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拿下印度区

第一天,我们的玩家连续推掉印度区两座次级主城。打的一大批自称高手的印度玩家缩进了他们的新手村里。喊了大半日没人敢来应战。
于是到了晚上,我果断号召所有中国区玩家洗白白下线睡觉。
第二天,我们的玩家大发神威,一鼓作气推掉了四座次级主城,震惊的所有印度区玩家连连骂我们是怪物。甚至还有一些聪明的印度人,自己就偷偷的下线了,准备国战过去之后再上线。
到了晚上,依旧让大家下线吃饭睡觉,这场国战打的太轻松了。
第三天,也就是今天,清晨我就起了个大早,在楼下跟个大爷手中抢了二十个油饼,然后我一乐,带着胜利的果实和几个MM好好的庆祝了一番。
然后,扫完食物,随着年龄的增大,事情也越来越多了。于是俺果断的解决了个人卫生,这才戴上头盔,不紧不慢的上线。
印度区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超级主城,以我们的进度,相信今天足可以打下来了。
……
一上线,宫墨雪就兴奋的到了我身边,呵呵的笑,宫墨雪不是那种容易兴奋起来的人,我一看她这模样就知道显然是有好事了。
果然,宫墨雪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说道:“青菜,你猜我今天要跟你说什么消息?”
我拔腿就走:“不说算了。”
“等……等……等一下!”宫墨雪无比的郁闷:“说啦说啦,你知道吗,那天进入我们印度区的玩家,在得知自己的主城就要被我们突破后,已经在今天凌晨时分全都回城了。”
我嘴角微扬,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摸了摸额头,我笑道:“那现在国内的情形怎么样了?”
宫墨雪脸上的笑容压根就掩盖不住:“没事啦,RB战败之后,连美国区都退了,现在估计他们正在筹备力量,生怕我们带人打过去呢。”
我哈哈大笑:“那就好,我们拿下这印度区,也算是给全世界虎视眈眈我们主城的国家狠狠的上了一课,呵呵,恐怕他们再想和我们为敌就要好好想想了。”
众人也都高兴了,是啊,这次连拿两个服务器,在我们中国游戏史上可是绝无仅有的。而这也从另一面说明了现在中国服务器的强大。
爽够了,拔起湛龙剑指着前面的超级主城,我哈哈大笑:“兄弟们,冲吧。”
哒哒的马蹄声震动星河,剩余的600W人马一齐发动了最后的冲锋。城墙上的木皇战神青衫隐脸上带着丝愁容,但是不管怎么说竟然是他自己先挑衅我们,那么就应该由他自己买账。
手一挥,火龙笔直的就朝着木猴去了。木猴只是地面上的灵兽,火龙占据高空优势,对付他应该不难。而我自己也一样的朝着木皇战神打出攻击。
三分钟后,青衫隐倒地不起,脸上的表情里充满了愕然。
三十分钟后,城墙轰隆一声倒地,已经被我们的人马撕成了碎片。连一块完整的城砖都找不到了。
一个小时三十分钟后,城内残余的NPC和玩家被我们横扫一空,整个城池里,除了那城主,恐怕已经是没有了活着的东西。
两个小时后,城主惨嚎一声倒在了地上,一块黑不溜秋的铁牌爆了出来。
“城主令!”
我呵呵一笑,三两步上前一把捡起城主令,然后下意识的点击了废除。
“叮!玩家【纵横四海】选择了废弃离火城,半个月内,离火城将会被魔界战略。以离火城为据点的玩家,在复活(上线)之后,将会传送到500里外的新手村。”
“叮!印度服务器内一座超级主城,六座次级主城都已经陷落。作为惩罚,失去所有城池后印度所有玩家等级—3,印度玩家三日内不能上线。上线后沦为在野玩家,将不会获得任务NPC的认可。”
我呵呵一笑,终于结束了,振臂一挥:“兄弟们,我们已经拿下了印度区,整个印度区已经变得荒芜一片,连续两个服务器,八天的战斗时间,大家也都累了。好,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到我们自己的主城了。”
众人大喜,转而变得哄闹了起来,是啊,终于是完成了。大家的努力和汗水得到了回报,多少年的奋斗一朝成功。
我看着众人满足的表情,突然心里也一阵满足,得,没我事了。掏出回城卷捏碎,也该回城去看看了。
白光闪动,我已经重新回到了夜雨城内,周围的玩家一如往常一般出出进进,前往练级地练级,显得一派祥和。我不由的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是啊,我们奋斗,不就是为了自己国内的玩家有个安静练级的环境么!
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切,并不是为了战斗而战斗。我为的是和平而战斗。
周围不断闪起白色的光芒,玩家都开始回城了。我可不想待会被人压死,所以果断的拔腿就走,很快到达自己的小店,依旧是将卖出的金币取回,再将爆出来的装备上架。啧啧,不错,又有30万金币入账。这么一来,又可以出去潇洒一阵了。嗯,我决定今天晚上就去买20个烧饼,吃十个,扔十个,显示哥是个有钱人。
召唤系统精灵,选择下线。
……
摘下头盔,虽然身体是感觉到一阵阵的疲倦,就跟马上要挂了似得,但是我的心情还是相当兴奋的。这次实在是太爽了,连取两个服务器,又镇住了韩国服务器,中国区的势头绝对是如日中日,暂时不会有什么人敢来惹了。
随手抓起杯子灌了口水,现在天气也热起来了,所以虽然这水搁了几天,倒也不冷。
喊上几个MM,伊人这丫头也死乞白赖的在我们这睡,然后又死乞白赖非要参加我们这些游戏高手的聚餐,想了想,还是让这丫头跟来了。
我们几人坐上车,直接就开到旁边一座规模还不算小的饭馆里,点菜什么的忙的一塌糊涂,等了会,才有时间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