套装,越发的和这夜店的情况格格不入。“呦!美女呢!美女这是要找谁啊!”有人吹着口哨,调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