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快点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
这时,我看了下时间,对严小优说道:“学姐,差不多,我们该回去了。”
严小优点了点头,只见她从桌上放着的手包里找出一包纸巾,然后脸色平静的对我说道:“等我下,我先去上个卫生间。”
我点头说道:“快去吧,你们女人就是麻烦。”
严小优站了起来,高挑的身段凹凸有致,曲线起伏,她那化了精致淡妆的俏脸,在灯光下,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她并没有直接去卫生间,而是先绕到我这边。
我带着不解向她问道:“不是说上厕所,怎么跑我这边来了?”
严小优不语,却用手在我的腰间使劲的掐了一下。
“我靠!”我当即骂出声来。又来这招,这一招简直是每个女人都喜欢用来对付男人的必杀绝招!
在我开骂后,严小优掐在我腰间的手又加大了几分力道。
此时,我给疼的可以用恨不能对严小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来形容。
虽然我有条件可以很轻易便做到,但我明显不能那么做。
因为,女人掐男人的腰,是叫做给男人一个教训。
可如果一个男人也去掐女人的腰,那就只能被认为是在揩油,在耍流氓,似乎还给人有点变态的感觉。
看看,男女之间就是这么的不平等……
身为一个好男人,就应该让着女人一些。所以,我告诉自己,忍!
严小优掐了片刻,觉得解气后,这才松开了手。
“知道我为什么掐你吗?”严小优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掐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了。”我语气不善的回道。
说完,我故意吓唬严小优,作势便也要去掐她的腰。
严小优反应很快,她后退了几步,和我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
“你过来,让我掐死你!”
“我为什么要……谁让你说我们女人麻烦的。”
严小优毫不示弱的和我对视着。
然后她转身,一边得意的摇晃着手里的那包纸巾,一边迈着优雅的步子向着卫生间走去。
显然,她一点也不在意我刚刚对她的威胁。
也是,聪明如她,肯定是知道我不可能真的去掐她。
在严小优去卫生间的这段时间里,我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我仰靠椅子坐着,然后对着头顶天花板上的那个璀璨剔透的水晶吊灯吐着一个个烟圈。
那犹如冰雕般美轮美奂的吊灯,绽放着能够让人心神恍惚的梦幻光芒。
从我嘴里吐出的一个个烟圈,像涟漪一样,在灯光下不断扩散开来。
我放空大脑,不去想任何事情,在庸庸碌碌的生命中,很多时候,我们总免不了想太多,所以难得片刻真正的平静。
几分钟后,严小优从卫生间出来,我们一起离开了这家叫做“燃百味”的烧烤店。
坐在严小优的那辆白色安迪a6上,严小优启动车子之前,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对我说道:“对了,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那个问题呢。”
“哪个问题啊?”
“就是你说的,在烧烤店的时候,那个送果盘的男服务员他在走之前,为什么那么奇怪的看着我们?”
“你真想知道?”
“废话!”
“呵呵,你觉得他还能是怎么看我们,他是以为我们在包间里面做坏事呢。”
“做坏事?”
“是啊,他看我们孤男寡女在包间里面,而且还把门给反锁了……估计是以为我们在里面做那种坏事了。”
严小优有些羞恼的说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太无耻了……你们男的思想怎么都那么龌龊。”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这跟我们男的有什么关系,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龌龊的是他,是那个烧烤店的男服务员好不好?”
“那为什么那个男服务员的思想会那么龌龊?”
“这我怎么知道,要不我们去找他的父母问一下,为什么他们的儿子思想会那么的龌龊,确定真是他们亲生的?”
严小优笑了笑,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启动了车子。
将严小优送回到住处,我们道别,我拒绝了严小优让我直接开她的车回去的建议。
就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严小优却突然很用力的抱住了我。
我愣了愣,问她道:“怎么了?”
严小优平静的回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要拥抱你一下,可以吗?你以前抱我,我不是也没有拒绝你……”
虽然我和严小优之间,是比较经常会用拥抱的方式来表达彼此之间的感情。
但是之前我们的那些拥抱都是很轻很守礼的,印象中,我们很少有像这样用力的去拥抱对方过。
我没有过多的去把一个拥抱给想的过于复杂化了。我觉得严小优这段时间可能是累了,所以她只是需要一个可以让她获得力量的拥抱。
而我也想让她知道,不管任何时候她都不是一个人,她还有我们这些一直都会支持她的朋友。
想到这里,我终于也抱住了严小优。
……
我和严小优分别后,在附近找了一个比较容易打车的地方,在叫车软件上下了单后,便在那等待着出租车的到来。
这时,我收到了一条微信。
我打开一看,是祁晴她发给我的。
她在微信中问我:“你在哪里?”
我回道:“这么晚了还没睡?”
等了片刻后,祁晴又给我发了一条语音。
我一点开,便听到一阵猛烈的拍门以及踹门的声音,同时伴随着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骂骂咧咧道:“开门,臭婆娘,还不快开门,臭婆娘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告诉你吗的,再不开门你就死定了,轰轰轰……”
最后又是一阵用力的踹门声。
祁晴很快就给我发来了第二条语音。
“臭婆娘,你不出来是不是,好,有本事你就永远别出来,我去把电闸拉了,我看你要不要出来,别让我进去,否则我打不死你……”
紧接着在语音中便传出了拉电闸的声音。
听了祁晴发过来的这两条语音,不难判断出那是一个喝醉酒的汉子,正在耍酒疯。
只是不知道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傻逼,竟然跑到老屋子那边,把它给当成自个的家,在那里犯浑。
我赶忙给祁晴回了一条信息:“你把门锁好了,千万别出去知不知道?”
“好,我知道的,你可不可以快点回来。”
“我现在马上赶回去。”
虽然觉得祁晴只要躲在屋子里,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担心。就怕万一那醉汉闯进屋里,然后祁晴真被他给当成了臭婆娘,殴打一顿。
我开始有些急躁起来,又过了一分钟,终于有一辆出租车向这边驶来。
我忙是将它拦住,而后上了车。
路上,我不时的催促司机开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