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彻底闹僵(3)

火是由苏家老宅引起的,所以村长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苏夏,再加上苏素琴的坟头同时被人给砸毁了,如此已联系,就知道这火头大约也不是什么意外,所以更加得找到苏夏来解决这事。
不过苏夏很少回来村子里,以前她年幼的时候苏素琴不太跟村子里的人来往,所以她跟村里的人几乎都不认识,所以即便是回来,也没有人认识她是谁,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联系方式。
村长看着已经烧成废墟的房子,眉头都皱到了一块,嘴里叼着烟,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夏卓亲自驾车去邻市的度假村,苏夏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上,视线望着眼前,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在高速公路上开了一段时间,车子驶进了休息区,他将车子停好,解开了安全带,大大的升了个懒腰,道:“下去走走,还有几个小时,老是坐着也会累的。”
苏夏依然没有看他,也不说话,解开了安全带,开门走了出去,靠着车门站着。
“肚子饿吗?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去买。”许夏卓从车前绕过,站在她的身侧,好心问道。
苏夏原本舒展开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侧头看了他一眼,道:“随便。”
现在的苏夏心里很乱,早上许夏卓帮助了她,帮助了她没有再挨陆兰若一巴掌,帮助了她让陆兰若那样的盛怒,尚晴那样伤心的哭泣,这都应该是她最最开心的时刻。可是她不懂,他为什么故意要这样做去激怒陆兰若。也不懂他明明就喜欢尚晴,现在又那么关心她,照顾她,跟她这个前妻纠缠不清。
她看着许夏卓远去的背影,眉头皱的越来越紧,过了好一会,许夏卓才从休息区的超市里出来,他手里拿着一大包东西,脸上扬着一丝笑容,匆匆的跑了过来。
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眼睛眯成一条缝,就这样迎着阳光跑过来,苏夏一时有些晃神,现在的他就好像一抹阳光,不容拒绝的照射进了她阴暗的世界去。她愣愣的看着他的脸,目不转睛,心跳在这一刻不由自主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我买了很多,可是这里的超市东西不多,有很多重复的,我挑了很久,我想这些你应该喜欢吃,你看看吧,你胃刚好不久,不能饿着。”许夏卓一边看着袋子里的东西,一边说着,然后伸手举到了她的面前。
苏夏的手背触到纸袋,迅速的回过神来,支吾了半天,面对他的好心,不知所措,最后只得迅速的转身坐上了车子,重重的关上了车门,连东西都没有拿。
许夏卓的唇角扬了扬,摇了摇头便走向了驾驶室,将东西放在了车后座,系上安全带,快速的启动车子又开始了旅途。
一路上苏夏都有些坐立不安,她花了很大的力气假装不在意身边这个散发着强烈光芒的男人,可是最终还是失败,她转头看向他的侧脸,抿了抿唇,问道:“昨天晚上你把我当做尚晴,你的心里明明就爱着尚晴,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些事情来让她误会?她现在怀着孩子,本来就敏感,你这样做,她会很难受的。”
“昨晚你也说过,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所以我做什么不需要向你汇报,你也不用多问。再者说了,这样的结果,不也是你希望的吗?”许夏卓唇边挂着点点笑容,轻描淡写的说着。
苏夏看了他两眼便不再说话,侧头看向了窗户外面,背靠着椅背,专注于外面的风景。就像她自己说的,她做她的事,许夏卓做许夏卓的事,他们互不相关。可是许夏卓对苏夏来说就像一块磁石,只要他靠近一天,她就会不由自主,不受控制的被他吸过去,即便每一次的靠近,她都会被伤害的遍体凌伤,可是有些东西她身不由己,心不听话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住。
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才到达目的地,一个有着美丽风光的度假村,空气很新鲜。苏夏下车,深深吸了口气,坐了一天的车子,她已经疲倦到不行。
她站在酒店的门口,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拿行李的许夏卓,问道:“怎么没有人出来迎接?”
“我是临时决定来的,而且只是来视察,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许夏卓用力的关上后备箱,微笑的向她走去,站在她的面前,道:“进去吧,开两间标准房,我不想让这里的管理层发现我的身份。”
苏夏点了点头,本想拿过他手里的行李,但是却被他用手推了一把,手指轻轻碰了一下行李包的带子,最终只得进去,开了两间相邻的标准房,便上了楼。
这一次的旅程是许夏卓故意弄出来的,其实可以不亲自来,但是早上那样的氛围,他也不介意把关系弄的更糟糕,让陆兰若更生气。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是有足够的把握尚烨不会站在陆兰若那一边,他才会这样冲动。
公司里的那一场争吵,整个大厦的人都知道,想必尚烨一时之间不会原谅陆兰若的无理取闹。
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想争取更多的时间跟苏夏单独相处,这也是他的私心。
然而这次旅程没有给苏夏带来任何快乐和意义,只给她留下的深深的遗憾。
苏夏独自一个人躺在房间里,她拿出手机,想了一会还是给唐泽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跟许夏卓在外面出差。当她说完之后,唐泽沉默了很久,才带着一丝笑意说:“我相信你。”
这四个字让苏夏感到前所未有的愧疚,之后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便随意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她长叹了一口气,她必须坚定自己的心,不能再被许夏卓吸引,那样太对不起唐泽了。
他们休息了一晚,那天晚上苏夏一直都有些心神不宁的,睡得也不太好,整个晚上睡睡醒醒,但是每一次深睡的时候她都会梦到苏素琴。而且每一次都是同一个场景,她的母亲站在老房子前,身后的那间老房子纷纷的倒塌,她的母亲脸上满是眼泪。
她猛然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额头有细细的汗珠,心有点慌乱。她很久都没有梦到过母亲,这一次的梦境,总让她觉得怪怪的,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午间的时候许夏卓找她吃晚餐,两个人穿着便服,身上都没有携带通讯工具,他们坐在酒店的餐厅里,苏夏专注的吃着东西,一边品尝着味道,一边说:“东西味道很好,菜色也很美观。”
许夏卓切着盘子里的牛排,看着苏夏认真的模样,笑了笑道:“不用那么认真,就当是度假,不要连吃饭都还要考虑工作。”
苏夏看了他两眼,许夏卓根本就没有半点工作视察的模样,她撇撇嘴,不说什么,继续低头吃自己的东西。
饭后他们一起并肩走在沙滩上,身后留下了他们一长串的脚印,走到沙滩的正中间,苏夏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面对着大海,脸上的笑容很灿烂。这里风景,空气都很好,让苏夏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很多。
“选择投资这个地方的人真有眼光,这里真的很美。”苏夏看着远处的海浪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感受着浪潮冲击着她的双脚。
这时候海浪有点大,许夏卓看了她一眼,担心的站在她的身后,生怕她这瘦弱的身子骨,会被浪潮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