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彻底闹僵(2)

“说什么呢,那么高兴。”陆兰若冲着尚烨问道,并冲着他冷冷的笑了笑。
陆兰若出现,尚烨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落下,并不理会她,低头吃自己的东西。她忍着心里的那口气,坐到了位置上,抬眸看了一眼苏夏,又看了一眼许夏卓,笑道:“有些人最好不要在我的地盘里做些苟且的事情,不然……”
她的不然还没说出口,许夏卓的手机铃声便打断了她的话,许夏卓欠身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整个别墅里,除了许夏卓压低的声线,只剩下碗筷碰撞的声音。
许夏卓挂了电话,转身,看到陆兰若生气的脸庞,低眸看了一眼手机,便笑着走过去,拍了拍苏夏的肩膀道:“上楼去收拾一些生活用品,我们要出差。”
他一说完,餐桌前的所有人都转过了头,尚烨的脸上只闪过一丝惊讶,但是也没有问太多,倒是陆兰若第一个用尖锐的嗓音,站起身子,瞪大眼睛看着许夏卓道:“出差?去哪里出差?怎么那么突然?老尚,公司有什么事需要出差吗?”
尚烨干笑了两声,喝了一口粥,笑道:“很多事情我并不是太清楚,不过还是记得夏卓跟我说过,我们公司旗下的一个度假村有点问题,可能是要去处理这件事吧,总经理要出差很平常的事情,你大惊小怪什么。”
“可是为什么要苏夏一起去?苏夏要留下,必须得留下!”陆兰若的态度很强硬,不留一点余地。
“苏夏,快点,天黑之前必须赶到。”许夏卓并没有理会陆兰若的反对,反而走到苏夏的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催促着。
陆兰若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起来,苏夏没有看她,拿纸巾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就上了楼,尚烨乘着陆兰若还没有发火之前就走了,他的心脏最近才查出有问题,他可不能一次又一次的为一些无谓的事情动怒,伤了自己的身体。
“我不准苏夏跟你一起去出差!”陆兰若用力的拍了一下餐桌,力道之大,引得餐桌上的碗筷都为之一振。然而许夏卓依然没有理会她的愤怒,坐在了苏夏的位置上,拿起了苏夏吃过的筷子,夹了一根油条吃了起来。
陆兰若动怒,然而身为当事人的尚晴,却坐在位置上,整个人缩在那里瑟瑟发抖,手里捏着筷子很紧很紧,一言不发,陆兰若看了一眼尚晴那样柔弱的模样,快步冲了过去,拽了一下她的肩膀,道:“晴晴,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的老公就要跟那个小贱人一起出差了,你就不怕……”
“妈!你别说了!让他们去,我相信他……”尚晴依然坐在那里,缩着身子一动不动,语气里带了点不耐烦,现在的她不想听自己温文尔雅的母亲说脏话,也不想听许夏卓维护苏夏,更不想听苏夏跟许夏卓在一起,要做什么。
苏夏拿着小小的行李包走了下来,看着他们三个人站在那里,空气全是火药味,苏夏不说一句,也不看他们一眼,大步的向大门口走去,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逃脱的时候,陆兰若迅速的拽住了她的手腕,怒道:“你这个贱人!”她的手扬的高高的,苏夏没动,直挺挺的站在,睁大双眼看着她的眼睛,唇边扬起一丝弧度,看着她的手落下来。
然而脸颊那股火辣的疼痛感没有出现,陆兰若的手被许夏卓紧紧的拽在手心里,眼里没有一丝波澜看着苏夏道:“快出去,我马上就来了。”
苏夏看了他们一眼,便转身匆匆的离开,许夏卓用力的甩开了她的手,陆兰若一个踉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她扶着椅背,慢慢的站直身子,眼里闪过可怕的寒意,她背对着许夏卓,双手紧紧的抓着椅背,咬着牙道:“晴晴,我们吃饭。”
说完一步步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许夏卓并没有说什么,穿上衣服,也没有说一声再见就离开了。
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尚晴还是忍不住痛哭起来,这一回陆兰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尚晴哭的凄惨,她的眼里满是心疼,还有愤怒。
吃完早餐,她安抚了尚晴就独自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指间夹着根烟,茶几上放着的烟灰缸里已经满是烟头,陆兰若深锁眉头,脑海里满是尚晴痛苦流涕的表情,还有苏夏跟许夏卓嚣张的模样。
她慢慢的闭上眼睛,伸出一根手指,轻抚着自己的眉宇中心,用力的吐出了一口气,掐灭了手里的烟头,站起身子,理了理自己的衣物,拿了包便离开了别墅。
陆兰若站在一幢别墅前,双手插在口袋里,上前摁下了门铃,不一会便有人开了门,对方看到她,眼里满是惊喜:“小姐你回来了。”
“哥在吗?”陆兰若的脸上没有半分的笑容,问道。
“在,不过有些事,正在书房处理。”说完佣人便打开了大门。陆兰若没说什么就走了进去,在大厅的吧台前坐下,拿了一只杯子和红酒,给自己倒满便慢慢的喝了起来。
她一向尊重这个哥哥,这个世界上最最疼爱她的哥哥,即便以前她怎么无理取闹,这个哥哥都不会责怪她,她想要什么,陆勇也会全部满足。
她在吧台前没有坐很久,陆勇便下了楼,身后跟着几个人,表情看上去很是严肃,陆兰若只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嘴问一句。她从来都不会去插手他的事情。
陆勇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脸上扬起了一丝笑容,走到陆兰若的身边,问道:“怎么了,今天有空来找我。”
陆兰若手下手里的酒杯,心里的委屈瞬间扩大,转头,眼里含着泪水,咬着唇,恶狠狠道:“我要毁了苏夏的老家,毁了苏素琴的老窝,我要她死都死得不安宁,我要让苏夏难过,伤心,被人指责一辈子!我要让抢我东西的人都得不到好的下场,让晴晴伤心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她敢动人,那我就敢动坟!”
陆勇看着她含着眼泪的眼睛,激动的话语,心里一顿,伸手抱住了陆兰若的身子,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脊,软着声音,道:“不要激动,放心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不要激动,身子要紧,到底是有点年纪的人了。”
“他们欺人太甚,我已经忍了很久,退了那么多步,他们都一意孤行,想把我踩在脚下,绝对不可能。”
“许夏卓那么不好,有没有想过让晴晴跟他离婚?”
提起许夏卓,陆兰若心里的气就更大了,这个人她很恨,但是却不能动,双手紧紧的握成拳,道:“我现在还不能动他,等哪天我劝服了晴晴,我要他身败名裂。”
陆兰若的额头抵在陆勇的胸口,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心里的忍耐许久的怒意一下子都发了出来。
那天等陆兰若离开之后,陆勇就带着人连夜去了苏夏的老家,轻而易举便找到了苏素琴的老房子,他们撬开了那把已经锈迹斑斑的锁,陆勇在这座已经满是发霉味道的房子里转了一圈,看了一眼手下的人,便独自走出了房子。
那天晚上苏夏的老家无故失火,因为老房子基本都是木头所造,那场火几乎烧毁了跟苏家老宅连着其他老房子。所幸的是那个弄堂里的人都已经搬出了村子,所以没有什么伤亡,只是把好多人落叶归根的地方,满是童年记忆的地方,都烧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