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星辰伴 (书号283811)

第25章 梦土

也就在这种环境下,整个六班进行了期末考试。
顾星辰走出考场的那瞬间,满满的都是生无可恋,因为他觉得试卷真的非常的难。但是结果到最后还是出乎他意料的,几乎裸考的他这次又是一个第八名。
“嗯,第八,可以。”父亲端着成绩单细细地看着,“说吧,要求你都提出来。”
这个要求顾星辰在心中其实是想了很久很久的,从他开始认真复习那一刻就在心中萌芽,他要求自己考出一个好成绩来做为去杭城玩的条件。
最后成绩还是没有辜负他,父亲也就点头同意了,叫他自己安排行程,“你注意身体,别再得什么大毛病了。”
顾星辰问了下几兄弟,特别是唐挚远,因为他上次说特别想去看一下邬雪月的样子,结果往往事与愿违,上次没看到不说,这次本来十拿九稳的一次机会,唐挚远告诉他说他要回乡下过年。
“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让你看见邬雪月的模样!”顾星辰最后这样子一番话,让唐挚远甚是感动,一个劲地说好。
裴宇轩则表示顾星辰到哪里他就到哪里,严禹则一直联系不上,最后顾星辰想出来叫墨翦伐一起去。
“咦?”墨翦伐用语音回复了他,不知为何,顾星辰渐渐喜欢上听墨翦伐的娃娃音了,感觉特别魔性,“你要叫我去杭城?好啊,我愿意做你的电灯泡。”
还是墨翦伐了解地最为透彻,顾星辰的本意其实就是想让这两个兄弟去给他助阵,当僚机或者当个电灯泡。
最后顾星辰也就找到了这两个老哥们,想想也够了,杭城那边还有个冯政宁呢,到时候可以出来吃个晚饭啥的,说白了又可以多一只僚机。
第二天中午商业城前……
三个身影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聚集到了一点,裴宇轩穿了个冲锋衣,墨翦伐则是深蓝色的棉袄,顾星辰则比较讲究了,一身黑色的风衣,他这套打扮明摆着就是给邬雪月看的。
三个人二十分钟不到的功夫就已经坐上了去杭城的动车,本来顾星辰是打算叫于佳俊来接他们的,谁知道杭城还没有放假,那只好麻烦冯政宁绕远路了去车站接他们了。
等他们到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刚一下动车,墨翦伐一脸神秘地指了指右侧的出口,“你们看啊,那里有个大头,你们猜是不是冯政宁的。”
顾星辰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垃圾桶旁边露出来了一个大头,看起来跟冯政宁的非常匹配,因为冯政宁就是那种微胖的类型。
然而裴宇轩并不这么认为,三个人准备打个赌,拿晚上的晚饭来打赌,三个人以不同的角度靠近了那个垃圾桶……
“嘿!”站在垃圾桶后面的顾星辰大喊了一声,垃圾桶那边的大头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来,一张熟悉的脸就摆在了顾星辰面前。
“你看嘛…”墨翦伐跟了上来,“我看人怎么会走眼?宇哥!晚饭你的让我多吃几口噢~”
裴宇轩只好自认倒霉,然而刚刚靠在垃圾桶上的冯政宁则是一头雾水,并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聊什么,“出租车给你们叫好了,晚饭去哪里吃?”
顾星辰做了个前进的手势,待四个人都坐到了出租车上,他对司机说到:“去杭城的第十五中学。”
第十五中学就是顾星辰毕业的那个初中,他那地方他最熟悉,而且他打算趁此良机先回去看一下自己的老师,再在旁边找一家熟悉的餐厅坐下来吃顿饭。
当顾星辰再次看到熟悉的街道,他发现学校附近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还是那家熟悉的快餐店,旁边的网吧依旧红红火火营业着,这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回忆。
车再往前开,学校旁的风景依旧是他最熟悉的样子,冬天的灌木丛无声地立在路旁,他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他们再次变成绿色的了。
学校还在正常上课,保安同志看见他们四个人在学校门口徘徊,就过来盘问,但是一看到顾星辰就终止了这个念头,“哟呵?小兄弟回来看老师啊?”
顾星辰发现眼前的正是几个保安当中他最熟悉的那个,曾经顾星辰值周的时候经常和他谈天说地,“是啊我回来看老师,师傅开下门呗。”
保安同志很配合地开了门,三个人跟着顾星辰走进了这个顾星辰口中梦开始的地方,他选了左侧的林荫小道,曾经每天来上学的时候,他都会经过这里,偶尔也会驻足,听听风吹过的声音。
走上教学楼的台阶,眼前的正是初三三班,“我以前就这个班的,”顾星辰朝里面探了一头,并没有人,“没人哎,我们进去看看。”
顾星辰直奔那个讲台,俯下身去看他曾经在毕业前夕留给自己的句子,居然还在!没有被擦掉!
他的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当年的十月,他和邬雪月的故事主要都发生在了这里,上课的时候他静静地看着右边自己的女朋友,无论她是在玩笔发呆还是在认真听课,渐渐地就喜欢上了看她的侧脸。
几个兄弟围了过来,俯身下去看他之前写的句子,看完之后异口同声地对他说到:“非主流,非主流。”
下课铃响了,他不想在这个曾属于他的教室里停留太久,带着三兄弟直接离开了学校。
“为什么不多回忆一下啊,为什么不去看看你的老师啊?”墨翦伐一路上用娃娃音问着他,很是好奇的样子。
他最后驻足在了学校的大门前,“我曾经在离开杭城的时候就默默发誓过一定会回来的,这一刻我真的回来了,一切都像是从前的样子,希望她也还是曾经的那个样子。”
“肯定的嘛,”裴宇轩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有情人终成眷属对吧哈哈哈哈。”
夜色渐渐地笼罩了下来,沿街的网球拍造型路灯纷纷亮了起来,给人一点街头繁华落尽之后的余温,四个人走在街上,影子拉得长长的,顾星辰从四个人的影子中,似乎看到了曾经的他们。
他选择了街角的一家创意造型寿司店,曾经邬雪月有段时间非常喜欢吃寿司,他就经常带她来吃这个,结果吃了将近三个星期,把她的脸吃得肉嘟嘟的,本来好看的下巴都有点吃进去了。
他们坐在了靠窗的座位上,墨翦伐最先开始了点菜,然后裴宇轩和冯政宁也加入了他的行列,“你们帮我的也点了吧,我休息会。”顾星辰这样说着,转头看向了窗外。
窗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飘起了小雨,寿司店的风铃叮叮地想着,他转头看着来着,是一对情侣,男的正在收起给对象撑起的雨伞,不由自主地,他也想起了那个放学后的傍晚,天也是下着小雨,他第一次给自己的心上人撑伞。
风铃不再响了,只有窗外的哒哒的雨声在空气中回荡着,周围的三个兄弟的谈笑,他并没有在意,只是淡淡地望着窗外,隐约见似乎听见了:
“哎呀你会不会撑伞啊顾星辰”
他抬起头,只有雨声罢了,可能很少有记忆中那与她如此亲密无间的雪月风花了,他打开手机给她留了个言,意思是明天抽个时间见个面,时间她定。
饭似乎解决得很快,四个人准备踏上回宾馆的路,顾星辰走在三个人的后面,出寿司店时,看着周围玻璃上琉璃般的雨痕,记忆中也曾有这么的一个傍晚啊。
回到宾馆,顾星辰接到了邬雪月的消息,邬雪月表示她明天可以在吃中饭前见他一面。
“十点钟,我们在图书馆碰面吧。”
这时候一个顾星辰看来极佳的主意涌上心头,“你明天别吃早饭哦,我请你吃好吃的。”
听到好吃的邬雪月自然很激动,连声说好,此时的顾星辰已经在下楼的楼梯上了。
他转过一排店铺,走进了一种家中,“您好,订一个生日蛋糕,明天上午十点来取。”
最后在宾馆前的小黑板前驻足,那上面经常有人留下自己的情话,顾星辰曾经也经常这么做,为得就是能让自己记住和邬雪月相处的日日夜夜。
黑板上写着一句话:每一个追梦者都不会因追梦而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