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牢狱之灾(2)

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一名看上去有些凶悍的警察出现在了门口,她慢慢的抬眸,看着那人,心莫名的颤了一下,吞了口口水道:“你们要放我出去了吗?律师证明我没罪了吗?”
“刚刚有人主动作证,说亲眼看见你推死者下楼梯,我们有理由怀疑你蓄意谋杀,要拘留你四十八小时。”
苏夏看着对方的嘴巴一开一合,似乎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然后大门再一次被重重的关上。唇角不由自主扬起一丝弧度,她知道她是逃不掉的,即便是告不了她坐牢,陆兰若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她抬眸看向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想着她是不是永远也见不到外面的阳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夏卓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警察局的大门口,他等着苏夏从里面平平安安的出来,可是等了又等,车子边上已经堆积了好几个烟头。
短短几个小时,许夏卓竟觉得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得不耐烦,愤愤的下车,刚要进去的时候,手机响了,他匆忙的接起电话,是律师打来的,他的语气有些重道:“到底怎么回事!”
“许先生,你到底是想帮苏小姐还是想害她?过来作证的人,指证苏小姐是故意推尚小姐下楼致死的……”律师后面说的话他再也听不清。
只深深吸了一口道:“你现在把她保释出来,警察局那种地方她呆不了。”
“本来可以,因为又一个证人无权保释,我们得在这四十八小时之内找到证据,不然对苏小姐很不利。”
许夏卓站在警察局的大门口,挂掉了律师的电话,然后用力的将手机砸在了地上。尚晴死了他已经没有办法挽回,现在苏夏又出事,他竟然无能为力。
尚晴的死让他知道生命的脆弱,再加上昨晚看到陆兰若那疯狂的模样,许夏卓的心底更加坚定了要保护苏夏的信念。现在即便是要拼上自己的性命,也不会让她出任何事情。
他捡起了手机的残骸,坐回了车子里,启动车子去了尚晴的灵堂。他风风火火的走了进去,没想到里面聚集了好些人,都是来哀悼尚晴的。
他已经冲到喉咙口的话被自己憋了下去,挺直了身子,低垂着头,深深的鞠了个躬,也坐在了位置上。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没有把苏夏带回来?现在晴晴死了,你们大约又要在一起了吧?”唐泽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视线紧紧的盯着前方尚晴的照片。
许夏卓侧头看了他一眼,同样将视线放在了尚晴的遗照上,淡然道:“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你不是苏夏的男朋友吗?在她被所有人误会的时候,你怎么不去看看她?刚才警察带她走你怎么不拦着?”
“男朋友!”他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然后哼笑了一声,道:“她应该没把我当做男朋友吧,安慰她,照顾她的活,应该你去做。晴晴这里,就不需要你虚伪的同情和眼泪。”
“苏夏现在在警察局,陆兰若想要害她,如果谋杀罪名成立的话,她的牢狱之灾避免不了,严重的有可能会死刑。难道在你心里就认定了尚晴的死是苏夏故意的吗?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许夏卓的语气逐渐的加重。
唐泽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放在膝盖上的手紧了紧,嘴角抽动了两下,只一分钟的功夫,他站了起来,微微鞠了个躬就离开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苏夏的情况会那么糟糕,听到尚晴死讯的那一刹那,他的确有过怀疑,他唐泽其实很早就将尚晴埋进了心里。但是这一刻,听到苏夏出事,被扣留在警察局里,心慌到竟然一刻都坐不住。
他站在拘留苏夏的房间门口,面前警察在开门,大门打开,苏夏就坐在那里,看上去神情恍惚。
唐泽冲着警察点头笑了笑,他坐在了苏夏的对面,双目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等到警察出去了,他才慢慢的开口:“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夏看了他两眼,垂下眸子,道:“你不知道吗?尚晴死了,警察怀疑我蓄意杀人。”
“我要知道经过!为什么你会让人怀疑你蓄意杀人!”唐泽很激动,甚至连眼眶都通红一片。
苏夏缓缓的抬眸,看着他激动的表情,双手交握放在桌面上,深吸了一口气,道:“陆兰若把我在老家的房子烧了,还有砸毁了我妈妈的坟,我很生气,非常生气,然后就回家去质问她。我不知道尚晴听到了多少,等我出去的时候,她就很激动拉着我问。当时……当时我就是有些激动,愤怒,根本谁都不想见,可是她缠着我一直问一直问。然后我就挣扎了一下……然后她就摔了下去……”
她的语气已经开始哽咽,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一抬眼,眼泪便落了下来,她看了一眼唐泽,扬了扬唇角道:“事实就是这样,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不想伤害尚晴的。”
“是谁指证你?”
“好像是家里的佣人,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善良单纯的尚晴死了,可能现在很多人都想让我死,等着我的下场吧。”说着说着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唐泽的视线看着她紧紧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手指触动了一下,还是伸手覆盖上了她的双手,道:“不是你的错,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坐牢的。”
苏夏没有抬头,双手在唐泽的手心里,他的手很暖,可是她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暖意。她没有再说话,唐泽又看了她一会才离开,他指间夹着烟头,站在警察局门口,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许夏卓并没有在灵堂过夜,他回了家,找了许岩松,他依然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房里,手边放着一杯茶,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他灰头土脸的进去,站在宽大的书桌前,拳头用力的在桌子上捶了一拳,道:“我不想看到苏夏出事!尚晴这件事上,她根本就没有错!”
许岩松拿起手边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道:“唐泽已经知道当年车祸那件事了,兴许他能帮助你。还有我把你上次从E集团弄出来的资料交给了警方,我想最近陆勇应该忙的焦头烂额,近期内还没有时间去对付苏夏,你可以放心。”
“爸,我有点累了。”许夏卓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一手抵着自己的额头,一副疲倦不堪的模样。
“你若是现在退出,那你就是把苏夏推到敌人的刀口上,现在除了你还有谁能保护的了苏夏?难道你还想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陆兰若害死?再说了,就差一步,等到陆勇倒了,一切阻碍就都没有了!我们的筹码很多,如果到这一步就退缩的话,太不值得了!”许岩松的话语没有太大的起伏,但是许夏卓都听进去了,他必须确保苏夏没事,才能够倒下。
他在家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就去了灵堂,大早上里面几乎没什么人,许夏卓走进后堂,他看到陆兰若独自一人静静的坐在尚晴的身边,轻轻的关上门,看了一眼安放在棺木里的尚晴,紧抿的双唇,微微的开启,道:“苏夏被关在警察局,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她?”
“放了她?你觉得晴晴肯吗?即便是晴晴肯,我也不肯。我不想见到你,给我滚出去!”陆兰若压制着心里的怒意,视线紧紧的盯着尚晴的脸颊,咬着牙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