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饭局(1)

苏夏有些不好意思,慌忙拿起面前的可乐,道:“真不好意思,我对酒精过敏,只好以可乐代酒了,真是对不住了!”然而正当她想迅速解决的时候,许夏卓握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下一步动作。
“今天是许某的不好,找不到人陪我,所以就带了我老婆的姐姐,她可是我的长辈,我可不敢怠慢,所以就由我来替她喝吧。”说完还不动声色的将她手里的可乐拿了过来,还顺手给倒掉了。
他面带微笑的,将那白色的酒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没有半句的推脱。苏夏看着他的样子,突然觉得许夏卓真是个白痴,以前看唐泽的时候,他最多最多只喝两杯,两杯之后不管是谁,他都有办法推脱了,可是许夏卓怎么就那么笨,别人敬一杯他就喝一杯,人家敬多少他就喝多少。
终于在苏夏再也看不下去的时候,她突地站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笑道:“别喝那么多了,我可是受了妹妹的嘱托,不敢让你再喝下去了,不然到时候她可是要责怪我了。”
纵然喝了的那么多酒,许夏卓的脸依然净白,没有半点喝完酒之后该有的红晕,他侧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抬手看了看时间,便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冲着他们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出来的时候家里老婆嘱咐了要早点回去,关于你们的计划,等我回去之后仔细想想再给你们答复,那许某就先告辞了,你们玩的开心,账单记在我身上就好。
兴许是刚刚他喝的生猛了些,那些人也没有阻拦,反正他们想说的也都说了,所以许夏卓他们很顺利的离开了酒店,一路出来许夏卓跟个没事人似的,可是到了酒店门口,他的脚步就变得有些虚浮,整个人不停的往她身上挨。
苏夏往边上走一步,他就跟一步,终于在苏夏想要撒腿跑开的时候,许夏卓竟一下子环住了她的脖子,身上的酒味大的出奇,他在她的耳边喃喃道:“我喝酒不能开车。”
“那怎么办!”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拥抱,她的脑袋在一瞬间变得空白一片,条件反射的问了一个傻气的问题。
不知道许夏卓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刚刚明明还清醒的像个没事人似的,现在却醉得连脚步都是虚浮着的,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苏夏的身上。
他看似很瘦,但是这180的骨架子,即便是没有肉,也压得苏夏够呛。
她弓着背脊,在外人看来还以为她要将他背起来呢,她微微侧了一下身子,伸出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腰,猛的转身双手用力的抱住了他的身子,可是这重量实在不是她这个大病初愈的人所能承受的范围。脚步不稳,便不住的往后仰去。
可是奇怪的是,他们两个并没有因此而没有形象的双双摔倒在地,醉了的许夏卓似乎知道危险,竟然微微的减轻了压在她身上的重量。
闭着眼睛自顾自的将她的身子转了回去,唇边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用含糊的语气道:“背着我走出这段,可以到街边打车。”
这回苏夏还来不及反对,许夏卓已经紧紧的圈住了她的脖子,还真希望她将他背出去。
“你是不是没醉!”
“醉了!”
“醉了还能回答我的问题?”苏夏侧着头,等了好一会对方都没有回应,吃力的弓着背脊,她是造了什么孽,真懊恼着,脑海里突然闪现了唐泽温柔的笑脸。
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笑容,忙不迭的伸手翻着自己的包包,好不容易才找到手机,想要拨号码的时候,背上的许夏卓突然撒起了酒疯,一下子将她手里的手机抢了过去。
背上的重量瞬间消失,她转身,看到许夏卓一副醉态,退后了几步,然后一个助跑,用力的将她的手机抛出了好远,紧接着他还开心的大叫一声:“好球!”
苏夏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被他抛出了好高的一条弧线,然后稳稳的落在远处,远的都看不到手机的残骸。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远方,正当她想发作,背上的重量又突然压了过来,许夏卓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趴在她的背上,双手紧紧的圈着她的脖子,依然用含糊的口气,道:“快点背我出去。”
面对许夏卓这样子的无理取闹,她表示非常的无奈,紧锁眉头,弯腰双手扒着他的手,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走着。怎么就选了这么个酒店,还非得走一段路才到街上,而且现在也没多晚,竟然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其实她根本就背不动许夏卓,只不过装个样子,他自己还是能够走路,只是大部分的重量都在苏夏的身上。
他圈着她的脖子很紧,苏夏好几次都要喘不上气来,每一次快要喘不上气了她就用力拍一下他的手臂,他就像是了解情况一样,手会稍稍松开一点。
其实苏夏真的很怀疑他根本就没有醉,可是又拿他没有任何办法,总不能把自己的老板丢在酒店门口自己跑了吧,而且她知道她根本就跑不了。
苏夏吃力的一步步的往前挪动着,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微的汗珠,她的双手紧紧的掐着他的手臂,眼睛都累的快翻白眼了。最后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停下了脚步。
双手用力的将他圈着自己脖子的手掰开,然后转身将他扶到一边的花坛上坐下,自己则站在一边,用手不停的在耳边扇着。
“谁记得那关于心碎的牵扯……”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让苏夏不停扇动着的手停了停,回忆如潮,直到今天他都不曾换掉这首歌,这是为什么?
她愣愣的站在他的面前,路灯照在他们的身上,倒影出长长的影子,手机还在不依不挠的响着,听着歌词里的字字句句,她的脸上渐渐的浮现了一抹哀伤,心感觉到了一阵阵窒息的疼痛。
眼泪在不经意间滑落,让她措手不及,她深吸一口气,迅速的转头,仰头,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已经有很久没有再听胡夏的歌了,现在的她只要一听到他的歌,特别是《爱,就是对的》她的心就会莫名其妙的发疼,甚至整个脑袋都只剩下与许夏卓的回忆。
眼泪再也停不下来,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一直走。就在距离大树还有一米的时候,腰间突然多出了一双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然而她依然仰着头,牙齿依然紧紧的咬着唇,许夏卓走到她的面前,静静的看着她强忍哭泣难看的模样。
“哭有什么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就哭起来,他只能胡乱猜测,也许苏夏是因为被自己整的累了,所以才觉得委屈吧。
她依然仰着头,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眼睛,鼻子已经微微泛红,她吸了吸鼻子,哽咽道:“你没醉。”
“我醉了。”
“你没有。”
“醉了。”
“没有。”
苏夏再次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许夏卓站在她的面前,背靠着树干,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为什么不换手机铃声?”终于在沉默了数秒之后,苏夏再次问道。
“懒得换。”许夏卓再一次说了谎,他是不想换,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生活里没有了一点关于苏夏的东西,所以他一直不愿意将这铃声换掉。
这一回苏夏抿住了唇,快速的低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双手不再捂着眼睛,看着他道:“酒醒了吧?那我们快点回家吧?你是要自己开车,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