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被偷袭

第六层内,我正在对付一只下位神级BOS。不得不说,层数越高,我现在打到的下位神级BOSS就越多了。显然,魔域的力量随着层数的递增也递增了。相信不久,我要打的就是神级BOSS了。
可就在这时,又是一队人马来了。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我连连后退,拉近周围的玩家到了身边,下一刻,猛地冲了出去。这次,我遇到的是美国区的玩家。
在经历了国战事件之后,美国区的玩家经历了三天不能登录游戏的蛰伏期,不过三天过后,他们很快就进入了游戏中。但也就是由于这三天,美国区进入炼狱界的时间晚了,所以像我这样已经达到第六层的玩家可不多。
但就算是这样,依旧是有不少的玩家下来了。
我数了数,在我前面的大概有十来个玩家,我不由的往前冲了出去,找到怪物所在的方向笔直的打出了攻击,先将手里的BOSS解决掉。
“轰隆!”BOSS的身体倒地,已经被我扫清了最后的气血,而美国区玩家也和我展开了第一轮的交锋。
这个时候,能够来到第六层的玩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美国玩家就更是了。更何况,在这里面坐镇的玩家可是零度雨,那个熔岩法师,算是我的一大对手。
在美国区的时候就经常给我制造麻烦,这次在地下相遇,我们两个都只想一件事,那就算是究竟谁能够杀死谁。
很快的,一个玩家笔直的到了我身后,而同时,另一个玩家又笔直的冲下来了。
两个高手,留给我反应的时间当然不会多。但是我却丝毫没有压力,反而笑了笑,然后,长剑猛地一扫,带动罡风刮动周围的一切。
烈芒斩。
技能扫下,一个玩家应声倒地,但同时我身上也受到了零度雨的偷袭,就在这时,我又笔直的跳了个180度,转过身后湛龙剑直直的插在我身后的玩家身上,带动苍穹一击的技能,顿时这个玩家就也倒了下来。
两次连击彻底的让对方惊讶住了,就在这时,我根本就不给任何反击的机会,下一刻,我的身体一横,像是游鱼一般滑向零度雨。
零度雨知道我的目标是她,也不紧张,只见他的身体猛地攒动,在我的目光中一下子就划出了几码距离,又是一次熔岩术。
这东西给我的麻烦还是不小的,毕竟我脚下土地不时在变动,很不舒服。但就在这时候,我猛地将战龙腾打出去。我就不信这不能激的这女人后退。
果然,零度雨飞快的就往后退了,他不敢试探我的战龙腾,毕竟我的战龙腾就算是顶级战士,也一样可以秒杀。她只是一个法师,当然不敢试试。
但显然已经晚了,下一刻,我的身体猛地窜出,拉近周围的距离直接就打出了攻击,下一刻,人影闪动后,就见到零度雨已经在我的身侧了。这是螺旋步,追赶脱离的玩家能够发挥奇效。
追上之后,我的烈芒斩就已经扫了下来 ,而紧跟着的就是破冰斩。两大技能呼啸,但是零度雨一样不是傻瓜,只见她在受到我的攻击之后就接连滑出了两个Z字步,想依靠走位MISS我的攻击,但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也许是考虑到周围环境的不同,在这次之后,我就已经到了零度雨的身旁,螺旋步是不可能利用S步破掉的。
而等待她的,就是我的乾坤圈。
金光闪烁,下一刻,只见一道金色的光圈从我身上升了出来,直接扫下,零度雨愕然瞪大的眼睛,直接就被我的乾坤圈撕成了碎片。
“啪嗒!”零度雨连她的法杖都爆出来了,而同时一起爆出来的,还有她身上的一件传送卷,这东西,才是我要的呢。
呵呵一笑,算是给自己的表现打上了一个满分。
美国区这次我没遇到多少人,所以余下的玩家顺手就被火龙收拾掉了,一个都没有逃出去。
打开包裹,扫了下装备,依旧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需要的鬼冥套装的鬼冥腰带一直没能出现,不知道是不是命的问题。至于其他部位的装备,除非是神器,不然我是不考虑换下来的。
这么一想,对于战利品的分配就简单了,能用就用,不能用就卖。《天劫》开服已经近一年,游戏的资料片也出现的差不多了。待神器渐渐在市面上出现,游戏的生命也开始走下划线了。一款游戏火不过三年,就是这个道理。
当当时的玩家达到巅峰之后,就没有了奋斗的目标,也就不会再继续在游戏里奋战了。
我明白这一点,所以知道现在这段时间既是自己大笔赚取装备费用的时候,其实也马上到了我要告别这款游戏的时候了。
一年多的奋斗,一年多的日夜坚守,一下子就告别,说不难过是骗人的,但那又怎么样,就像树木要长大,小草要枯萎,拦不住,我们也挡不了。所以当他要来时,我们只能默默的,安静的接受。
而在他要来之前,抓紧时间享受一番,在游戏里留下最后的辉煌,这才是我要做的。
而且,更何况就算是我现在逃出游戏里,也还能有伊人、夜雨、小妹等妹子陪我在林氏实业继续打拼。而且,我们在游戏里赚到的金钱在现实中我们几辈子也花不完。所以也就没什么好伤感的了 ,伤感什么呢,反正人的生活本来就是这样。
默默的在第六层朝着空中打出了最后一次破冰斩。然后,我从包裹里掏出零度雨爆出的传送卷,下一刻,直接捏碎。
“刷!”光芒一闪,我已经到了第七层。
还没站稳,突然空气中就传来一股肃杀之意,而同时,一个人影提着武器直接就朝着我来了,显然是打算攻击我的。
定睛一看,我靠,这下竟然十方。
这小子被我虐杀过这么多次,竟然还不长记性,竟然还敢偷袭我,看来我要好好教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