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星辰伴 (书号283811)

第24章 叫我哥

政教处外的夜路。
光头教导主任行色匆匆地走进了校长的办公室,“那个人给我们的消息是正确的,这个准备逃学的人被我们抓回来了。”
“这个事情性质很恶劣啊!”校长说着拍了下桌子,“不仅是要查处同伙,渎职的老师都要做检查,包括你这个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搓了搓光头,哦了一声转过身去,嘴巴里嘀咕了几句,并不是很情愿,因为这事情本来就和他没关系。
校长站到了窗前,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的萤火虫,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他转头看着两个体育老师押着一个胖子走了进来。
校长走上前去瞪着眼睛看着严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出来,你的同伴哪几个人?”
“我?”严禹打趣般的抬起头,“我没有同伙,只是你们的人不够敬业罢了。”
“哼。”校长冷笑了下,拍了拍他的肩膀,“破坏学校信息系统,光光这个我就觉得你做不到,说出来!你的同伙是谁。”
严禹并没有被校长故作强硬的态度给吓到,他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嗯?凭你校长身份猜么?”
校长听完这话后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确实不能这样猜,但是我,我能,开除你!”
“开除我?”严禹笑了笑,摇了摇头,“不错你确实可以这样做,但是你这心理素质不行,我理亏反而你自己结巴起来,真是可笑。”
校长二话不说就一个箭步冲到桌子旁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张单子,抓起笔刷刷地写了几笔,又从一边拿起钢章往纸上猛地一拍,仿佛纸上就停着一只苍蝇似的。
严禹仍然是含着笑容看着校长气急败坏,他觉得这十分可笑,校长拿着纸在他面前晃了晃,“你被开除了,可以走了。”说罢,摆了摆手,背起手坐到了办公桌前。
严禹瞥了眼手上拿着的劝退声明,并没有什么伤心,甚至连一丝心情的波动都没有,他转过身去,让纸瞬间裂成了碎片,洒向空中,“我自己会走,不用你劝退。”
第二天,严禹独自一人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前,他心里突然有很多话想对这个平时他看作死对头的班主任说。
班主任的身影远远地出现在了楼道,他转身过去看着班主任一步步地走进了,才发现班主任她的眼睛特别得肿,像是哭了很久。
“你还知道回来啊?逃学被抓?”班主任看到他还是忍不住数落了他几句,但是居然带上了笑容,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让严禹坐在了她旁边。
“老师,我其实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严禹在一旁小声地说到,“我纪律不好,但是你总是不厌其烦地提醒我,我真的很,很感动的。”
班主任笑着摇了摇头,跟他说了一个很简单的事实,“你说你最对不起的是我,确实你对不起我,但是我说你最对不起的是你的同伙们,同伙是谁总不用我明地指出来了把?”
严禹一惊,“你怎么知道的,你不会去把他们全都卖了吧?”
班主任站起了身,站到了他旁边,“当然不,你们都是我的学生,你们就是再坏,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好孩子,可以原谅的,所以我不会去告状。”
严禹双腿颤抖着站了起来,他没想到的是,在他眼里看起来风华绝代,并不是什么好东西的班主任,居然思想也是那么善良,此时他甚至想哭,但是他最终还是拼命忍住了。
“跟我回趟教室吧,班里同学都舍不得你的,你有什么话趁这个机会抓紧说掉吧。”
204四兄弟在班级里看见了严禹,他看起来特别地憔悴,像是经历了一夜的严刑拷打似的,班主任也默然了,呆呆地站在讲台前看着严禹的身影走回自己座位坐下,把抽屉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放进了自己的书包。
“严禹,他的事情我想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大家有什么可以说的,跟他说说吧。”班主任说完这句话,忍不住哽咽了起来,虽然严禹平时是她眼中的差生,是全班纪律的破坏者,但是在这种离别的场景下,她还是希望每一个她经手的学生,都会有更好的未来。
更多的,她似乎不忍心看着他的离去,干脆直接转身离去了。
严禹背起书包,向前推了推桌子——桌子变得那么轻,那么的空,就像他没有来的时候一样,周围的同学都纷纷站起身来,就连平时那几个死对头都站起身来为他送行,鼓励声,告别声不绝于耳。
他走到讲台上,轻抚了一下早已被值日生擦干净的讲台,“额,我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站在这里讲话吧,平时其实挺羡慕班长他们能站在这里正大光明的讲话,而我却落了个开除的份,最后站在这里讲话,我,我希望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吧,不要有人走我的后尘了。”
他走到了教室中间的过道上,慢慢地停了下来,注视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仿佛是要去记住每一个人的脸,仿佛是一种最深刻的告别,似乎又是一种鼓励,鼓励班里的每一个人都去拼搏,不要像他一样玩弄青春。
“肯定很多人都想知道我是怎么逃学的。”严禹露出了一脸的自豪,“我们差点就成功了,我当时几乎是不抱希望的,但是,因为你们——我的兄弟们,让我看到了无尽的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很优秀,我严禹这辈子欠你们几兄弟一个人情。”
校长这时候居然也站在了门口,默默地听着他说完了这句话,“说的很好,我很佩服你的情义,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的同伙们就在这群人之中了呢?”
“你找不到他们的,你只要知道就我一个就行了。”严禹的表情异常地无畏,甚至其实开始压倒了校长。
“都说了,有难一起扛,你出什么风头!”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全班人的目光都纷纷投向了那个人。
他,叫顾星辰!
“校长,”他死死地盯着校长,“是我入侵了学校后台,破解了监控管理员密码。”
话音刚落,全班议论声迭起,“原来班长真的是黑客啊。”
“是的啊,好厉害的说,听说学校监控都让搞得一团糟。”
“哎,校长,还有我,给他找到了全部监控的位置。”裴宇轩站了起来,拍了拍左边的顾星辰。
“我弄来了请假单。”唐挚远也站了起来,两兄弟给了他一个大拇指。
“当然,还有我咯。”墨翦伐站了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的娃娃音似乎有些破坏气氛,下面好多女生都笑了起来。
校长无话可说,一个劲的点头,严禹独自一人走到了讲台上,转身看着台下站着的四兄弟,“跟你们做兄弟,无怨无悔,哪天我们再来相聚!兄弟几个可别忘了我啊,”说罢独自一人向前门走去。
“严禹!”唐挚远喊了他一声,几兄弟跟着喊了起来。
严禹的背影在四个人的视线里站住了,“别叫我严禹。”
“叫我哥!”
上一章第23章 翻车
下一章第25章 梦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