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奥)弗洛依德;文良文化译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本能的冲动与成功本能的冲动与成功(奥)弗洛依德;文良文化译心理学完结这里弗洛依德清楚地肯定了集体力量在文明中的作用,看到了社会对人类文明发展的意义,同时,我们要意识到在创造性的探索和活动中,即个人成功的最有前途的领域,理性与非理性是人的两条腿。理性离不开非理性,非理性亦离不开理性。他们的相互作用,才是成功的保证,人类的活动一面是走向未来,一面是走进历史,我们在看到文明的未来的同时,也会看到我们对文明的不满。本书本着通俗易懂的原则从弗洛依德早中晚三个时期的主要作品编译而成,并参考了一些英译本。第47章 自由囿于文明(6)2019-09-28 16:22:55
热门推荐
  • 唯我独爱:无敌萌少的极品妻唯我独爱:无敌萌少的极品妻凡能|现代言情他刚出生,就注定命运非凡,堂堂豪门贵公子,俘虏无数少女的心。而她外表平凡,内心却温柔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初见,这丫头在人群中显得最不起眼!可是父亲竟然让他俩成亲。尽管受尽冷落与欺凌,面对他的无数负面新闻也从不抱怨。什么!竟然还敢威胁他,给他放狠话——不许抽烟,不许打架,不许和别的女孩交往?目光鄙夷,冷淡跋扈的看着她那张瘦弱的小脸:“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她抿唇:“我是你的未婚妻。”他自小娇生惯养,不甘心被人这样摆布,到了结婚那天,他终于做出了人生最后的选择。
  •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重生之魔帝归来重生之魔帝归来夏落不明|玄幻九万年前徐子铮被人害得家破人亡,化身厉鬼,一步步修行成为永生界六帝之一,吞天魔帝。九万年后,被友人背弃围杀,魂穿九万年前的地球,再世重修,那些辱他,欺他,负他之人,都将下地狱……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东一方|历史超级特种兵狙击手王灿回到三国,得到太平要术真武篇秘籍一卷。长弓在手,天下我有!一套现代特种战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取敌首级于千里之外,神马李广、神马黄忠都不禁泪流满面,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收猛将、抢地盘、收美女,与诸侯争霸纵横三国!
  • 青坞妖奇谈青坞妖奇谈清舞霓音|幻情乱世当道,群妖横行。 青坞城里六姓世家身怀绝技,斩妖除魔。 《青坞妖奇谈》以单元故事为主,分别为《山中行尸》《老宅井底的新娘》《妾魂》《画中女》《骨灯》《幽冥渡》等,每单元各自独立,也串联主线。
  • 娇妻难为:总裁老公请自重娇妻难为:总裁老公请自重馨小玥|现言她一直以为嫁入豪门就意味着开启了幸福之门,可是,姑娘,你太天真!她连做梦也没想到,婚礼那天,她的新郎竟然逃跑了。婚后的生活,她独守空房寂寞空虚冷,他却在外面桃花朵朵开。就在她心寒至极,赌咒发誓要离开他之际,他却来了个惊天大逆转——欧晓灿,我爱你。爱来得太晚!你告诉我,被伤透的心,该如何死灰复燃?
  • 烂片之王烂片之王何未满|都市2003年春,《英雄》全球狂收37亿票房,中国电影进入了最疯狂的时期。随后,美国在洛杉矶郊外建立了好莱坞影视基地,想要打造北美自己的造梦工厂。 在这个夏天,杜安拿着20块钱找人做的中戏导演系毕业证,带着他三个小时赶出来的剧本,打算去骗一笔10万的投资——即使他之后被人追究欺诈甚至坐牢都无所谓。 而这份他三个小时赶出来的剧本,名字叫《电锯惊魂》。 ———————————————— 简单来说,这是个发生在中国电影一家独大、没有好莱坞的平行世界里,主角用消失了的好莱坞电影山寨版吊打中国电影的故事。
  • 大总裁恶宠冒牌甜妻大总裁恶宠冒牌甜妻懒精灵|现言七年前她是如花似玉的美少女,七年后她是人见人害、车见车爆胎的某男怀里的胖球球……最悲催的是对小三不能打不能骂,更不能和小三置气。某男:“你才是小三!”某女指着遗照上跟自己长的一样的女人对某男吼道:“姓容的,睁亮你那72K铝合金彩钻蓝眸,你女人我是活的!”你吖的,晚上睡觉不抱软呼呼的我热炕头,竟抱着我的‘遗照’睡冷床…看你的女人我怎么从小绵羊变成扑倒你的红太狼!
  • 教练万岁教练万岁过关斩将|体育《全能运动员》作者过关斩将的新书。 跑不快?跳不高?缺乏耐力?体重超标?罚球不准?不会投三分?受伤了?想要康复训练?我来帮你解决! 我是一名教练,一名创造奇迹的教练! —————— 过关斩将创新大作,首次尝试架空方法写体育,欢迎品读。
  • 强势夺爱:总裁,我们不约强势夺爱:总裁,我们不约灰姑娘的姐姐|现言顾韶华没想到她会这么倒霉。只是回国参加一个珠宝设计大赛而已,居然被一只狐狸给盯上了!而且还是只坑人不见血的狐狸。顾韶华看着眼前越来越逼近的男人,一步步退到墙根,“大,大兄弟,没想到你还有两幅面孔呢哈……”男人勾起蛊惑的笑容,狐狸般的笑了,“怎么办,我的秘密都让你知道了……”“你想怎么样?”“我要你负责!”顾韶华瞪大眼珠瞪着眼前的男人,“凭什么要我负责?”男人甩出一张结婚协议,温热的气息吐在细嫩的皮肤上,“要么,民政局见,要么,法庭见,你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