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大河无堤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造车记造车记大河无堤奇幻连载从两轮到三轮,从人力到物力,从陆地到海底,从天空到宇宙,从简单到舒适,从单一到全面。 诗曰: 飞天遁地车为本,行走山河滴水真。 诸般形象工造化,万千世界寻道人。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河山的壮丽,也可以看到宇宙的浩瀚。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生命的神奇,也可以看到人类的智慧。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异界的文明,也可以看到修真的秘密。第79章 79,修炼与造车2020-01-14 23:34:53
热门推荐
  • 修真聊天群修真聊天群圣骑士的传说|都市某天,宋书航意外加入了一个仙侠中二病资深患者的交流群,里面的群友们都以‘道友’相称,群名片都是各种府主、洞主、真人、天师。连群主走失的宠物犬都称为大妖犬离家出走。整天聊的是炼丹、闯秘境、炼功经验啥的。 突然有一天,潜水良久的他突然发现……群里每一个群员,竟然全部是修真者,能移山倒海、长生千年的那种! 啊啊啊啊,世界观在一夜间彻底崩碎啦! 书友群:九洲1号群:207572656 九洲2号群:168114177 九洲3号群:165210665(新) 九洲一号群(VIP书友群,需验证)63769632
  • 桃园大陆桃园大陆月下听琴|玄幻玄幻、平行空间、穿越、星球大战、科幻、第一季玄幻,第二季:科幻、穿越、星球大战、园大陆的人肌肉比地球人发达俩百倍,心脏里有内部空间,可以吸收大量空气,在空中短时间滑行,主角是。女性,反向思维逻辑创造出的人物,李伊人武道、符文、阵法同修,有可能是桃园大陆最年轻的武侯,李伊人离家出走,后来得到飘渺宫李秋水的武功秘籍,大闹山神帝国、洗劫御膳房、敲诈鸿山帝国国王……
  • 毒妃狠绝色毒妃狠绝色一溪明月|古代言情杜家嫡女,嫁入燕王府为妃。十月怀胎,一朝产子,却被害身死。七年结发夫妻,敌不过美人两滴泪。只落得断手剜目,母子同赴黄泉!重生于十年前最重要的那个夜晚。她才终于明白,前世所有天灾皆是人祸!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杜蘅对天发誓,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前世承受的所有苦痛折磨,必将百倍千倍还之!所有欺辱她之人,必将踏于脚下,誓死诛之!庶母心机深,老太太脾气大,庶姐庶妹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头上有婆婆,背后有小姑,丫环都成加强连了。她步步筹谋,在后宅,在深宫,在前朝。斗庶母,斗姐妹,斗大伯小叔,斗妯娌小姑,斗宫妃权臣……【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妖孽小神农妖孽小神农红日三竿|都市农村小子偶获神医宝典,从此人生开了挂,掌握无上医道,世间万象进入眼底,美女组团求暖床,土豪排队送钱求治病,这花都我自逍遥快活,成就一段妖孽人生!
  • 华娱大时代华娱大时代吃饭打怪兽|都市重回2004,在这个华语电影刚刚开始发展的年代,唐安的导演之路重新开始! 从华夏走向世界,这是华语电影走向辉煌的时代,也是属于唐安的大时代!
  • 老宅老宅傻子毛|灵异现在夜深人静,你坐在电脑前看着我的这篇小说,不要说话,不要回头,有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个人在默默的注视着你?请你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仔细的倾听,是不是发现在这个房间里多了一个不属于你的呼吸声?不要轻易去看、去写灵异小说,“他们”一直都在!
  • 跟着老爸有肉吃跟着老爸有肉吃陌叁拾|都市他曾是特战兵王他也是一家古老门派的传人可他现在却选择照顾儿子,当一个二十四孝老爸儿子大了要妈妈,怎么办?唉,只能找一个呗萝莉?御姐?熟女?女警?女军人?女特工?……什么?儿子只喜欢咪咪大的?要了命啦抢女人可是个力气活儿,这个逆子啊!
  • 邪魅总裁放过我吧邪魅总裁放过我吧九夜枫林|现言最爱她的男友秦墨麟车祸丧生之后,她的人生彻底灰暗。大学毕业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她的顶头上司,跨国公司欧阳集团的总裁欧阳文羲,竟然跟她死去的男友长得一模一样!习惯一模一样,声音也一模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异界之英雄联盟商场异界之英雄联盟商场时人雨|奇幻穿越了的刘松蛋疼的看着这个世界:“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危险!!还好我有金手指......” 什么?有兽人?不怕,我的商场里有提莫队长,这不就是浣熊人么,也是兽人哈! 什么?有巨龙?不怕,我还能买一个龙血武姬希瓦娜,这不也是龙吗? 什么?还有矮人地精?唉唉.炮娘小法师露露这些约德尔人不也是矮人吗?差不多啦... 什么?还有斗气魔法?怕什么!我有AD、AP,各种战士法师可以买, 什么?这个世界有真的诸神恶魔存在??还是不怕!曙光女神、皎月女神这不都是神吗?至于恶魔......你们是在说我吗? 穿越者的福音——英雄联盟商场欢迎您的惠顾,只要您带够足够的金币和点券! (新人新书,求支持,群号318530736)
  • 惹火甜心:腹黑三少专宠妻惹火甜心:腹黑三少专宠妻YYL曼曼|现言每晚,都会有人趁我熟睡侵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是.....洛离真的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惹上了这个二世主,但她的特长,就是逃!把她塞进别墅,她逃;把她用手铐锁上,她还是逃。但她逃一次就会被再度抓回来,她终于炸毛。“你到底想要什么?”单翌的笑容很危险,“当然想要……你了!”他想打听的,她不会给,所以她只能妥协,一步一步陷入他早已设好的圈套。单翌指着了指二人相连的手铐,笑容邪肆,“这下,你永远也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