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牢狱之灾(3)

许夏卓的唇角一扬,对方的答案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他上前一步,靠近她的耳边道:“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从头到尾就没有爱过尚晴,不过是想利用你的女儿顺利的进入E集团,掌握到一切信息,从你们手上把公司抢过来。苏夏也是我安排的,就是故意用来伤害你女儿,让你无暇顾及公司的事。”
陆兰若握着棺木的手紧了紧,脸色越来越青,她慢慢的转头,双目圆瞪,看着许夏卓,咬着牙,压低声音,道:“你觉得你这样说了,我就会放过苏夏吗?我现在告诉你,你们两个一个都逃不掉!”
“是吗?那么等你到了监狱里,再看看你能不能够把我和苏夏怎么样了!你还记得当年唐氏夫妇的车祸是意外呢?还是有人蓄意谋杀呢?还有……”
他还没说完,陆兰若已经噌的站了起来,一个巴掌挥在了他的脸上,下手极重,许夏卓白皙的脸颊上,顿时浮现出了五个手掌印。
许夏卓伸手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脸颊,哼笑了一声,道:“证据已经在我的手上,你是想跟着苏夏一起去坐牢呢?还是就此罢手?”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别忘记了我哥……”
“黑道嘛,可是黑道的死穴在哪里,我们都一清二楚吧。”许夏卓依然笑着。
这时候许夏卓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唐泽出现在了门口,正巧尚烨拿了陆兰若的换洗衣服从家里过来,看到他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的,问道:“你们做什么呢?”
“没什么,正在聊关于明天晴晴下葬的事情。”陆兰若转过头,不想让尚烨看到自己脸上盛怒的表情。
“都到外面去吧,让晴晴安静点。”他皱着眉头,心里清楚他们之间铁定不是在聊关于下葬的事情。
几个人走到外面,灯光下,许夏卓脸上的五指印清晰可见,尚烨锁眉,语气里带着一丝怒意道:“你们还想怎么样?晴晴都死了,你们是不是还得打一架,让她死也死不安心,才高兴吗
?兰若,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你该有长辈的样子……”
“够了!我就是要让苏夏坐牢,她害死晴晴,不该得到报应吗?”
听着陆兰若的话,唐泽哼笑一声道:“如果说有些不可避免的意外都要得到报应,那么我想问一场蓄意谋划的意外,是不是也同样应该得到报应?”
他的语气极冷淡,陆兰若看着他的眼神,愣了一下,走到尚烨的身边,不再说话。
“谁也没说苏夏一定会坐牢啊!唐泽你就不要再添乱了。”
许夏卓拉开了一把椅子坐在,看着他们,脸上噙着一抹笑容,淡淡道:“陆伯母,我只要你一句话,放不放过苏夏?”
“不可能,除非我死了!”
许夏卓还没说话,唐泽帮着他接了下去:“好!时隔那么多年,我父母死了,你们对我也很好,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无论你们对我多好,你们就是让我父母失去生命的罪魁祸首,抢走我父亲心血的仇人!不放过苏夏,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当唐泽提及杀父之仇时,尚烨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他紧紧的盯着唐泽的脸,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唐泽还是知道了,陆兰若紧紧的捏着他的手,站在他的身后。
尚烨上前了一步,想要伸手搭在唐泽的肩上,却被他迅速的避开,看着他的眼眸里除了恨再无其他。
“唐泽,当年……”尚烨的眼眶通红,嘴唇抖了抖,终究是说不出来,年轻气盛,一时迷惑,作下的错事。无论现在多后悔都没有用。
“尚烨,我真好奇当初你是怎么想的,谋害我的父母,又假惺惺的把我养大,想做什么?让我们让家人都做你的一条狗吗?为你卖命?一切功劳全部归你?我告诉你,我恨透你了!明明是我最大的仇人,却让我对你感恩戴德!”唐泽激动的整个脸都涨的通红一片。
“这能怪谁,谁让你爸当年谁的意见都不听,一意孤行,以为自己什么都对,凭什么,办公司的钱,也是我们出的最多好不好!他凭什么当老大,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我就最讨厌这样的人了!本来想吓吓他,没想到那么不经撞,就那么死了!”陆兰若的话很苛刻,甚至任何人听了都非常刺耳。
尚烨用力的拽着她的手,道:“你别说了!那是人命,在你嘴里怎么就成了这幅模样!”
“本来就是,当年你不是也很不喜欢唐宗华那样的性格么!我是在帮你,你还怪我!要不是你在我耳边唠叨,我也不会让我哥去找人教训他了!当初我早说了不要收养他儿子,你不听,还愧疚!早知道要愧疚就别抱怨!”陆兰若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一副好心没好报的模样。
唐泽看着他们的样子,忍不住大笑着拍起了手,然后一把抓住了陆兰若的手腕道:“我要你立刻放了苏夏,反正我无父无母,无亲无故,我也可以让你们不好过!”
“你们不用来威胁我什么,苏夏我一定不会放过,能不能救她出来,是你们的事。”说完她用力的挣脱开了唐泽的手,就像进里面去看尚晴。
“等一下!”眼看着她快要进去,许夏卓快步的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侧,俯身,在她的耳边说道:“我知道陆勇最近被警察盯得紧,我想你应该不希望在失去女儿之后,再失去一个亲人吧?”
陆兰若的身子猛地一震,侧头看了一眼许夏卓脸上奸险的笑容,看来她日防夜防,最终是防错了对象!此刻她倒是有些相信,苏夏是被许夏卓教唆过来的,一切都是他们许家在从中作梗。
“为什么?”
许夏卓听到她无知的问题,笑道:“当年的那场车祸,死的人除了唐氏夫妇,还有我的母亲!”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甚至不顾尚烨和唐泽两个人异样的眼光离开了。
陆兰若很有效率,许夏卓到警察局门口的时候,苏夏已经被放了出来,她整个人恍恍惚惚的站在大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车流。
许夏卓将车子停在路边,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苏夏的身影,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唐泽的电话,告诉他苏夏被放出来了,便直接挂断了。
没一会唐泽的车就出现在了苏夏的眼前,唐泽慌忙的下车,将依然恍惚的苏夏拽上了车子,然后车子缓缓驶离了许夏卓的视线。他轻轻的舒了口气,总算她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苏夏静静的坐在车子,眼神没有什么焦距,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转头,轻声道:“带我去见见尚晴吧。”
“不要了,明天再去吧,明天她下葬。”
她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又将头转向了窗外.淡淡道:“送我回家吧,……以前的家。”
尚晴下葬那天,苏夏很早就醒了,她匆忙的洗漱完之后,就给唐泽打了个电话。因为她跟陆兰若之间的关系,唐泽带着苏夏站在很后面,所以只能远远的看着。
那一天,天空飘着蒙蒙细雨,空气里弥漫着悲伤的气氛,唐泽站在她的身边,举着伞,一手紧紧的拦着她的肩膀,轻声宽慰道:“逝者已矣,一切都会过去的。”
“是的,就好像我母亲那样,等到一切仪式都完了,也就结束了。”她的视线落在远处,一眼望去,竟然没有看到许夏卓的身影,眉头微蹙。尚晴下葬,身为丈夫的许夏卓怎么能不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