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战六神

至于我为什么在七人的追击下,有机会还没有逃离?其实很简单,虽然这七人确实是有机会能够杀掉我,但是仗着有十倍速度的爆发力,我知道如果我想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而现在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如果不能解决掉的话,恐怕我会因此而变得奔溃。那就是白色剑刃和轩辕剑这两个行会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可能这么久还没有联系呢!按说我在城门口搞的动静不小,如果他们还在名古城内,应该会马上赶过来才对啊?
这一切,RB的那些低等级玩家并不知情。所以我知道,如果要想弄清楚这件事的话,找离歌笑是肯定能行的。可是问题是离歌笑有可能会告诉我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这不仅是因为我们两方不可能成为合作的一方,还因为我们现在可是在国战啊。所以,我想把离歌笑先引出来,然后再来盘问。
如果他不说,呵呵,那我就找机会将他杀了。这样就算是白色剑刃和轩辕剑的玩家全部战死,我也算是为了他们报仇了。
打定主意,所以我这才压着速度将离歌笑引了出来。本来我以为只有离歌笑一人会来,可是谁知道六神也跟着来凑热闹,不过没关系,反正到时候我一样的做掉就是。
目光落在唯一的RB玩家离歌笑身上,我嘴角一扬:“不错不错,RB区现在竟然还需要HG来帮着撑场面了。”
我的话戳到了离歌笑的痛处,毕竟RB区多少高手,可都是挂在了我手里:“纵横四海,你说什么……”
“怎么……生气了!哈哈,我说过,我会踏平RB服务器,我这个人,说到做到,哪怕是一年,十年,百年我都会做到。”
离歌笑:“纵横四海,我知道你厉害,是ZG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职业玩家。但是,哈哈这又怎么样,你觉得你们ZG区,能够抵挡全世界所有玩家吗?”
“为什么不行?”我眉毛一挑。
“狂妄!”玛门冷笑一声,也忍不住说话了。
“是狂妄吗,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不行。就算是试过了,只要你还在努力,就不会丧失了希望。我想,你如此信誓旦旦,是因为你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努力!只要努力了,就算是结果不成功,那又如何!”我一字一句,脸色铁青。
“多说无用,纵横四海,你引我们来到底是想干什么!”终于,这小子说道了重点上了,显然,以离歌笑的精明,也看出了我是故意引他出来的。
说到点上了,我不由的一顿,然后才目不斜视:“离歌笑,我们中国区轩辕剑和白色剑刃的玩家到底去哪里了?”
离歌笑听到我的话,先是一愣,转而才又明白了,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是什么让号称战神的纵横四海敢于只身犯险,一人来挑战我名古城。原来仅仅是为了两个小行会啊。哈哈,纵横四海,你不觉得你太大意了吗?现在你被我们七人围住,你以为就算是你知道了他们的去向,你又有命去吗?”
我冷笑一声:“我怎么做是我的事,为了自己的兄弟,只身犯险又怎么样?你只要告诉我,他们去了哪就好!”
“哈哈,也好,那就让你死个明白吧。哈哈,不得不说,那两个行会的实力都很不错,我们也是花费了大时间大精力,才将他们全部歼灭的。啧啧,为此我们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呢。不过只要是赢了,就好。”离歌笑一脸的猖狂,那表情,如果是在现实里,恐怕他都会扛着把机关枪去打小鸡了。
听到离歌笑的话,我的脸色越来越沉,然后猛地拔出了湛龙剑,紧紧的握在手里,我愤怒至极:“离歌笑,你,竟然敢杀了我的兄弟。”
下一刻,我的身影笔直的就冲了出去,身在半途,湛龙剑挥动,就已经斩在了离歌笑的身上。
离歌笑根本就没料想到我说攻击就攻击,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被我的攻击打中,顿时一个伤害数字跳了出来。
“57177”
离歌笑的防御虽然不错,但是我的攻击力一样不错,打出的伤害数字还是能看的。而在这一击之后,我猛地踏上几步,下一刻,几次攻击连续落下。而这一次,我的目标还包括了七神玩家。
顿时这群人纷纷从金凤上避开,脸上的表情也是充满了惊讶。
玛门:“纵横四海,没想到你这小子竟然这么猖狂。哈哈,怎么样,是除了离歌笑之外也想要挑战我们吗?哈哈,六神齐出,你觉得自己有胜利的把握。”
“没试过怎么知道。两个行会高手如云,没有你们六神的帮助,他们是没有可能那么容易失败的。玛门,竟然你们做了,那么就要为此付出代价,生命的代价。”
我的手一招,烈焰飞虎也从半空中出现。“吼……”虎啸连连,连烈焰飞虎也感受到了我心中那股恨意。
这六神什么时候见过人这么猖狂的,顿时玛门也笑了:“好,纵横四海,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别怪我们以多欺少。”
下一刻,玛门手一招,六神已经散开,各自准备着自己的攻击。路西法退出网游界后,这玛门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六神之首。而在另一旁,离歌笑也在准备着自己的攻击。金始战神,这可是比玛门威胁还要大的对手。
七大高手都在,可以说,我获胜的几率寥寥。
下一刻,我的身体猛地一错,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切入到七人之中,下一刻,冰封剑舞猛然席卷而出。这些都是高手,要对付只能用厉害的招数,当然,我也不奢望冰封剑舞一击就能够给我冰封多少玩家,这不科学。我只要先占据了主动就好了。
七人都不是简单的玩家,下一刻,操作爆发,几个人都滑了出来。而此时,冰封剑舞的光辉才开始爆发,我的这一击,竟然被他们利用操作避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