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110 虚惊一场

路上,陈香芋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她告诉我,他们已经点好了菜,问我是否快到了。
我给陈香芋回复道:“香芋,我现在正在去江海的动车上,我有急事要去江海一趟,你帮我向家长们解释一下。”
陈香芋立刻又回道:“林凡,到底是什么事情,你非得现在就去江海吗?你也清楚,今天双方家长见面,这对我们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香芋,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江海那边真的出了急事,我必须马上去一趟,你想办法,先帮我向家长们解释一下,等我回来,我一定亲自去向你爸妈赔礼道歉,可以吗?”
这一次,陈香芋过了片刻,才回复我道:“好,我会帮你解释的,你不能告诉我江海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香芋,真的特别感谢你的理解,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我现在没有心情去多说些什么,等我回到镇州的时候再向你细说。”
“嗯。”
结束与陈香芋的对话,我当即将手机给关掉了。因为我怕到时候我爸和老妈会打电话过来数落我,我现在真的无力去解释什么,也没有那个心情去多说些什么。
我心心念念的都只是严小优的安危,我是多么希望,等我到江海的时候,我可以再见到那个温婉漂亮的学姐,我多么希望自己只是虚惊一场!
心里头像是悬着一块石头,让我感到难以喘息!
现在想起来,在当初那段荒唐堕落的日子里,一直陪在我身边照顾我,给我安慰的那个人就是严小优,她的温婉漂亮,她的真实善良,都曾经温暖过我。
只是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太过于混蛋了,我不仅不知道领情,还经常故意气她,我记得有好几次,我甚至将她给气哭了。
那时的我,就像一只刺猬,时不时的炸毛,而接近我的人,自然而然的也就会被我给刺伤了。
我有些懊悔,当时的严小优,她又是怎样忍受着我的臭脾气,一次次的迁就我,原谅我,一次次的不计回报的帮助我?
相比较于严小优为我做的一切,我这个朋友能够为她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少了。
我想了很多有关于我和严小优的事情,我想红了眼睛!
动车到站之后,我下了车,然后随着人流一起过了安检通道。
出了动车站,我打量着周围的景物,呼吸着江海的空气,我的心情有些复杂,但我没去多想什么。
我走到一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第一个目的地,便是去严小优住的那个小区找她。如果她没有什么事的话,那里绝对是一个可以找到她的地方。
出租车开了大约20分钟,终于到了严小优住的那个小区。
我付了车费,下车之后,便拖着行李箱,向小区里面走去。
片刻后,我坐着电梯,来到严小优住的那个楼层。
带着强烈的希望和期盼,我敲响了严小优的房门。
我一边敲门,一边向着里面喊道:“严小优,严小优你在里面吗?在的话,快点出来给我开门。”
“严小优,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我敲了几分钟的门,正当我充满了失落,对这里不抱希望的时候,门终于被打开了。
我看到了站在我面前的严小优。
她还是那么漂亮,只是看上去气色非常不好。她受伤了,右手缠着纱布吊挂着。
在见到严小优的那一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虽然受了伤,但相比较那最可怕的结果,这显然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庆幸了。
之前听到严小优出车祸的消息,又联系不上她,我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它几乎让我崩溃。
而此刻,我却感到庆幸,庆幸自己虚惊了一场!
我一点也不喜欢受到惊吓的感觉,更加没有想过,虚惊一场,竟然也是一件这么让人感到庆幸的事情!
我注视着严小优,她也在打量着我。
终于,我笑着对严小优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严小优没有言语,她侧过身子示意我进去。
进入客厅之后,我将行李箱放在一边,然后坐在沙发上,我掏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抽一支烟,给自己压压惊的兴致。
严小优把门关上后,也回身来到了客厅。
尽管我先前万分担心严小优,心里紧张的要死,但此时此刻,见到她站在我面前,我却升起一阵不满的情绪,于是我向她问道:“为什么把手机给关掉了?你出了车祸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严小优咬着嘴唇,半晌说道:“你不是快要结婚了,你还来江海找我做什么,我不用你管我。”
她说完,便是背过了身子。
我耐着性子说道:“严小优,你给我转过来,看着我。”
严小优听了我的话,再次转过身子,她通红着眼睛与我对视着,却一言不发。
我的情绪失控,站起身来手指着她,大声说道:“严小优,你给我注意一点,你以后如果再出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一定不会。”
严小优眼中泪水打转,她终于带着委屈对我说道:“对不起。”
见到严小优这个样子,又看到她那只半吊着缠着纱布的右手,我很是心疼。
我走到严小优面前,轻声向她问道:“手伤着了,疼么?”
“嗯,有点疼。”严小优点头回应。
“怎么那么不小心?”
严小优没有言语,只是眼眸含泪的看着我。
我又问她道:“你这手伤得严不严重,好了之后会不会留下疤痕什么的?”
严小优摇头说道:“不会留下什么疤痕的,它就是骨折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接下来这段时间可得好好休养了。”
“我晓得。”
“你看你,长了一副这么完美的身材,有着一双这么好看的手和一双许多女人都羡慕不来的大长腿,拜托你能不能也知道珍惜它们一些,上次是伤到了腿,这次又把手给弄伤了,万一真给伤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你亏不亏?”
“我以后一定会注意安全的。”
“头发乱糟糟的,你去照照镜子,照这样下去,你这个女神,真要成了女神经了。”
“我已经两天没有洗头发了,你走吧,我不想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我当然要走,但在我走之前,我想先给你洗个头发。”
说完,我便去卫生间接了一盆的温水。
将它放好之后,我又招呼严小优过来坐好了。然后,我开始小心翼翼的为严小优洗起了头发,在洗的过程中,尽量不去弄疼她受伤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