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不口凡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热门推荐
  • 仙狱问道仙狱问道秋枫晚红|仙侠拘一拢天地为狱,分仙凡两界,铺登仙梯为路,扶人族修养生息,试问谁能打破万源界碑的束缚,开启人族的征途问道天地,请阅《仙狱问道》!
  • 末世重生之我带全家去打怪末世重生之我带全家去打怪祈声慢漫|科幻女主苏锦在末世嗝屁后重生回到了末世前一个月,于是开始囤货囤货再囤货,家里人以为苏锦结婚后受到了刺激,正准备组团去暴打“渣男”,才发现世道变化,手里的机票和钱钱都变成了废纸……还是我们的亲亲苏锦有远见啊~~一家人坐在苏锦的空间里感叹道。而此刻的苏锦老公陆浩,身后跟着几名面带苦色的队员,一名队员默默的掰着手指头:”这已经是队长寻妻的第212次迷路了……“
  • 无敌辣条系统无敌辣条系统剑意心莲|玄幻天道有轮回,傲世长于眠,我欲长生去,命定不由天! 白字当头,王字垫下,单字为皇,皇权在手,天下无双。 天恩浩荡,浩气长存,天地初开万物灵长,生灵是为人,精气是为妖,人善智,心善,妖善力,嗜血,人妖自诞生以来,斗争不断,妖以人为食,人以妖为敌,连绵数千年。
  • 重生之王牌千金血色归来重生之王牌千金血色归来广东幺爷|现言一朝重生,前脚踢狼,后脚踹狈!不就几条毒蛇,养肥了再杀! 养母不让上学?姑娘跳级读!中考状元、高考状元,甩你满脸血! 妹妹蛇蝎心肠?姑娘虐死你!姐就等着你长大再送你进修罗地狱! 渣男故技重施?一家子洗干净屁股乖乖等着姑娘报前世惨死之仇吧! 背后坑自己的大毒手?来来来,手伸这么长,这一世非剁了不可! 开挂人生?必须啊!挖宝、中六合彩、开书店、餐饮店、小商品店、投资买地、酒楼、商场、shoppingmall……顺便捕获上辈子错失的帅哥一枚。
  • 重生之鬼才女王重生之鬼才女王如是如来|现言穆荩九是个豪门奇葩,人称——“拐脚九”十四岁被姐姐从三楼推下去,右脚严重骨折,原本指定的未婚夫选择了自己的姐姐。自小患有严重的自闭症,家族的无能废物。而其一生孤寡,享年四十。意外重生回到二十六年前——右脚完好?天眼开通?自愈异能…自闭儿突然得来满身“财富”,这一世,她要所有人擦亮双眼看清楚,她穆荩九如何活得光芒万丈!拥有洞悉一切的“天眼”,可自身修复的“不死之身?”身上源源不断的特殊能力,让她不再是那个胆小懦弱,不被家人重视,任人欺负的自闭女!重生后因无意间介入了家族黑历史,接触到另一种人——修行者!修行,她身如带复制——异能,她玩弄于鼓掌——鬼气,她便是鬼中之王——……自此,王者天成!且看前世瘸腿,今世利用异能与智慧的普通少女如何打造巅峰帝国!※※※※※※※※※※※※※注:文1V1简介、书名实在无能,正文主要,其他暂可忽略!
  • 狂野十八少年时狂野十八少年时金01|都市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当一个人的前一世在浑浑噩噩中度过,再次重生后是像上一世一样继续浑浑噩噩的过一生,还是走出一条不同于上一世的路在这世界留下自己生命的迹象? PS:已有五百万字千订完本作品,更新速度像旋风,人品保证闪光辉。
  • 毒步天下:腹黑世子妃毒步天下:腹黑世子妃月下绵绵|古代言情重生前,她软弱娇憨,却落得个,儿子惨死,她被挖心的凄惨下场。重生后,她披着软萌妹纸的皮囊,表面上对谁都温柔善良,暗地里却狠戾凶残,再不受半分凄凉。重生前,她视爱成命,却是爱错了人,死不瞑目。重生后,冷酷战神视她为掌中宝,眼中最好,以天下为聘,只为换她一颗真心,而她,却已是无心之人。
  • 蹲在坟前戏鬼夫蹲在坟前戏鬼夫墨瞳|悬疑作为把超度鬼为己任的“灵魂引者”,夜黑风高挖坟夜,我一铲子挖出个裸鬼:“哇!今天终于要开张了!”裸鬼很高冷,身材倍棒,脸超正点:“哇,今天终于要开荤了!”为了躲他,黑白无常我敢勾,千年僵尸我敢撩,给我个不死道士我都敢装情侣!可最终,我还是被他堵在了棺材里。“为夫好像说过,让你洗干净了等我!”裸鬼眼神里带着点点不悦。“你一千多年没洗澡了,还有脸说我!”我推搡着反驳。“你无权嫌弃为夫!”裸鬼霸道欺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灌篮之核心球员灌篮之核心球员丐帮首席弟子|轻小说“花道,你见过凌晨四点的镰仓吗?” “花道!把你的天赋带到全国吧!” 这是一本正经的灌篮同人,让那一年夏天的遗憾不再成为遗憾。 新书:《我抱着雷电来到了忍界》正在连载,坑品有保障~
  • 绯色情战:错惹妖孽老公绯色情战:错惹妖孽老公会哭de猫|现言昏黄的灯下,他眼里带着一抹残忍看着微微颤抖的她;一夜疯狂,便注定了一场赢定的狩猎游戏。一纸契约,她成了他的契约情人……“林子苏,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她眼里的倔强是她最后剩下的东西;他冰冷的眸子里带着丝乞求,“不要走,好不好?”一张机票她绝尘而去,他却在手术台上与死神抗争……七年之后,她已经是世界闻名的设计师,身边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舒小姐,既然可以抛弃我,为什么连个理由都不敢说?”,他冰冷的眸子带着莫大的痛楚以及无比的愤恨。“何必再执着于当初的事呢?”她说得轻描淡写,心却在揪痛。舒悦,我这一次绝不会放手;林子苏,若这注定是一场谁都会难过的游戏,我宁愿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