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演的再好也只是演戏(1)

只那么一瞬间,许夏卓看到她嘴角流下的血,脸色一变,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放平在了地上,冲着尚晴吼道:“快打120!”
“苏夏,苏夏!”他将她抱在怀里,大声的冲着已经没有知觉的苏夏大吼。
唐泽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苏夏办公桌上的血迹,又看到昏迷在许夏卓怀里毫无血色的苏夏,紧张的蹲下身子,手刚刚要触及她手臂的时候,许夏卓用力的推开了他。
他的眸子极冷,似是在责怪唐泽没有好好的照顾苏夏,唐泽站在门边,面对他无声的责怪,愣了一下。
许夏卓给苏夏做了应该的急救措施,现在的他一刻都等不住,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终于他再也等不下去,抱起了她的身子,冲进了电梯。
尚晴和唐泽甚至赶不及他的步子,只得站在已经关上的电梯门口,等着下一班电梯。尚晴的神色有些黯淡,唐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苏夏这样子,每个人都会很紧张的,别想的太多。”
“没有,我知道的,我理解他。”说着,她还转头冲着唐泽坦然一笑。
这回倒是换做唐泽惊讶了,尚晴这样通情达理,倒是显得他小肚鸡肠了些,他尴尬的一笑,便不再多话。
许夏卓抱着苏夏站在电梯的中间,视线紧紧的盯着电梯红色的数字一层层的往下降,他紧紧的抱着苏夏,一脸的焦急,嘴里不停的念着:“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有我在,有我在。”
现在的苏夏已经昏迷,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然而许夏卓却不厌其烦一次有一次的说着,就好像是在安慰他自己焦躁不安的心。
到楼下的时候,救护车刚刚到,救护人员将苏夏放在了担架上,许夏卓依然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跟着救护人员上了急救车。
他看着苏夏苍白到几乎毫无血色的脸,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脸上的神色除了焦急,再无其他。
这时候苏夏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她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间看到了许夏卓焦急的脸庞,还有他似近又远的声音,他是在叫她的名字吗?这是在做梦吧,许夏卓怎么可能会跟她说话,怎么会因为她而那么焦急。胃部依然抽痛着,终于再一次痛到失去了意识。
“你别那么吵,你以为那么大吼大叫她就会好吗。”终于坐在旁边的医护人员,再也受不了许夏卓是不是的吼叫。
“我老婆昏迷,我着急难道不对吗!”许夏卓的心情本就不好,加上旁边的医护人员语气里慢慢的冷漠,让他非常不爽。
“你再吼,我就让你下车!”大约是这个医护人员是失恋了,态度极差。
许夏卓一时语塞,不希望在耽误时间,他深深的望了一眼那个医护人员,然后垂头看着苏夏的脸庞,紧抿着唇,不再做声。
一直到苏夏被送进急救室,他才一把抓住了那个医护人员的手,冷道:“带我去见你们领导!”
“干什么!”
“不去是吗?那好,我直接打投诉电话,我要投诉你!对待病人家属态度有问题。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当医护人员!”他的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语气坚定,似乎一定要让对方丢了饭碗才肯罢休。
“你以为这样就威胁的了我吗?我上面有人!”对方的神色有些慌张,可是语气上依然不服输。
许夏卓的唇角微扬,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他用力的扯住他的衣领,冷道:“那你试试!”
随后赶来的尚晴和唐泽看到这一幕,以为是许夏卓因为太过紧张而发脾气,忙过去劝道:“夏卓,有话好好说,别动手,这里是医院啊。”
尚晴抓着他的手,希望他可以松手,然而许夏卓只是冷冷瞥了她一眼,手臂用力一弹,示意她松手,不要管这件事。
然而尚晴却依然紧紧的拉着他的手,苦口婆心道:“夏卓,别这样。”
面对尚晴的执着,许夏卓终于不耐烦,换了一只手抓住对方的衣领,另一只手用力的推开了她。
这一下他的力道可能有些过重,尚晴一个踉跄没站稳,摔倒在了地方,顿时她的小腹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然后便是阵阵的疼痛感,脸色变得煞白。
这时候被许夏卓揪着衣领的医护人员,看到尚晴煞白的脸色,用力的挣扎了一下,道:“那位小姐有事,你还要这样纠缠下去不管她死活吗!”
唐泽已经蹲在尚晴的身边,一脸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
“不知道,小腹突然好疼,不行了。”她一手用力的捂着自己的小腹,一边虚弱的说道。
许夏卓侧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尚晴,冲着唐泽道:“你快带她去找医生,这个人我绝对不会放过!”
“夏卓……”尚晴还想劝说,可是小腹的疼痛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在唐泽抱着她离开的时候,还担忧的看了他们一眼。
唐泽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苏夏办公桌上的血迹,又看到昏迷在许夏卓怀里毫无血色的苏夏,紧张的蹲下身子,手刚刚要触及她手臂的时候,许夏卓用力的推开了他。
他的眸子极冷,似是在责怪唐泽没有好好的照顾苏夏,唐泽站在门边,面对他无声的责怪,愣了一下。
许夏卓给苏夏做了应该的急救措施,现在的他一刻都等不住,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终于他再也等不下去,抱起了她的身子,冲进了电梯。
尚晴和唐泽甚至赶不及他的步子,只得站在已经关上的电梯门口,等着下一班电梯。尚晴的神色有些黯淡,唐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苏夏这样子,每个人都会很紧张的,别想的太多。”
“没有,我知道的,我理解他。”说着,她还转头冲着唐泽坦然一笑。
这回倒是换做唐泽惊讶了,尚晴这样通情达理,倒是显得他小肚鸡肠了些,他尴尬的一笑,便不再多话。
许夏卓抱着苏夏站在电梯的中间,视线紧紧的盯着电梯红色的数字一层层的往下降,他紧紧的抱着苏夏,一脸的焦急,嘴里不停的念着:“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有我在,有我在。”
现在的苏夏已经昏迷,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然而许夏卓却不厌其烦一次有一次的说着,就好像是在安慰他自己焦躁不安的心。
到楼下的时候,救护车刚刚到,救护人员将苏夏放在了担架上,许夏卓依然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跟着救护人员上了急救车。
他看着苏夏苍白到几乎毫无血色的脸,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脸上的神色除了焦急,再无其他。
这时候苏夏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她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间看到了许夏卓焦急的脸庞,还有他似近又远的声音,他是在叫她的名字吗?这是在做梦吧,许夏卓怎么可能会跟她说话,怎么会因为她而那么焦急。胃部依然抽痛着,终于再一次痛到失去了意识。
“你别那么吵,你以为那么大吼大叫她就会好吗。”终于坐在旁边的医护人员,再也受不了许夏卓时不时的吼叫。
“我老婆昏迷,我着急难道不对吗!”许夏卓的心情本就不好,加上旁边的医护人员语气里慢慢的冷漠,让他非常不爽。
“你再吼,我就让你下车!”大约是这个医护人员是失恋了,态度极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