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枼苍穹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魔气横生魔气横生枼苍穹幻情连载向其黎雪一直幸福的生活着,身为向其家族的继承人,在父母的刻意守护下她从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责任,应该做什么。直到一件事打破了她原本的生活,离开父母的庇护到一座陌生的城市,看到各种人的不同命运,看到少年为了自己想做的事而拼尽全力,了解到家族形势,自己肩负的责任,她开始认真的思考自己的人生,思考前路。人生多变,世事无常,风云变幻的局势下,肩有重任的她开始踏上自己的人生路。第18章 初识2019-09-27 14:24:10
热门推荐
  • 汉血长歌汉血长歌西门吹灯零零七|历史孤守塞北城池,张孝武独掌木兰卫,一万汉军不绝,则汉旗不倒,汉血不灭。
  • 封神阴阳封神阴阳天唐余林|玄幻十年前,时空风暴将他的父母卷入异世。 十年后,时空风暴又将他卷入异世。 是谁制造了这场来自时空扭转的风暴? 梦中的黑袍人,他的幕后人又是谁? 少年林恒,于异世踏上寻亲之旅! 剑仙传承?伪神器之主?精神属性时空龙主?两大仙灵体?两把圣器?神级天赋?神魔铠甲? 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天才就是如此朴实无华。 有没有搞错啊?刚来没多久,就肩负灭村之仇?! 有没有搞错啊?刚来没多久,就肩负了十年婚约?不娶就杀?想让我当傀儡?没门! 什么?!她竟然长的像我暗恋的女神,好吧,我愿意。 吾愿一生守护汝,一生一世只爱汝。 天下人敢伤她一分一毫,吾便杀尽天下人! 少年三修同济,圣化百四十四窍,成就不死躯!雷霆千锻灵魂体,成就不灭魂! 千重天雷劫,百世红尘,十指弹指间,一息瞬灭。待到域魔侵阴阳,以我神血染青天! 少年林恒,以热血谱写异世,成万古第一神,封神之名,阴阳! …
  • 我眼里只有金子我眼里只有金子谢欣|古言新书《蛮妃宠》上传中欢迎领养 这是一个可怕又开心的故事。 不正经版: 金翎:这生意能赚多少金子? 某男:很多!除了还有江山和美男。 金翎:具体多少金子。 某男:金子,金子!这世间除了金子还有江山如画,还有美男如斯!你难道瞎了吗? 金翎:别扯,在商言商,多少金子? 某男:…… 正经版:最天纵奇才的商海大鳄金翎才带着团队抢下稳赚了两个亿的大项目。庆功宴上意外猝死,一朝还魂到一商户弱女身上,可怕的是这弱女还是被活活饿死的,可喜的是她还能活着……
  • 爆笑穿越:史上最无良夫妻爆笑穿越:史上最无良夫妻沈悠|古代言情【正文完,番外进行中】什么是宠娘子?某妖孽的答案是——顺妻者昌,逆妻者亡!他的小王妃,只有他自己能欺负!所以逃婚三次都被逮回来,江渔渔开始安慰自己,虽然这男人太妖孽太腹黑,可是十项全能又超级疼老婆,其实是个不错的好老公。只是……这妖孽的节操呢?!某一天,江渔渔脸上爆红,“你……不要脸!”某妖孽摘下易容面具,淡定地往旁边一扔,“反正也不是我的脸。”
  • 我就这样出名了我就这样出名了孤闭城|都市“我就是这样出名的啊!” 李晓摊手道。 从向往的生活开始,少年的肩挑起了草长莺飞和清风明月。
  • 极品萧遥极品萧遥公子痞|都市有这样一个年轻人,从大山里走出,怀着不治的绝症,冒着重重的杀机,寻找自己的身世,物欲横流的都市里,流传着他无尽的传说,他,叫萧遥!
  • 我家龙王太温柔我家龙王太温柔贫穷王妃|幻情高信成亲前一晚差点被蛇妖带走,蛇妖扬言如果不跟他离开她一定会后悔的,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却在第二天成亲当晚,新郎血洗婚宴,一爪插进她的心脏差点死去,在临死前她愤怒异常,爆发了潜力挫伤新郎,新郎逃走,她为了问新郎一句为什么,而修炼了千年,也等待了千年,可到最后,她才发现,她等的一直都是那个新婚前夜劫走她的“恶徒”……
  • 女配要逆袭:皇叔请留步女配要逆袭:皇叔请留步指尖蒹葭|古言穿越成恶毒女配的白玥瑶,头等大事就是拒领重生回来的女主递过来的盒饭!你重生,我穿越,谁还不是头顶光环的小姐姐?划重点,敲黑板,言情标配的王爷男主是我娃的爹!穿越女配有点惨,花样盒饭全新款。拐个男主喜当爹,打怪带飞道晚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异界秦国异界秦国木蝴蝶|玄幻轮回异界,前世记忆,神秘封印,在一个魔法和斗气的异界,开始在乱世中闯荡,他曾被誉为残暴的恶魔,但对亲人朋友却有着万般柔情。他曾说,就算仇人是神,也要有仇必报。也曾说,手中的剑会给世间一个公道。到底是沦入魔道,还是异界封神?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一场骗局!元、空、破、虚、幻、化、真七个境界,真境之后难道真的可以成神吗?没有11,没有YY,不喜勿入!群:48117388
  • 药香农女:神秘相公不好扑药香农女:神秘相公不好扑樱落落|古言快病死的村姑要嫁人了,对方还是个身强体壮的猎户,大家都在猜她能不能活过洞房夜。穿越到贫穷落后的小山村,一日三餐不济她认了,可她新的身体还是入土半截的短命鬼?更离奇的是都快死了还有人娶?本着好奇她嫁了,就想看看赔掉老婆本、棺材本的倒霉蛋到底是谁?却不想对方如此重口味儿,饥不择食连快病死的小白菜也不放过。瘦成皮包骨的身子被他抱着,她好想问一句,“夫君,咯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