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秘文

  “同先生,这本日记我研究了好久,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种语言,不瞒您说,我请教了许多人,甚至还有考古界的前辈,他们都不知道这种文字的来历”黄鹃道。
  我一边看着那本日记,一边漫不经心的道:“要是活人能看的懂这种东西才怪呢”
  黄鹃吃惊的道:“同先生,你的意思是?”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失言,这才不好意思的道:“嗯,我的意思是说,这个文字是比较难懂”我脸上的尴尬神色就连三岁小孩子也知道我说的不是真话。黄鹃不依不饶的道:“同先生,这件事事关家父的生死,我希望你能够老实实的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黄鹃哀怨的脸,我不禁有点犹豫,看了看异尘,异尘却把头撇过一边去,我心中暗骂这个不够意思的老头,可是到了这份上,看黄鹃的架势是不肯罢休了,我只能道:“嗯,我的意思是说,这种文字其实不是文字”
  “不是文字?那是什么?难道是地图?或者是画?我研究了很久据我所知,好像都不像呀”黄鹃不解的道。
  “也不是画,这件事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
  黄鹃正色的道:“同先生,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件事本身处处透着诡异,正是因为我感觉诡异,所以才把你叫过来,我也希望你能够以平等的态度对我说实话,毕竟,这关系到我至亲的生命,我的心情,同先生可能理解?”
  我点了点头,道:“当然能够理解,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瞒黄小姐了。只是你可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其实这本日记里面的文字是一种符咒,道士画的符咒”
  “道士画的符咒?”黄鹃果然显得很吃惊,我无奈的点了点头,的确,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人恐怕都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而且这不是一般的符咒,这叫做血符,是一种已经失传很久的符,恐怕现在能够划这种符的道士已经少之又少了,我看,普天之下,最多只有三个人精通于这种符咒”
  “同先生算是其中之一吗?”黄鹃的脑子倒是转得很快。
  我点了点头,“谈不上精通,只是略有涉及罢了,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可知道这种符咒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什么?”
  “冥文。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做冥文。”
  “冥文?冥文?难道是?”黄鹃突然用手捂住了嘴巴,欲言又止。
  “不错,所谓的冥文,当然是死人使用的文字”我面无表情的道,这个时候只能实话实说,不用让对方存在任何幻想,不然事情恐怕会变得列糟。
  “喂,小子,不要危言耸听,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说?”异尘不满的道。
  “哦,老头,别告诉我来之前,你没有见过这本笔本哦?如果你知道的话,也就不需要请我来了吧?再说这些东西又不是我说的,都是老道士说的,是真是假,我怎么清楚”我没好气的道。
  异尘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眼中都要冒火了,可是最后却叹了一口气,“小娃娃了不起,算了,学不分先后,达者为先,我认输。我承认我是看不懂这个鬼东西才要小丫头去请你来的,可是你的解释也太离谱了,死人用的文字?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拿到的居然是一个鬼写的日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看你就不用来当道士了,干脆去写恐怖小说了”
  “我没说一定是死人写的日记,我只是说这种文字是给死人用的罢了,况且,一些功力高深见多识广的老道士也会这种血符,不一定就是那东西。不过现在也不能排除那种可能罢了”
  黄鹃的脸色一下子惨白,道:“你们都不要说了,让我好好想想,想想”说完似乎再也支持不住的样子,坐了下来,定了一会儿神,异尘一看,道:“都是你惹的祸,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我不服气的道:“明明就是她叫我说的嘛”
  “他叫你说你就说?”
  “我才不像你,老了老了还要欺骗小女孩”
  “你,你,你说谁?”
  我翻了一个白眼,“我说谁你不知道吗?”
  “好了,你们两个都不用说了,这不关同先生的事,是我要他说的。我想我可以承受得住,同先生,你的意思是说,父亲已经死了,这本日记就是他特地留给我的?”
  我沉思了一下,道:“当然有这种可能,但是目前来说,还不能这样讲,你们看,这本日记很旧,看样子有年头了。所以,不可能是最近才写的。而且据你所说的情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那天在这间房子看到的东西应该是尸魂”
  “尸魂?那是什么东西?”黄鹃道。
  不等我开口,异尘便道:“尸魂是人三魂七魄之外的一种特殊的魂体,控制着人的一切本能性的活动,这种魂体一般平时并不会出现,即使是人真的死了,它也很少被人看见,所以人们偶尔会看见鬼魂,但是并不会看见尸魂,一般来说,只有一种情况尸魂才会出现”
  “什么情况?”黄鹃急道。
  老头得意洋洋的摸着胡须,好不容易才轮到有机会表现了,自然不肯放过。不紧不慢的道:“在这个人将死未死的情况”
  “将死未死,那是什么情况?”
  “将死未死就是将死未死,这难道还能什么解释?”异尘瞪了黄鹃一眼。
  我笑道:“老头,你就别在这里丢人了,不懂装懂。”
  异尘不服气的道:“哼,难道你知道?你来说说”
  “我当然知道,所谓的将死未死,便是人的三魂七魄游于尸外,但又生机未绝,这时候如果能得到得道人士的帮助,自然可以获救返阳,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尸魂才会出于本能从人的体内出来求救,老头,你懂不懂啊”
  异尘哼了一声,“我又不是职业道士,我哪知道这么多,一个小小的道士,这么张狂。喂,小子,不赖嘛”
  我摇了摇头,难怪当年老道士说异尘只会些旁门左道,对于正宗的道术一窍不通,还叫我不要跟着他,以免被他带坏了。看来,老道士还是看的挺准的嘛。
  
下一章第6章 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