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目标六大导师

我往后退了数步,然后猛地催动火龙,从上往下扎入了人群中。
顿时马上就有无数持着长矛的战士玩家,抡起长矛就往我和火龙扎来。虽然以我现在的防御,对于这种低等级玩家的攻击完全可以不放在心上了。但是为了不被攻击的太难看,我的长剑猛地刺出,朝着这些刺来的长矛削下。
“咔咔……”
我的湛龙可是上品仙器,打在这些长矛上时,纷纷发生了断裂。可以说,大家的攻击还算是不错的。
嘴角一扬,我冷哼一声。对于这些玩家也懒得下杀手了。
倒是我的这次攻击,彻底的惊呆了这群玩家,那些断裂了武器的玩家只能是手提着断裂的长矛,欲哭无泪。想要击断对方的武器,一要自己的武器比对方的武器品级高,二要两者之间的力量差距大。
乘着这些玩家没胆子再上来的机会,我夹紧了火龙,催动灵兽猛地拔高了身体,然后俯冲而下,金枪不倒就在我前面不远处。
火龙压下,我已经将和平模式调成了国战模式。下一刻,技能冰封剑舞在空中生成,化为冰雪剑气,飞速落下,肆虐。
一击之下,对方围攻金枪不倒的玩家已经死伤殆尽。二话不说,一把从上揪住了金枪不倒的披风。下一刻,火龙再次的拉高飞行高度,两人一龙就这样飞了出来。
……
“噗!”金枪不倒稳稳的落在地面上,嘴角咧了咧,哈哈一笑:“老大,幸亏你来救我,这群龟孙子太狠了,我的气血好几次到了临界点。”
“还好意思说,丢人啊!”我默默的摇头,而我们的锋线,已经和对方的锋线相撞,展开了战斗。
正好这时,对方一个锋线上一个120级的高手到了我身边。见我骑乘着火龙,刚要逃离。我怎么会放过这种能够虐虐菜的机会,猛地从火龙上落下。湛龙剑也幻化出了烈芒斩的光芒,然后,猛地挥出。
却见这个不知名的玩家也不简单,脚下猛地交错,竟然生生避开了我这一击。不过他额头上的汗珠却是告诉了我,这一击他避的很勉强。
嘴角扬了扬,竟然知道了他操作的实力,貌似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还是好好玩玩他吧。脚下一样跟着一错,S步爆发,几乎是在这玩家落地的同时,我已经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了对方身旁。
身体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这玩家大惊失色,忙提着长剑就朝我打。同时,脚步也忙的往后撤退。
我不由乐了,湛龙剑一挥,轻描淡写的解决了这次攻击,同时再次跟上这玩家的脚步。三两下后,这玩家彻底的傻了,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
“你……你要杀就快杀了我。为什么要像猫捉老鼠一样玩我。”这小子,终于知道我是在玩他了。
嘴角一扬,我点了点头:“如你所愿!”下一刻,我的技能烈芒斩 破冰斩一起落下。这个被我玩了一会的战士倒地,结束了他这悲催的国战之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RB区玩家只是挣扎了片刻后,就几乎是陷入了绝境中,压根就组织不了有力的防守,三两下被我们打通了最后的锋线。
……
远远的,就见到离歌笑咬着牙齿,带着余下的百万玩家忙往后撤,同时飞快的说道:“大家进入城池,守住王城。这要我们能够守住王城七天,不然他们杀死城主,这胜利,一样是我们的。要知道,这已经是第二天了。”
离歌笑一吩咐,这些RB仅余的玩家忙号召起周围的玩家,飞速的往后退了。我并没有让ZG区玩家也追上去,一是因为穷寇莫追,而另一点则是我除了要杀死所有的RB玩家之外,我还想要对付他们的NPC。这些NPC在主城回归之后需要花费大量的钱币来复活。
离歌笑带着自己的玩家退了。而我则飞快的召集齐身后的玩家。
宫墨雪扫了我一眼:“纵横,我们接下来去干啥?”
“杀NPC!”
“NPC……”宫墨雪沉吟了下,然后呵呵一笑:“原来是杀NPC啊,哈哈,这事我最喜欢做了。”
“这事,你们自己安排去吧。我先去会会天灵城内的职业导师。”
……
就职大厅内,米罗手提一把钢铁斧子,赤果着上身。“咦,外面怎么会那么吵。小芳你知道吗?”
这小芳是200级的刺客大师,身穿紧身皮甲,将自己的身材完全衬托了出来:“米大哥,听说这是我们这座城池又发生了战斗。人类就是这样,一有了矛盾,就会选择暴力去解决。”
“是啊!”其余四个职业的导师几乎是在同时说了句。
……
“砰!”突然一个人影出现,一脚就将就职大厅的门踹飞了。我站在门口,嘴角挂着丝冷冽的笑容。“啧啧,200级战士导师米罗,200级法师导师泪娜,200级弓箭手导师马里斯,200级牧师导师科索沃,200级刺客导师小芳,200级驯兽师导师达雷斯。很好,一共六个人,你们都在,省的我一个一个的找了。”
米罗显然是这六个导师的头子,见我来,巨斧直接砸在了地上:“臭小子,你是哪里来的?不是我们城池的人吧!”
嘴角一扬:“我当然不是天灵城的人,因为我就是来进攻天灵城的人。而现在,我的目地就是杀了你们六个老不死的。”
“臭小子,我是城里最杰出战士,我看你也是个战士吧。竟然还妄想挑战我们六个,哈哈,你不怕死吗?”米罗哈哈大笑,而他身后的那几个导师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妄想吗?”我呵呵一笑,嘴角冷不防露出一丝嘲笑:“你们六个还当自己是权威吗?啧啧,有意思,不过接下来,我就会让你们明白,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够挑战你们,我敢来,为的就是拉下你们的。”
冷笑一声,我踏了进来:“怎么样,想好了吗,你们六个是单挑,还是一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