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异尘的故事

  异尘看着黄鹃,无奈的苦笑了。只好道:“这件事我还从来都没有对别人讲过,就算是你父亲,恐怕也不知道”
  黄鹃道:“这样看来,我就更应该知道了”
  异尘道:“也罢,这件事在我的心里也藏了很久了,今天索性就对你讲了吧。只不过,丫头,你要答应我,无论我今天对你讲了什么,你都不要再对第三个人说起,出了这个门,以后也不许再提,这一点,你可能做的到?”
  黄鹃点点头,异尘的脾气她是知道的,从小相处下来,别看他平时笑嘻嘻,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其实固执起来,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主。
  看着黄鹃点头,异尘这才悠悠道:“这件事情我记得是三十年前发生的,那个时候我刚刚出道。嗯,怎么说呢,说白一点,那时候的我根本就不务正业,对于寻宝探幽之事倒是十分热衷”
  黄鹃打笑道:“恐怕就算是到了现在,你也改不了这个毛病吧?”
  异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不过那个时候我比现在更加的狂热,丫头,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年轻的时候我的足迹可是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从西藏到南海,没有地方是我没有去过的,只不过现在老了,对这些事情也就看得谈了。但是,那次的探险太过于离奇了,到现在我还心有余悸,说句实话,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说起过这件事,不是因为想隐瞒什么,只是那些经历太可怕了,如果没有必要,实在不想再提起来”
  黄鹃呆呆的看着异尘,能让异尘用这种语气说话,由此可见那件事一定非同小可。
  “那时,我也像你一样,对于这成吉思汗的陵墓发生了兴趣。但是按照传说来看,成吉思汗的墓址实在太难以确定了。所以,无奈之下,我就跑到阿尔泰山附近去碰一下运气了。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只是觉得蒙古人是由那里发迹的,就算墓穴不是在那里,也应该可以找的到一点点蛛丝马迹吧。当时我就是与那位朋友一起去的”
  黄鹃道:“你那位朋友叫?”
  “他叫扎巴,是一个脾气非常古怪的人。不过与我倒是意气想投,而且他本身也是一位蒙古人,对于蒙古的习俗比较了解,所以我就请他陪同我一起去。本来我还担心他不肯,想不到他一口就答应了”
  黄鹃道:“这可就有点稀奇了,对于一个蒙古人来说,怎么可能允许别人去探究祖宗的陵墓呢?这实在不合情理”
  异尘用赞赏的口气道:“丫头,你果然很聪明。不错,这一点现在想起来的确是非常蹊跷,但当时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些,而且扎巴为人也对这些幽奇之事天生爱好,在这一点上,我们二人不相上下,所以当时并没有什么怀疑。不过现在想来正是因为这点疏忽,差点让我老人家连骨头都逃不出来了”
  黄鹃道:“哦?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异尘道:“当日我们两个人一起跑到阿尔泰山,寻找传说当中的王气,但一连在那里徘徊了一个月,都没有什么发现。扎巴也有点泄气了,而我却仍不死心。不过我们带去的干粮已经吃光了,身上的衣服也破旧不堪,不管我们情不情愿,都必须找一个地方先补充一下。可是我们到的那个地方人迹罕至,离最近的市镇都有一段不小的距离,来回往返,不但费时,以我们当时的情况也无法坚持。这时扎巴说他有一个好朋友就住在山下,如果我不介意的话到是可以到他那边去休息一下。”
  “扎巴的朋友?你认识吗?”黄鹃道。
  异尘摇了摇头,“他的朋友,我当然不认识,要是我早知道会碰上那件事,打死我也不会去。不过当时,确实已经无路可走了,所以我自然答应了。这样,我和扎巴两个人就开始下山,然后跟着他走到他的朋友家里。我记得那天是个阴天,要下雨,这种天气,按照一般道家说法,正是阴魂容易出没的地方,不过当时我们没有想太多,下了山之后,跟着扎巴翻过一座小山,隐隐约约就看到了一座小屋。不过这座小屋很奇怪:它建在山背面,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不会有阳光照射到这里,而且四周非常空旷。屋子倒是挺大,但式样很老,还是明清的样式,嗯,估计比你这还要老旧一点。等到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半黑了,屋子门前挂着两个灯笼,而屋子里面去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黄鹃笑道:“听你这么一说,倒有意思,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将屋子建在山背面呢?这可不太符合一般的建筑规律。”
  异尘白眼一翻,“你问我我问谁去?说实话,这个问题我到现在也没有想通,当时年轻嘛,天不怕地不怕,别说知道里面人,就算真是鬼屋,以我们当时的个性,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住进去。等到我们走近屋子的时候,我这才注意到,那屋子不但看起来很老了,估计实际上也有些年头了,因为屋子全是木式结构,许多地方已经变成黑色了,而且被虫给蛀空了。我都觉得奇怪:像这样的屋子,如果刮起稍微大一点的风,肯定就要完蛋了,为什么还会完好无损的定在这里?”
  黄鹃道:“那么,接着发生了什么事情?”
  异尘道:“接着?嘿嘿,可好玩了,等到我们进去里面,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也许人家出去有事呢?”
  异尘道:“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奇怪的是,虽然从远处持不出来,等到我们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的门并没有上锁,而且门里面每个房间都点着一根蜡烛,看样子,还是刚刚点上去的一样”
  “这可就稀奇了,这说明屋子的主人并没有走远啊”黄鹃道。
  异尘点点头,“不错,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扎巴看到这一幕,反应却很奇怪。”
  “怎么奇怪了?”
  异眼睛望着空中,陷入了沉思。“当时扎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而是皱着眉头,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接着,嗯,接着他居然冷笑了一声,那笑声真是可怕极了”
  黄鹃道:“这可就奇怪了,看来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扎巴无疑是知道了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才一点也不奇怪,反而做出那样的表情”
  异尘道:“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远,当时我又累又饿,只是问扎巴这是怎么回事,扎巴说他也不知道。不过他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我跟着他到了其中一间房,扎巴直接从厨房拿了点吃的,然后烧了一壶开水,吃完了饭之后,扎巴就拿起一根旱烟袋,自顾自的在那里抽了起来,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我虽然感觉有点不对,但一来年轻气盛,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在乎,二来实在很累,也就没有理他,躺倒在床上直接就睡了”
  黄鹃道:“不是吧?这你也能睡得着,异伯伯,你真是”黄鹃说到这里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笑。
  异尘瞪了黄鹃一眼,道:“要是丫头你,睡得比我还死,你可知道,当时我们在阿尔泰山那一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哼,也幸亏是年轻,要是换了我现在这把老骨头,我都怀疑能不能活着撑过来”
  黄鹃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没有说话。她了解异尘,只要她一表示不信或者反对,恐怕异尘又要唠唠叨叨不停,她还想听一听下面发生的故事呢。
  异尘见黄鹃没有说话,这才继续道:“我记得睡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醒了”
  黄鹃道:“异伯伯,你说话可是前后矛盾,您不是说当时很累吗?为什么又会这么容易醒呢?”
  异尘道:“丫头,你别急,听我说。当时我之所以醒过来,是因为听到有人在叫我”
  “有人在叫你?难道是扎巴?”
  异尘摇了摇头,“不是扎巴,本来我也以为是扎巴,可是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扎巴已经不在了,看样子,他已经出去好久了”
  黄鹃道:“这就奇怪了,你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吗?”
  异尘苦笑道:“这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按说如果他要走的话,没有理由不会叫醒我。而且我们关系一向很好,要是有什么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不让我知道呢?”
  黄鹃道:“异伯伯,恐怕你这次失算了,据我看来,这个扎巴恐怕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异尘叹了一口气,“唉,其实当时倒没有想太多。不过最令我奇怪的是,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却发现那叫我名字的声音已经消失了”
  黄鹃道:“等等,异伯伯,你刚才说你之所以醒过来,是因为听到有人在叫你的名字?”
  “不错”
  “但你发现这个叫你名字的人,不是扎巴?”黄鹃眨着眼睛,一闪一闪。
  “是这样的,我也觉得奇怪”
  “而且在你醒过来之后,你却发现扎巴不见了,而那个叫你名字的人也不见了,是这样吗?”
  异尘点点头,“不错,丫头,有什么问题吗?”
  黄鹃笑道:“那么有没有可能是扎巴叫醒你,然后趁你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之前跑掉了呢?”
  异尘摇摇头,“不可能。那个声音我到现在还记得,很尖,也很刺耳,分不出是男是女,但我可以肯定不是扎巴的声音,而且我仔细查看过屋子里面,我发现在我睡着的这段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进来”
  “那也就是说,你只是听到声音,并没有见到人,而且照你所说,当时也不可能有人,对吗?”
  异尘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样的”
  黄鹃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异尘继续往下说。
  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