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变故

  “不是人?那会是?”黄英道。
  “阴间的狱使”
  “阴间的狱使?不会是真的吧?怎么可能?”我大叫道。打死我也不相信会有什么阴间,还有狱使者之类的。
  “易儿,我曾经教过你的,灭魂诅你会吗?”老道士突然问道。
  “嗯,这个不会。师父,你不是说这门咒法已经失传了吗?”
  老道士笑道:“其实我骗了你,当时你还小,怕吓着你,这门咒法不是失传了,而是从来就没有人会”
  “从来就没有人会?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有人会那么我们是如何得知有这门咒法的呢?”我不解的问。
  “你还记得咱们的开派祖师无为道长吧?他的故事在我们师门典籍里面有过”
  “没错,我记得,据师门典籍里说,无为道长当年是被人偷袭,重伤而死”
  老道士苦笑道:“哪里是什么重伤偷袭,无为道长正是死于灭魂咒,不但肉身不保,而且魂魄也烟消云散,在此之前,还要受七七四十九天刀冰之灾,中术之人将惨不堪言。四十九天之后,尸体则会露出极度狰狞恐怖的表情,受天雷之威,永不超生。”
  “可是,这些师傅是怎么知道的呢?”
  “当年无为道长中术之后,就已经预见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交真实情况告诉了随行的弟子,而在书面典籍上则换了另外一种说法,目的是为了不引起更大的恐慌。”
  “这么说,无为道长的死状与黄清一模一样?”
  “不错,正是如此,当我第一眼看到那本日记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点熟悉,后来想到了这一点,为此,我还专门查阅过当年的有关记载,最后结果证明,黄清的死法与无为道长一模一样,正是灭魂咒所致。而且,无为道长还嘱咐门人不可为其报仇,因为能够使用灭魂咒的人根本就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而是来自九幽地狱的狱使”
  “狱使?”
  “不错,如果你的家谱里面所记载的事情属实的话,我看此事十之八九与那件地宝有着重大关系,看来,传说很可能是真的”
  我的脑袋有点糊涂了,不过在老道士与黄英说话的这段时间,我发现石室内的光线有点暗了,于是道:“老道士,咱们先不谈这些,先还是出去吧,我现在不想在这里呆了。如果情况真像你所说的,那我们坚持夺宝,危险可能更大,耽务之急,咱们还是赶快出去吧”
  老道士点点头,黄英叹道:“走吧,走吧,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牵涉到如此复杂的线索,看来以后做事要量力而行了,现在这种局面不是我们要以应付的了的”
  突然黄鹃道:“前辈,我想问一下,在这间石室里面,现在地宝在这里,黄清也在这里,那么,您觉得那位狱使可不可能在这里呢?”
  不等老道士答话,我道:“丫头,你说的还真有可能。只不过他终究是无形无体的,即便在这里我们也找不到他,反正我们也不想跟他争什么,何必管这些呢。”
  黄鹃伸了伸舌头,“不是说它最会控制人吗?也许他就附身在我们其中的一人身上哦”
  我连忙止住了黄鹃,现在不是开这种玩笑的时候。想不到老道士却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突然道:“老头?!”
  黄英点点头,“老头”
  我听到这里,要是还听不出来,那可就真的傻了。黄鹃失声惊呼道:“你们的意思不会是说,异伯伯已经被它控制了吧?”
  老道士没有说话,我苦笑道:“不一定,我们也只是猜测罢了”
  黄英道:“不是猜测,而是肯定。小子,你还是太嫩了”
  老道士点点头,道:“没错,是肯定。异尘这人,我了解。而且黄英也是他的老朋友,想必异尘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我敢肯定他当初答应跟你们一起到这里来,动机并不单纯,可是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却显得有点离谱。如果按照异尘的脾气,他肯定会坚持留下来,不但会留下来,而且还会坚持要我们留下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力,以他一个人的能力是不可能找到地宝的,即便能够找到地宝,也绝对不可能应付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老头一向颇有自知之明,不会干这种傻事。而且现在,他却离开了我们,一个人独自去寻找地宝,这说明什么?”
  “老道士,你的意思是?”
  “如果说老道士真的离开了我们而一个人去寻找地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已经确定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应付突发事件。可是,据我们所知,老头并没有这样的能力,这样一来,唯一的解释就是老道士已经与某人或者某种东西达成了协议,甚至,直接被附体”
  我点点头,“不错,现在想起来,这事情的确是有点古怪,那么,老道士,我们现在怎么办?”
  老道士犹豫不定,黄英道:“我们直接出去吧,如果我们看到了老头,当然得想办法救上一救,可是问题是,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去救,这里的地道四通八达,而且还有可怕的时间陷阱,一不小心,就有生命之危。撇开其他的不说,就是想找到这个人,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这样耗下去,只能是耽误我们的时间,一个不好,我们这么多人全得陪着他死在这里。”
  黄鹃道:“父亲,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异伯伯进来不管他有没有私心,总之都是来救你出去的,现在您怎么可以不顾异伯伯,弃他而去呢,我不同意您这样做”
  我想了想,道:“这样吧,丫头,老道士,黄叔叔,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曾经经过一个石室,里面堆满了金人,而且更令人奇怪的是似乎每个人金魂里面都封印着一条阴魂,在那个石室里面,少说也封印着几千个阴魂,当时好像异尘对它们特别感兴趣,我想如果异尘真有什么地方可去的话,很可能就是到那去了,路我大概还记得,我们到那边去找一下老头,如果那边没有我们就直接出去,你们看这样可好?”
  老道士叹一口气,道:“好吧”
  黄鹃也点点头,黄英似乎极不情愿,不过见我们都同意了,只好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