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九宫山之行 - 血煞追魂 - 诺哈网

第13章 九宫山之行

  “照你说来,这次九宫山之行凶险莫测,我看我们还是小心点好,黄小姐,你可真想好了?到时候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和死老头都还可以自保,只是如果情况太危急的话,我们很可能就顾不上你了,而你又什么都不会,我看”
  黄鹃不等我把话说完,决绝的道:“不管怎么样,反正我一定要去,我父亲在里面,他在等着我去救他呢,同先生,换了是你,你可以袖手旁观吗?”
  我无奈的笑了笑,心想如果真换了是我,我还真非去不可,这样想着,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当晚,我回到了住处,随便收拾了一点东西,与包租婆结了帐,就离开了那个我住了近半年的小房间,看着包租婆眼中送瘟神般的眼光,我心中不禁暗笑,估计这半年年来将她折磨的不轻,来了一个住房不给钱还凶巴巴的主,谁见了谁不害怕啊。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竟然混到了这种地步。看来还是钱好啊,有了黄鹃给我的那些定金,我总算是可以挺起胸膛正儿八襟的过几天有点尊严的好日子了。黄鹃还是对我不太放心,所以她一次性给了我十万,自然是怕我不告而别,想到九宫山的神秘莫测,又看着手中银票,心中竟然有种非常古怪的念头,古人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难道这次我会食亡吗?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一个寒噤,赶紧打住了念头,原来在我心里一直对这次任务抱着悲观的看法,这样可不行。
  入夜了,我来到了城南的夜市的一个小胡同,这个胡同白天并不开放,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开,因为他们经营的东西并不是一般食品零售之类的,而是各种各样奇怪古怪的斗具,比如桃木剑,黑狗血,还有朱砂符之类的,说白了,这里就是道士这个行业的职业交易市场,想要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在这里买的到。因为老道士的缘故,打小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虽然并不想当道士,但是对于相关方面的知识却一直很有兴趣。现在倒好,为了一件不明不白的事情,非逼着我当一回道士,可是我这个可怜的道士既没有道服,又没有桃木剑,怎么看像个小痞子。充门面也好,防身也罢,总得买些必备的东西。反正我现在身上有黄鹃给我的十万块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别提多爽呢。
  其实也并没有特意买些什么东西,就买了一些符纸,还有一些朱砂,本来还想弄一把桃木剑啥的,不过觉得那玩意太吓人了,怎么看都像是演戏拍电影的,再说,对于神鬼这些东西,我自己都不信,所以心里感觉挺别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可能老道士那个道观里指不定还真藏着什么秘密,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反正心里就有这种感觉。不过后来用眼睛就眇着了一把短刀,这把短刀不起眼的摆在角落里面,看着平淡无奇,但是里面煞气冲天,这一见我就喜欢上了,正好,也不是太长太大,放在身上也方便,问了老板价格,估计老自己也不识货,随随便便就便宜给了我。买了这些东西回来以后,我就直奔黄鹃家里去了,将所有东西放好,就把自己关在房间画起了符咒,这些符咒有着各种各样的作用,说句实话,胡同里不是没有符咒买,不过,照我看来,都是一些骗人的把戏,达不到我的要求。我随手制作的一个废品都要比他们好的多。对于画符,我早已经是驾轻就熟,当年老道士逼得我是那个惨啊,可没少花功夫。
  我在里面捣鼓了半天,黄鹃也瞧了半天,眼睛都瞪直了,我也懒得理她,隔行如隔山,跟她解释她也不懂,一个整天上班的白领,哪懂得这些东西。将近花了三个时辰,这才将所有需要的符咒画好了,许久没做过这种活了,别说,感觉还真有点累。想好好休息一下,这时才想起那把短刀来,将它抽出来一看,我不禁倒吸一口良气。刚才在胡同的时候,天黑,灯暗,没怎么看清,现在借着灯光,我才看到,这把刀果然不是凡品。不是说这把刀本身的材料就有多好,其实这把刀的材质很普通,只是黑铁而已,但是从这把刀上传来的煞气却是惊人,甚至不需要开天眼,借助自己肉眼也能够看得清从刀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气。寻常之人只要稍微一走近,全身就发冷,凉嗖嗖的,更别提鬼魅之物了,天呀,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当初它的主人要杀多少人才能够积聚起这么多的煞气,而且我注意到,它只不过是把短刀罢了,并不是长剑或者长兵器,所以不可能是战场上的武器,这就更让人奇怪了,不是战场上的武器却能够有这么凶狠的煞气,看来,这把刀本身肯定也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我刮去上面的锈气,只风里面模糊的刻着三个字:阴残刀,这个名字我也没有听过,不过由于这把刀的本身的特殊性,我也顺便记住了这个名字。
  就这样半了大半朽,也顾得上休息,第二天一早,黄鹃就来敲门了,只见她提着一个小麻袋,神神秘秘的,我跟着她来到大厅,发现异尘就在大奇里面,这时,黄鹃才把小麻袋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件一件东西来,随着她的动作,我的眼睛都看直了,手枪,冲锋枪,催泪弹,登山靴,甚至还有小型炸弹,再加几十公斤的zha药。异尘也没有想到黄鹃会掏出这种东西,看了半天,这才愣愣的道:“我说大侄女,这个,你这是?”
  黄鹃道:“不是说到哪边比较凶险吗?我带过去防身”
  我苦笑道:“我的姑奶奶,你这是防身还是打战啊,就你这装备,都够美军占领伊拉克了”
  黄鹃一愣,讪讪的笑了,“没事,多带点东西总有好处,怕有突发事件,你们不是说此行很凶险吗?”
  我无语,只能道:“你这些东西怎么能带的出去?若是被查出来,嘿嘿”
  黄鹃道:“这个我自有办法,同先生,咱们是车有车道,马有马道,甭管他什么道,只要这件事情最后能解决就成”
  “那好,随你,别怪地没提醒你哦,若真碰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的这些家伙同垃圾没有什么区别”
  黄鹃笑了笑,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