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武道帝神 (书号363434)

第3章 :约战

南宫天所购买的药物并不是高品质丹草药,通通是在民间皆能随便找的东西。
“蟾蜍、蜈蚣、蜘蛛,蝎子、毒蛇,断命草。”
全是毒物。
这些毒物单凭一种毒性不强,但前五毒结合起来,经过炼药手段,可炼出致命毒药,甚至能毒杀一个真气稍弱的武者。
不过纸张上断命草实在让沉浸药物多年的掌柜也想不明白为何要和五毒放在一起。
但他认为南宫天应是要谋计些暗算,所以聪明不去过问,免得扯上关系。
片刻后,胖子提着几个木盒子前来,走路一步停下,稳定身形再走下一步,显得非常小心,倒不难怪,这六个盒子里装的无一不是剧毒之物,稍有沾手,立刻身中剧毒,几个呼吸毒发身亡。
南宫天有些好气的看着胖子滑稽走路模样,看久了有些不耐烦,于是干脆起身前去把装盒子的包裹抢了过来,对他问道:“多少灵晶。”
五毒虽是剧毒,但极为常见,价格不高。
那胖子见南宫天任意行为,深怕盒子打开沾手到毒物,扯开嗓子尖叫一声,见鬼似的撒手退的远远,一连煞白的哆嗦道:“十……十五灵晶。”
如此一幕,直让南宫天内心好笑,不多废话,丢下十五灵晶自行离去。
花费了十五灵晶剩余八块灵晶,无其他东西需要,抱紧包裹,南宫天急火燎原往南家返回。
下人们见南宫天急忙忙走来,像是十分赶时间,他们注意到南宫天手上包裹,未上前询问,而是交头接耳讨论一番,其中一个下人目光阴险,趁南宫天回房之际,偷偷离开院子。
回到房间内,南宫天小心把装有毒物盒子掏出来整齐排列在桌上,又去找了一个瓷瓦罐子。
他先行打开装有断命草的盒子,一颗绿幽幽小草静趟在盒子中,如同街边杂草,无特别之处,仔细一看,才能看到底部一道紫色纹路细若如丝,难以辨别,因此才称为断命草。
不少孩童因玩耍把断命草当作普通花草送入口中,立即毒性大发,还未来得及送去医治已一命呜呼,这类事件在大陆上时常发生。
拎起断命草丢入瓷瓦罐子内部,紧接着把其余毒物一同丢入,手法熟练,未用肌肤碰到五毒。
又拿起木棍捣碎罐子毒物,一股刺鼻的味道弥漫在空气当中,稍不慎吸入些,立刻脑袋一昏,意识模糊,可见毒性之强。
南宫天撕开一片布块捂住鼻腔,又闭气聚神,快速把毒物捣得粉碎。
约捣打百次后,拿来一个碗子,把罐子内的汁液倒出来。
紫黑色的汁液诡异的很,气味更是让人作呕。
举起碗子,南宫天目视着汁液居然一笑,还未多做考虑,咕隆把汁液喝了下去。
这可是六种毒物的汁液,竟一口喝下,如此大胆!
其实,却非南宫天大胆,这五毒毒性猛烈,但一旦加入断命草就会出现奇妙变换,激化疗伤药性,虽仍存有剧毒,但实际上是一副疗伤圣药,能修复人体旧伤,适用于南宫天如今体质。
汁液入吼,冰凉通体,霎那间又如烈火焚烧,全身剧痛。
南宫天额头直冒冷汗,脸无血色,皮肤底下青筋蛇似蠕动,捂住腹部倒在床上全身抽搐。
毒性狂妄,毫无客气的散发剧毒似洪荒野兽肆意对身体细胞撕裂破坏。蔓延速度奇快,转眼间流动全身,便要渗入五脏六腑,哪怕是武者,一旦五脏六腑中毒,也难以拯救。
何况南宫天连武者都不是。
可是,奇怪的情况出现了,当剧毒正兴奋企图占据五脏六腑时,一滩浓浓黑色液体从五脏六腑渗出,不是毒液产生,仿佛一直存于南宫天体内,它见竟有人打它地盘主意。
毒蛇般张开獠牙要撕裂六毒汁液。
紫黑色汁液与黑色液体交织在一起,争锋相对,互不相让,都要蚕食对方。
南宫天感受着体内情况变化,苍白脸色绽放出喜悦,使劲全身力气,双指挺直,在身上点下了七十二的穴位。
当七十二个穴位点落后,两股液体竟倒流而出,连带游动血脉的剧毒一同从皮肤毛孔流出,化成黑色杂物黏在地上,极为恶臭。
南宫天从床上弹起,环抱而坐,一股气流从天地之间吸入体内,游动全身经脉,慢慢修复方才被毒液破损的地方。
大约一个时辰后,南宫天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皮,伸了伸懒腰,跳下床,用力挥了几拳,只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体内有真气流走。
“终于能踏入武道了。”
以前的南宫天并不是无法修炼武道,只不过还未成长起来便被常年殴打,又无认真医治,致使体内伤势不断积累,破坏身体经脉,最后积累到一定程度化成毒物占领了五脏六腑。
所以南宫天之后才无法修炼真气,踏入武道。
如今体内残留毒物清除,那么他便可以重新踏入武道修炼,不用再受人欺负。
“砰!”
沉醉喜悦之际,木门破开两半,一个熟悉身影走了进来。
又是南浦!
南浦虎目四扫,仿佛在寻找何物,最后停留在桌面几个木盒子上,气势冲冲上前大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双眼盯死南宫天,冷冰冰道:“是不是你这个野种偷了家族物品。”
居然把曾经装有毒物的木盒子随便拿在手中,南宫天心里佩服南浦勇气,但他未去提醒对方,对方主动拿起,也不管自己啥事是不。
幸好南浦是牛武二品的武者,有真气护体,要不然,就算木盒子残留的毒性,足以把他毒得口吐白沫,甚至丢掉小命。
还未等南宫天发话,南浦又注意到地上一滩黑色恶心的物体,猜测不去其来源,只好向南宫天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南宫天笑了笑,看了木盒子一眼,又看了地上黑色物体一眼。
此刻,即便傻子也都清楚南宫天想表达意思,更何况南浦不是傻子,他立马嫌弃把木盒子丢到远远一旁,觉让南宫天耍了一头,怒目相视,恶道:“你耍我?”
南宫天无奈耸了耸肩,“你一进来又没问我。”
哑然无声,南浦即便心中气愤,但南宫天说的又并无道理,确实自己冲了进来,还未问清楚情况,便把木盒子抓在手中。
“你这个放肆的小野种,竟敢跟我如此说话!”
理屈词穷的南浦一掌打出,夹带掌风,看似极具威力。
南宫天快速侧移,要躲开那毫不讲理的南浦掌法。南浦一掌能打出四石,南宫天还未曾踏入武道且身体刚刚恢复,固然不会硬碰硬。
一石等于一百斤,是玄黄大陆衡量力量单位。
南浦能打出四石,证明他那一掌有四百斤的威力,不容少视。
南浦只见对方一个侧步便把他掌法躲避,大感震惊,以前南宫天移动速度绝然跟不上他的掌速,可今日又怎能一下子躲开他的攻击。心中惊讶已让他暂时忘记了接下来的攻击。
没错,若是以前一身暗疾伤痛的南宫天当然躲不开南浦武功,而南宫天资质虽不比南岳湖要高,但至少比起南浦要好上不少,如今身体恢复,加上前世南宫天丰富的战斗经验,区区一个南浦掌法,破绽百出,躲避开来又有何难度。
今日挑衅南宫天不成,反被兄长南岳湖训导一番,现又受到南宫天戏耍,南浦从未感到比起今天憋气窝火,怒火简直让他冲昏了头脑,真气流转,连连打出数个掌法。
“追风掌!”
双掌犹如一阵阵吹风,卷得长袖猎猎作响,比起之前掌法威力又是猛了几分。
对方竟想取他性命!
南宫天脸色一沉,他早知南浦不会善罢甘休,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要对他下杀手。
那粗糙双掌如影随形,果真追风之名,始终出现在南宫天视线之内。
眼看就要迎上了,一旦被击中,不死也会落下一身重伤。南宫天当机立断,往后一跃,猛力一脚提起木桌,恰好阻挡了南浦攻势。
砰!木桌骤然四分五裂,激发木屑弥漫周围。
双掌再度袭来。南宫天大觉头疼,追风掌不愧南家看门掌法,攻势连绵不断,似风不断。
后方徒有木壁,已好无退路了,南宫天暗自苦笑,难道今日又要再死一次?
在苦闷之际,一道身影悄然无声,鬼魅飘来。又突然间仿佛有一股无形强大力量把南浦震飞,这一幕出乎南宫天意料,等回过神来时,一个乞丐老人挡在自己前方。
老人先是扭过头来,像是在打量南宫天。见此,南宫天十分困惑,他印象之中没有关于老人记忆。
但不管如何,老人帮他挡住了南浦,应无对他有加害之心。
本既要打中南宫天,岂料不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直让南浦怒发冲冠,一抬头大吼一声,“哪里来的……”
话语未落,恰然而止,南浦表情本满是怒意转化为满是敬畏,甚是精彩,忙站起身噗通跪倒在地重重叩了几个响头,“太爷爷。”
闻言,南宫天惊讶,这脏兮兮乞丐般老头竟是南家老太爷。
南顾雄一声冷哼,“你为何要对宫天下手。”
南浦颤颤回道:“是表弟说要和我切磋切磋。”
转过头去,南顾雄似在询问南宫天意思,却是目光一亮,仿佛观察到什么,最后未向南宫天问话,直接对南浦道:“你这臭小子好事多磨,别以为老头我不知道你整天干得坏事。”
“表弟你说是不?”
南浦果真不笨,会把矛头转移到南宫天身上。
“嗯,表哥说要试探我的实力。”南宫天笑了笑,“对不,表哥,我们一个月后再战如何。”
南浦呆若木鸡,虽不知为何南宫天为他解围,但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连忙点了点头,“对,我刚才是教导表弟武技的运用。”
见两人不多加追究,南顾雄也装了回糊涂,道:“好,老头我很期待。”
“你可以离开了,老头还有事情跟宫天说。”
有南顾雄在场,南浦岂敢不答应,如负重任松了口气,不得逗留半分,一溜烟逃离了。
下一章第4章 :炼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