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一笑,却没有马上回答严小优的问题,而是从身上摸出烟来,给自己点上了一支,我吸了一口,又将那些在肺里侵袭了一圈的烟雾给缓缓的吐出来。
对于我没有马上回答问题,而是先选择抽烟,严小优对此并未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她只是平静的注视着我,很有耐心的样子。
既然严小优她这么有耐心,那我就更不着急去回答她的问题了。
此刻,我那有些无聊的低级趣味的心理似乎又开始作怪。
所以,我又用力吸了一口烟,然后还变本加厉,将嘴里的烟雾给吐向严小优。
严小优终于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就知道抽烟,动不动就抽烟,一言不合就抽烟……是不是你们男的都这样。”
我笑了,说道:“说我们男的,你们女的还不是一言不合就自拍,怎么,就许你们自拍,不许我们抽烟?话说回来,一言不合就抽烟,这词你用得很好,得给你一个赞!”
严小优依旧是没有好脸色的说道:“好什么好,我没有在夸你。”
“当然好了……虽然话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但是想来以你那比较肤浅的理解力,肯定只能是很片面的认知它,而无法解读到它真正的精辟,精髓之处!”
“你说谁肤浅?”严小优怒视着我。
我抬手,笑着安抚严小优的情绪说道:“你先别忙着生气,先听我给你分析分析它好在哪里,看看是不是有道理,然后你再生气不迟?”
严小优语气依旧不悦,说道:“你要怎么给我分析?”
我又是一笑,说道:“这很简单,不是有句话叫话不投机半句多,还有一句话叫沉默是最好的诉说。而抽烟它恰巧又是一种最好的表达沉默的方式。如此说来,一言不合就抽烟,可不就是最正确的做法?你想啊,很多时候,要是大家都能做到一言不合就各自冷静的掏出烟来,默默的抽上一支,让彼此的愤怒都随着手中的烟燃烧殆尽,随着那些朦胧的烟雾飘散消逝,如果可以这样,那画面得有多和谐不是?这得免去多少流血事件啊……你不觉得,相比较于退一步海阔天空来说,还是一言不合就抽烟要更为实际的多。照我看,这句话就应该跟退一步海阔天空一样,把它当成名言警句,当成经典语录,给收录在汉语词典当中,并且给它注释上词语出自严小优和林凡的一次历史性的交谈,然后,我们就和它一起,名留千古了。”
严小优静静的听我说完,然后她皱眉说道:“你说了这么多,意思就是我们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且一言不合就抽烟,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是我说的,可是我那只是一个幽默的说法!”
“对啊,我刚刚说的,它也是我很幽默的说法,你难道不觉得我刚刚说的很幽默?”
严小优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没听出来哪里幽默了。”
我满脸不爽的回道:“怎么不幽默了,说到最后我们都名留千古了,这还不够幽默?”
“你觉得名留千古那么容易?”严小优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
“不然呢,我们之间的交谈都出现了名言警句,这还不能名留千古,这就跟孔子与曾子交谈,就跟周总理与挑粪工人握手寒暄一样,都是注定要被铭记下来的历史性一刻,这你都不知道,你该不是当主持人给当傻了吧?”
“你……”严小优听我说着说着就又把她给骂了,不由怒瞪着我,似乎是气的说不出话。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你厉害,你聪明,你有本事那你就去向国家文化局提出申请,让他们把一言不合就抽烟给收录到汉语词典中去!”
我瞄了严小优一眼,说道:“用不着那么麻烦,你现在不是当红主持人吗,只要你把这句话给发到微博上,它肯定一下子就火了!”
严小优撇了撇嘴,说道:“我才不会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这时,我的指尖突然传来一阵烫痛感,手反射性一甩,那原本被我夹在指间的烟,顿时被我给甩了出去。
刚才只顾着和严小优说话,没注意到手中的烟已经燃烧尽了。
“擦!”我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哈哈!”严小优幸灾乐祸的笑了出来,她说道:“活该,让你说到抽烟就来劲,歪理一套一套的。”
“你再笑一下试试?”
严小优虽然毫无惧色,但却憋住了笑。只是她那副忍俊不禁的样子,让我更加的郁闷无语了。
严小优沉默了片刻,然后笑着对我说道:“你经常在我面前抽烟,让我也跟着吸你的二手烟,时间久了我都感觉自己也有一点染上烟瘾了,现在看着你抽,我都有点想抽一下试试的冲动了。”
“真的假的,你想试抽一下?”
“是啊,这都是你给害的。”
我不言语,直接从身上摸出烟来,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递了一支给严小优,说道:“拿去抽吧!”
严小优只是注视着我,却并没有从我手里接过烟。
我向她问道:“怎么了,不是说想抽一下试试?”
严小优抬起手隔空对我作了一个扇打的动作,她有些俏皮样子,笑着说道:“我抽你!”
我当即怒视着她道:“你敢?”
她一点也不害怕,回道:“我为什么不敢,不然你把脸伸过来试一下?”
我无语了许久,终于问她道:“学姐,我发现你最近脾气够大啊,可别是来那什么了吧?”
严小优沉默了片刻,问道:“如果我是来了那个,那你会照顾我的情绪吗?”
我笑了笑说道:“如果是真的,那当然可以。”
“那你让我打一下!”严小优微笑着说道。
我脸一沉,一下子站了起来,近距离的俯视着严小优,说道:“你真想打我?”
“可以吗?”严小优露出期待之色。
“可以吗,你说可以吗?严小优同学,我看你是越来越不自量力了,你竟敢有打我的想法,说,是谁给你的胆子?”
我的双手在严小优的脸上,一边揉搓着,一边说道。当然,我的动作很轻,完全没有用力。
“你……混蛋!”严小优有些含混不清的说道。她的双手也在我的脸上胡乱的揉捏着。
打闹了一会儿,我们松开彼此。
此时,严小优似乎正在用一种想要把我掐死的眼神看着我,她说道:“林凡,我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敢这么胆大包天,肆无忌惮的揉捏我的脸的?”
严小优的问题,让我有些恍惚!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像是在问严小优,却更像是在问自己。
想一想,我和严小优已经认识很久了。而我们之间像这样打闹,开玩笑,也已经很久了。
严小优没有再说话,她带着些许温柔之色,替我理了理衣领。而我也趁此机会,将她那被我弄得有些凌乱的发丝,给拨到了耳后。
严小优对我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