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星辰伴 (书号283811)

第36章 转身

“他真的来了啊,不像是开玩笑的。”一个妹子对她说到,脸上挂着的是一副同情的表情,还问她要不要让自己班里某些人先躲好。
她摇了摇头,嘴巴里嘀咕了一句:
“自作自受。”
“他一直在看你啊,我看他表情是那种很难受的表情。”另一个妹子在旁边插了一句。
她知道她走后,他也在人群中久久地寻找着她的身影,之所以她没有回头,只是希望能给自己一点时间,慢慢地去记得他的好。
四兄弟这时候还在旁边的一家餐馆里面吃着晚饭,裴宇轩引出来一个很奇怪的话题,他问周围几兄弟那男的会不会吓死。
顾星辰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但是心里早已经希望他死上一百次了,每种死法在他看来都不为过,而唐挚远觉得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估计是要吓得不轻。
“那么,明天中午,要他好看?”顾星辰说着,目光扫向了面前的三兄弟。
“就等你这句话了。”
次日,中午时分,宿舍。
两个人扑地倒在了床上,着实是累坏了的表情,但是却只上了半天课,就不禁地抱怨了起来,“哎呀,什么时候这补课才到头啊?”
靠窗那张床上的家伙瞥了他一眼,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媳妇还在楼下呢,我女朋友就不在这里,你知足吧你。”
叮咚~
“谁啊?!”靠墙的那家伙不耐烦地喊了一声,嘴里嘀咕了几句脏话,心想是谁在大中午地来找他们。
靠窗的那家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觉得是他的小媳妇来找他,他已经准备好看好戏了。
靠墙的那家伙不好气地拉开了门,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楼下的保安。
“你好,你是陈?”
那家伙点了点头,保安却赔着笑脸说到:“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昨天忘记和你说了,今天有你的朋友中午给你送东西吃,好像他们说是坐车过来的,他们已经来了。”
那家伙并不知道是什么朋友回来找他,觉得应该就是隔壁楼寝室的同学,但是这句坐车他就有点疑惑了,这么两脚路还需要坐车,但他觉得可能是保安听错了,就叫保安待会放他们进来。
嘣的一声关门声,靠墙的那家伙走了回来,又扑地躺到了床上,脱得赤条条地,“我还以为你说对了呢,以为也是我小媳妇来找我了,要真是她,我肯定给她按墙上。”
里头传出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什么媳妇胸好小捏捏就大了之类的话全部都传了出来。
门口的几位倒是全部将这些听进了耳朵里面,严禹活动了下脖子,把指虎套在了左手上,走上前去叫门,后面的三兄弟早已经摩拳擦掌,尤其是顾星辰,甚至打算冲进去直接一拳抡上去。
砰砰砰……
床上的两兄弟交换了下眼神,靠窗的那个说这次肯定是他的小媳妇,靠墙的那个说是隔壁那栋楼给他送吃的,他起身一边跟后头靠窗的那个聊着小媳妇的事情,一边走过去开门。
“我跟你说,这个邬雪月真的是我捡到宝了,还多亏我跟她做了一阵子同桌。”
吱呀一声门被拉开了一条缝,靠墙的那家伙刚把头探出来就挨上了一击重拳,四个人一哄而上,严禹直接拎着他的脖子给他抬到了房间中央,“姓陈的,我坐车过来了,是不是很惊讶?嗯?”顾星辰鼻子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
那个靠窗的掏出手机,一脸无畏地样子看着眼前的四个人,说是他打个电话整栋楼的人都会过来,“你们四个这次还想走?”
唐挚远直接绷紧了全身上下的肉,站到了他前面,一字一顿地让他发消息,就说发不出去就给他打成肉罐头。
靠窗的那个也是个好事的主,直接当着唐挚远的面解锁了手机,密码刚刚输入完毕,直接就弹进了QQ界面,他刚想去点班级群,一个左轮手枪的头像赫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尝试着去切掉这个聊天框,但是仍然只是徒劳,唐挚远笑笑干脆转身过去,他也懒得跟这个没关系的人多废话。
姓陈的早已经面色发青,被严禹给按到了床上,顾星辰走了过啦,给了他胸口一下,“怎么样?喜欢要我坐车过来?现在爽了?”
“不敢了,我不敢了。”陈居然只是一个嘴上功夫了得的人,这点顾星辰也是没有预料到的,给三兄弟使了个眼色,四个人摔门而出。
按照Cain告诉他的消息,上课时间快到了,一旦待会楼上楼下隔壁楼的人全部涌过来他们四个是肯定干不过的,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买卖他肯定不干。
刚走到半路上,上课铃就响了,唐挚远和裴宇轩一下子慌了,然而顾星辰完全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你以为他们都认识我们?”
听到这句话,四个人慢慢悠悠地在三楼走廊上走着,然后一步一步地从楼梯上走下,刚走到二楼,他转头看了眼二楼出来的人群……
人群中还是有一点,像光一般吸引他的眼球……
平刘海、瓜子脸、快吃没的梨涡。
还有一直不变的,就是那对眸子。
“你还是来了?”邬雪月侧着脑袋问着他,他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慢慢地和他梦中的情人,一步一步从楼梯上走下,他享受着这一过程,因为可能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走到门前,邬雪月停住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在我心里,他没有这个资格去碰你,永远。”
说罢,顾星辰最后给以了一个笑容,手轻轻地在她的脸上蹭过,但愿用这个去永恒她的容颜,这才是他理想中最礼貌的告别。
转身勾上了唐挚远的肩膀,他似乎还保持着刚刚的微笑,的确,在三兄弟的眼中,他足够坚强了。
晚饭后,他独自一个人静静地走下楼,是的,只有他一个。
冬季的杭城,天黑的总是很早,往往这种时候,早已经可以遥望漫天的星辰。
他对星空的热爱,似乎早已经铭记于心,就像唐挚远的且听风吟一样,那样的令自己清晰,令外人感觉不解。
耳机里播放着那时候邬雪月推荐给她的歌曲,曲中每一个音符,都是那样的熟悉,就像当时他们相互拥抱一样。
但是最终,曲未终,人已散。
梦里的那个声音所说的,他都还记得,所谓的惩罚,他似乎都已经接受了,除了那些他本不该接受的。
至于忏悔,他早已对着星空呆呆的默念,似乎是能听见一两声的星语,但总是少了些,能让他去守护的东西。
他转过身去,面对着墙壁,手机上空间里的嘻哈,似乎就在眼前,但就是没有这个心思去畅怀。
一条推送,默默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总是希望下一秒,美好的事情就会发生。”
他无意间再次地抬头,不禁居然忘记了一切,今夜的满天星空,居然是那样的似曾相识,闪烁着梦里那样淡蓝色的幽蓝。
似乎的确值得去纪念,这么一个深刻的时刻,他向右滑动着手机屏幕,相机的页面显现在屏幕上,星空的绚丽在相机中,似乎并不是那样的动人。
嘀嘀嘀……
时间仿佛再次凝结在了这一刻,他听见的居然是特别关心的提示音,这一声似乎已经过了半个世纪了。
“星空,在这一刻,才真的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