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星辰伴 (书号283811)

第3章 坦克与墨水妹妹

四个人风风火火赶到寝室的时候,那两个室友还没有出现,严禹从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搬出来了一大箱香蕉牛奶往桌上一放,“随便喝!”
顾星辰也拿了一瓶,拧掉瓶盖喝了起来,他其实对酸奶情有独钟,特别是加了叶肉的那种,他觉得特别的香。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有些沉重的那种,四个人也纷纷猜测来者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门被推开了,四个人的目光一起投向了门口,只见一个拎着大包小包的同学站在了门口,他的身材看起来很壮实,虽然身上几乎压满了行李,但是走路依旧十分稳当。
顾星辰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他那似墨画上去一般浓郁的眉毛特别出众,而且脸棱角分明,用严肃来形容他再好不过了。
“啊,大家都在啊,我来晚了不好意思。”他刚把大包小包放下就客气上了,顾星辰递上去了一瓶香蕉牛奶,他也不见外地喝了起来,看他的样子是渴得不行。
他穿了几口气,起身把包都打开了,几个坐在那边的室友交换了一下眼神,一拥而上,帮他把棉被啥的都拿了出来,也把他的床铺收拾得井井有条。
“啊--室友都这么客气的吗?”他这样说着,搭了把顾星辰肩膀站起身来,“我叫唐挚远。”
“顾星辰。”顾星辰这样回答到,转向了三人,把那三兄弟给唐挚远一一介绍了一遍。
“话说,各位有外号吗?”顾星辰突然脑回路奇特了起来,“我想以后,就叫裴宇轩宇哥吧?”
裴宇轩似乎挺喜欢这个昵称的,就问严禹介不介意哥几个叫他胖子,因为他体形最庞大。
“可以可以,没关系。”严禹点了点头,指向了鑫素凯,“那么你,凯哥?”
鑫素凯依旧面无表情,说了句无所谓。
“哎,”裴宇轩拍了拍唐挚远,“那么你叫什么?远哥?”
“哎哎哎……”唐挚远连连摆手,“远哥不敢当,我应该是最小的。”
顾星辰问他会些什么,他说也没什么会的,自己长得确实壮实但是体育也是个二把刀,其他的就更不精通了。
顾星辰突然灵机一动,“就叫你坦克了,你看怎么样?”
“哎,坦克!这个好!”裴宇轩迎合到。
“可以的,听起来很亲切。”
见到唐挚远如此表示,兄弟几个也开始打开了话匣子,但是偏偏就在这时候,门口看门的老大爷吹哨了,意思是到出寝室的时间了。
这下倒是好看,回教室的路上,五个人并排走在校园的柏油马路上,严禹走在最前面像是带头大哥。后面紧跟着的是裴宇轩和鑫素凯,似乎因为他的颜值,又或许是因为鑫素凯的大长腿,路上时不时有女孩子看向他们。再后头的是顾星辰和唐挚远,唠着家常便饭。
他们其实也都不敢相信,刚认识的新伙伴感情会有这么铁。
回到班里,班主任已经站在了台上,见到人到齐,班主任说二十分钟之后教导主任回到班级里进行一个简短的讲话,又用萌妹一样的声音强调了一边纪律。
教导主任是一个光头,头发秃得十分的彻底,日光灯照在他头上都有些反光的那种,不过普通话倒是讲得十分标准,而且声音异常雄厚,下面的同学们听得都是非常认真。
前门的吱呀声打破了原来良好的寂静,一位身着运动衫的男生从门缝中穿进了教室,只见他看了眼台上的教导主任,嘴里嘀咕了句,又看了眼台下聚精会神听讲座的同学们,突然一声娃娃音如破空之势,从一片低语中脱颖而出。
“我来晚了。”
全班的目光在这一刻几乎同时聚集到了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孩身上,裴宇轩一脸夸张地问顾星辰:“刚刚那声音是那人发出来的?”
“是……的吧?”
“太好笑了,”裴宇轩把头埋到了桌子下面嘿嘿嘿笑个不停,“这男的说话怎么跟个小姑娘一样。”
班主任把原本给他的位置给占了,就在顾星辰他们前面,见到那个男孩在门旁边有些尴尬地站着,班主任站了起来叫他过来坐。
那男孩踩着小碎步到了老师旁边,用那种娃娃音谢过了老师,坐到了位置上。
前排的唐挚远问那男孩叫什么,那男孩转了过来,用娃娃音回答到:
“墨翦伐。”他回答到,而唐挚远完全不知道他那名字怎么写,他见唐挚远一脸懵逼,从书包里掏了本书递给唐挚远。
唐挚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转过来在顾星辰的本子上写了那人的名字,而顾星辰也不知道唐挚远写的是什么,还好裴宇轩语文水平还是说得过去,给几个兄弟科普了一下中间那个字怎么念,兄弟几个才明白他名字怎么读。
“宇哥,这人跟我们一个寝室啊。”严禹说到。
裴宇轩长长的哦了一声,“感觉我们寝室以后要有乐趣了。”
放晚自修回寝室的时候,五个人拦住了墨翦伐,他还以为五个壮汉要把他怎么样呢,对着五个人就是一句:“别打我。”
“说什么傻话呢?”严禹拍了拍他的头,“一个寝室的,一起回去吧。”
墨翦伐像看大哥哥一样看着严禹,用娃娃音说了声好的,一蹦一跳地跟着五人回了寝室。
一进寝室门,唐挚远拉住了墨翦伐,“墨水妹!”
“坦克,角度很刁钻啊,这个昵称不错,墨翦伐你说呢?”顾星辰一脸坏笑问墨翦伐。
墨翦伐笑得挺开心的,虽然长相已经像个青少年了,满脸青春痘外加上嘴唇上的小胡须,但是一听他声音都会以为他是个小姑娘。
几人都向他做了自我介绍,他提出以后叫顾星辰“星辰”。
裴宇轩笑哈哈地靠了过来,“星辰!星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写书的!”
顾星辰挺想告诉他们自己确实是一个写书的,但因为写作功底确实不是那么的扎实,他也就没有告诉他们。
夜真的深了,兄弟几个都早早地爬上了床,没有说什么话。
今夜的夜空很纯净,没有几颗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