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不太在意

“我桌上的记号笔被谁拿了?”
  “王总,我的印花再给我催一下啊,不然到期交不了样,客户那边真不好交代。好,那行,谢喽王总。”
  “老马,我台湾那边寄过来的3D标已经放到你办公室了,你有空给清点下数量。”
  “怎么会,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出了错一个个推来推去,总之我不管你们那么多,该翻工的全部给我翻工重新做过,这两天就是通宵加班你们也要把货给赶好了交给客户。”
  “小陈,我那个转印开版设计稿,还有采购数量,已经发到你QQ上了,你给查收下。记得要尽快给我安排下去做哈!”
  办公室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我坐在电脑桌前,打开着一张设计图,与加拿大的一个客户在skype上聊着修改意见。
  这时,吴月手里端着两杯咖啡,来到我的身后。
  她将其中一杯,放在我的办公桌上,笑着说道:“这杯是给你泡的!”
  我笑了笑道:“还是吴姐你服务周到啊,谢了!”
  “你用不着客气,我就是看你可怜,就顺便也给你泡了一杯咯。”吴月淡定的说道。
  我一听当即有些无语的瞪眼道:“请问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可怜了?”
  “两只,两只明亮又美丽的大眼睛都看到了。”吴月用手指着自己的眼睛,一脸得意的说道。
  我没好气的说道:“咖啡拿走。”
  “不拿,姐姐特地给你泡的咖啡,你小子敢不喝?”
  “我敢……我敢不喝么?”
  “哼,算你识相。”吴月嗔了我一句,而后她转移话题道:“你给看下我身上这条牛仔裤怎样?我昨天刚买的。”
  我打量了一眼,说道:“看着挺合身的。”
  “是吧?”吴月眯眼笑道:“我也觉得穿起来挺舒服呢。”
  我笑了笑,说道:“你先把手上的咖啡放下,再转一圈给我看看效果如何。”
  “行。”
  吴月点头,随即她也将手上拿着的那杯咖啡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而后她在我面前转了个圈,笑问道:“怎么样?”
  “不错,不错。”我点头,说道:“穿着它吴姐你那双大长腿简直能把人的魂儿都给夹走了,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话没有说完,故意卖了个关子。
  不出所料,吴月很好奇的问我道:“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随意的笑了笑,道:“最重要的就是,它将吴姐你那个臀部给勾勒的尤为的傲娇挺翘啊,看着真是太性感迷人了,要我说,这件牛仔裤你买的那是真心的,值了!”
  吴月听后,当即脸红的啐了一口,她翻着那双媚波明亮的大眼睛道:“勾勒你个头哦,就知道从你小子嘴里说不出来什么好话。”
  “哈哈。”我大笑出声。
  吴月剜了我一眼,拿着咖啡走掉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在离下班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我收到了祁晴发来的一条微信。
  她问我今天下班后是否有空和她一起去买几株盆栽。
  我想了一下,今天手头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需要加班去处理,而且下班后也没有其他什么约会。
  于是便回她道:“可以的,有空。”
  祁晴很快又给我发了一条,道:“那你几点下班,公司在哪里,到时候我过去接你吧。”
  我想了想,回道:“6点下班,不过不用这么麻烦,你不用特地过来接我,我知道有一家挺不错的卖盆栽的店,它离你公司那边比较近,我下班后直接去你公司找你,到时候我们再一起过去就可以了。”
  “那行。”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不太想让祁晴来我公司这边接我。不太想让她看到自己的小破公司。
  公司其实不小,也不破。但是和祁晴的BAILY相比,那可就相当的相形见拙了。
  祁晴应该是知道我在一家叫做美奇的服装公司上班,因为她可是见过我的那份FIRSTDREAM设计方案。
  但她肯定不会对我那个公司感兴趣,这一点从她问我公司在哪里也可以看得出来。
  而我的公司,在江海市的确也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民营小企业。
  公司之前说的可以同时搭线VERSACE和BAILY这样的大企业,那完全是要建立在FIRSTDREAM设计方案已经取得成功的前提下。
  至于现在,公司显然还没有让人家高看一眼的资格。
  就拿乔治来说,他至今为止可还从未到过公司一次。
  所有的事情,他都是直接跟我一个人联系的。
  可我又为什么不太愿意让祁晴见到自己的公司呢?
  思来想去,我忍不住叹气一声。
  归根到底,还是那自卑的心理在作祟。
  下班之后,我出了公司,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去BAILY。
  车开了一段时间,就在这时,我又收到了一条微信。
  我打开一看,是严小优发给我的。
  “林凡,你现在可以过来我住的地方么,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帮我买一瓶红花油。”
  “你怎么了,好好的,你买红花油做什么?”
  “卫生间的灯坏了,我刚刚不小心脚崴了,摔了一跤。”
  “怎么这么不小心,那你现在没事吧,摔的不严重吧?”我当即很担心的问她道。
  “很疼,现在脚好疼。”
  “学姐,你等我一会,我现在马上过去你那边。”
  “嗯。”
  结束和严小优的对话,我立马对开车司机说道:“师傅,不去BAILY那边了,我现在有急事要去玉景国际。”
  司机没说什么,直接调转方向,往玉景国际开去。
  反正不管去哪里,都少不了他的车费。所以,对他来说,载我去哪里都一样。
  在车上,我给祁晴发了一条微信。
  “临时有点急事,不能跟你一起去买盆栽了,抱歉。可以的话,明天我们再一起去吧。”
  信息发出去后,如石沉大海。
  许久,我也没有收到祁晴的回复。
  而我也并不太在意,因为相比较于严小优摔了扭伤脚而言,与她一起去买盆栽的事,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
  毕竟买盆栽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做的事。
  又或者说,现在祁晴在我心里而言,还远不及严小优那么的重要。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玉景国际。
  在附近的医药店买了一瓶红花油后,便直接往严小优住的楼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