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不是在做梦

回到家后,我给陈香芋发了一条信息。
我们又在微信上聊了一段时间。
我问陈香芋明天要不要来我家做客,陈香芋说过几天再说,让她有个心理准备的过程。
我有些哭笑不得,当然也没有去勉强陈香芋,毕竟涉及到见家长这件事,别说是陈香芋,就算是我如果要去见对方家长的话,我也必然会感到紧张。所以,我回复陈香芋好的。
我和陈香芋并没有聊太久,在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我们明天要去做些什么后,便结束了这次的对话。
我爸也回来了,他和老妈已经去休息了,所以我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回到房间后,我也开始睡觉。
时间很快过去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和陈香芋的感情逐渐升温,我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了娶妻生子这件事它离我已经是如此之近。
在上次陈香芋来过我家之后,老妈和我爸都对她很满意,所以这些日子,陈香芋很经常会到我家做客吃饭。
在我们开始交往的头三天时间里,我和陈香芋就已经一起在镇州找好了工作,我们并不在同一个公司,但工作地点却是相同,都在同一个工业园区。
所以,这段时间,我和陈香芋每天都是一起上下班。
我们是真正的打算在镇州稳定下来,然后开始属于我们的全新人生。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和陈香芋在相处过程中,有过很多次的情不自禁,可我始终没有和她突破最后一步的男女关系。
哪怕有几次,我们之间已经完全坦诚相见,但到了最后那一刻时,我却总是会退缩。
我知道这是我心里的愧疚感在作祟,我无法这么坦然的去彻底占有陈香芋。
因为在和陈香芋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我会时不时的不受控制的想到祁晴,想到严小优,想到江海的那些人和事。
我想到祁晴的次数是最多的,我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了祁晴,只是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心。
试问,我又怎么可以在心里怀着对另一个女人的爱时,去无耻的占有眼前这个打算要和我过一辈子的女人?
这对陈香芋一点也不公平,如果我真的就只顾肉体上那一时的快乐,就这么快的占有了陈香芋,我的良心一定会受到谴责的。
所以,我告诉自己,要真正和陈香芋突破最后一层关系,可以等到我们结婚以后再做不迟。
而我也会努力的去忘记祁晴,将她从我的心里剥离出去。
即便我对陈香芋的感情还远远谈不上是爱情,但是没关系,对于这个即将要成为我妻子的女人,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对她好,倾尽一切的去疼惜她,照顾她。
好在我每次到了最后一步却打退堂鼓的时候,陈香芋总是很理解我,她反而把我的这种行为看成是对她负责任的一种表现,她也因此更加的依赖我,更加的爱我。
然后,我们会用另外一种方式代替zuo爱,给予对方慰藉,为彼此解决生理上的需求。
或许,我真的不应该再去想太多了,能够有这样一个善解人意,漂亮又愿意迁就我的女人,愿意做我的妻子和我携手共渡一生,我又夫复何求呢?
这些日子,我和严小优联系的也比较少了,这是因为她最近一段时间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就在前不久,她还被单位选派去参加了一个野外生存的真人秀节目。
我和姜成还有顾汉这两个好兄弟之间的联系也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这当然不是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变淡了,而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琐事要去忙碌,以前我们都在江海,工作之余,能够经常坐在一起聚一聚。现在我回到家之后,彼此之间的联系自然不可能再像先前那样方便了。
至于我和祁晴,好像我们之间有着一种共同的默契,我没有主动去联系她,她也不会去联系我。
我有一种感觉,似乎我和祁晴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
或许终有一天,我们会变成那种只能偶尔在心里出现一下的普通朋友。
可能人生就是如此,有一些人,如果没有经常去联系的话,彼此间的关系就会渐渐变得疏远。
这应该也是我所想要的一种结果,毕竟从一开始我心里就很清楚,我和祁晴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上的人。
她的完美高贵,有时候真的能让身边的人自惭形秽。而我对她抱有的任何幻想,都会显得卑微可笑。
所以,就这样吧,有些人注定只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顺其自然就好,我们不需要去强求什么。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我对正在收拾碗筷的老妈说道:“妈,我去附近的公园转转。”
“早点回来。”老妈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点了点头,我爸从卫生间出来,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走过去,帮老妈收拾着碗筷。
出了门,我来到附近的清湖公园。
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然后边吐烟雾边散步,就那么将公园给逛了一遍。
我想了一些事情,包括接下来的一些人生规划。
陈香芋这几天被公司派去SH出差一个星期。
我们商量好,等她这次出差回来之后,我们就会安排双方的家长一起见上一面。
不出意外的话,在这次家长见面的同时,我们就会将彼此的婚事给定下来。
如果我和陈香芋能够顺利走进婚姻殿堂的话,那么我的人生到了现阶段而言,就不算是失败的。
因为当下我和陈香芋都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而我能够拥有陈香芋那么漂亮的一个妻子,我的生活只会让旁人感到羡慕。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我来到荡秋千的地方,然后坐在秋千上,将它轻轻摇晃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林凡,你回家后的生活过得挺滋润的嘛。”
这是一个我很熟悉的声音,但我却有些不敢相信,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这是祁晴的声音,我怎么会听到她的声音?
下一刻,祁晴从背后走到我面前,我终于看到了她。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毛呢外套,长发披肩,面容绝美,黄金比例的身材凹凸有致和严小优有的一拼,让人找不出可以挑剔的地方,那双完美的大长腿,让她看上去显得很是高挑。
我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传来了清晰的疼痛感,我不是在做梦。
在惊愣过后,我的心里很快就被一股强烈的喜悦感给充斥了。
我终于开口向祁晴问道:“你怎么会来镇州?”
“我这边有一个项目要谈,知道你老家就在镇州,就想着顺道过来看看你。”祁晴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刚刚去过我家了?”
“嗯,我见过叔叔和阿姨了,他们告诉我你在这边。”
我没有去问祁晴是怎么知道我家里的地址,因为她如果想要知道,自然很容易,蝴蝶,姜成这些朋友都可以告诉她。
我当然也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祁晴她是特地来镇州看望我的,她能够在来镇州的时候,有心顺道过来看看我,这就已经让我很开心了,这说明,她至少还是有把我这个朋友放在心里的,我们没有因为联系少,就变成了陌生人。
我虽然确实有强迫自己去忘记祁晴的存在,刻意不去联系她,想要将她当成是一个陌生人,但在我又见到她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还是很在乎她的。
因为,此时此刻,我心里的喜悦感是那么的强烈而真实,它是骗不了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