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再回老屋子

走出严小优那个小区,在路边,我拦了一辆出租车。
坐到车里,我对那个中年司机说:“师傅,去樱花路。”
“好嘞。”
司机应答一声,便是启动了车子。
这个夜晚,我想要回到樱花路的老屋子那边去住。
不知道待会儿祁晴看到我的时候,会不会有些惊讶。
想来应该是不会,毕竟她一直是一个很冷静从容的女子,她的性子偏冷淡,对于任何事情都是处变不惊,给人感觉不食人间烟火。
记得自己吐槽过她好几次,说她不够接地气,叫她多发朋友圈,带她去做一些她可能会觉得幼稚的事情,我试图去改变祁晴的一些生活习惯,我之所以这样做,实际上是自己觉得好玩的成分居多,毕竟自己要是能够影响,并改造一个像祁晴这样给人感觉高不可攀的女神,那无疑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我想着,忍不住就笑了。我为什么要尝试去改造祁晴呢,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无聊了。话虽如此,但我也确实是想要让祁晴每天可以过得更加开心一些,所以我愿意把自己的一些生活乐趣分享给她。
哪怕是她觉得我这个人很幼稚,我也无所谓,只要在相处过程中,我看到她脸上有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当然,祁晴是一个极其自律的女子,她生活的重心,大部分都是放在工作上,她不像我这般无所事事,每天有时间去和无聊这种东西做斗争。
而我,想要去改变祁晴这样一个很有性格,又十分自律的女子,显然是非常不容易,道阻且长,所以我想要改造她这件事,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效。
除了因为与我比较熟识之后,会偶尔的在我面前流露出一些真实的小情绪之外,大多数时候,她还是那个初识之时,我感觉是集骄傲,聪明,冷静,克制于一体的美貌与才华并重的女子。
或许我对祁晴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因为她的身上有着很多吸引人的东西,又似乎有着谜一般的特质,让人忍不住为之好奇,从而想要去更加深入的对她进行挖掘和了解。
我不太清楚,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下,才能造就出一个如祁晴这般优秀的女子。
用一句话来说,祁晴这个女人的魅力,绝非仅仅只是因为她拥有着让人无可挑剔的极致美貌。
虽然我也谈不上有多了解祁晴,但就目前来说,我认为自己对她的这些分析还是十分准确的。
所以我知道,待会儿,祁晴见到我之后,就算她是有些惊讶,但肯定也不会表现出来。
也正是由于她是这样的性子,想要真正的了解她就会变成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很多时候你连她的喜怒哀乐都判断不了,又谈何去知道她的心里真正的想法。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在我看来,祁晴的内心就是一片海洋,哪怕它就敞开在你面前,它的神秘和丰富,也不是哪个人可以轻易探知的。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出租车开到了樱花路那边。
我用手机转账付了车费,下车之后,便拖着行李箱往老屋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这时,我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手机铃声也随之响起。
我拿出手机一看,这个电话是我爸打来的。
我按了接听:“喂,爸。”
电话那头,我爸沉声说:“说说吧,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咬了咬牙说:“爸,这件事等我回去再向你们解释吧。”
我爸恨铁不成钢的说:“林凡,你太让我和你妈失望了,你说你这做的都叫什么事,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说去江海就去江海,把香芋的爸妈晾在那里,他们可是特地来镇州看你和香芋的,结果你却来这么一出,你这样做,置人家长的脸面于何地?你知道你妈有多生气吗?”
“爸,你帮我劝劝妈,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再怎么生气也没有用,气大伤身,一切等我回去之后再说好吗?”
“你想想回来之后,该怎么去给香芋她爸妈一个解释吧。”
我爸说完,便是挂掉了电话。
我的心中充满了自责,很多时候总是这样造物弄人,它就是不让人好过,如果让我有机会重新做一个选择的话,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来一趟江海。
我不想欺骗他们,只是当下我不知道该怎么用比较适当的方式去向他们解释。如果我告诉他们,我是为了严小优,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丢下他们所有人跑来江海,他们怕是会更加的生气,因为他们并不清楚我和严小优的感情,就算是我告诉他们,估计他们也不能够理解!
可我和严小优之间,确实是有着可以为对方不顾一切的深厚感情,它虽然不是爱情,可在我心里,它和爱情一样重要!所以当我听到严小优发生意外,又联系不上她时,我是那样的惶恐!
只有我知道,当我再次见到严小优的那一刻,我是多么的开心!那种感觉就像是心中悬着的一块巨大的石头,一下子就落下了。
严小优对于我的生命而言,绝不仅仅只是一个要好的异性朋友这么简单,纵使以后我们都会有了各自的家庭,会渐渐的减少了联系。
但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直都不会变。
不管怎样,严小优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女人,我们虽然无法一直陪伴在对方身边,但无论是身处何时何地,我都希望严小优能够好好的,她一定要好好的。
这是我对严小优最深的祝福!我相信严小优她给我的祝福,肯定只会比我更多!
试问我有着一个天底下最最美好的学姐,她又怎么可以出任何事情呢!
她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将会造成我多么巨大的痛苦和遗憾!
经历过严小优这次出车祸的事件之后,我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珍惜严小优这个学姐!
我轻呼出一口气,然后掏出一支烟点燃。
想到接下来,又要在老屋子住上一阵子,我决定先跟老王打个招呼。
我吸了一口烟,又缓缓的吐着烟雾。
找到通讯录里老王的电话号码,我拨打了过去。
然而,电话响了很久,老王一直没有接听。
我心想明天再联系他也一样,将手机放进口袋里,我又拖起行李箱,向着不远处的老屋子走去。
到了老屋子那边,上了二楼,我敲响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