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远离才是保护(3)

毕竟像他们这样从小缺少父母关爱的人,总是希望在自己父母的面前留下好的印象,从而可以得到他们的关心。就像孤儿院的小朋友,在那些来领养人的面前,装出乖巧可爱的样子,就是为了得到他们的喜欢,离开冰冷没有爱的孤儿院。
唐泽低着头,轻笑了一声,道:“暂时没什么事,你出去吧。”
苏夏点了点头,刚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唐泽突然抬头,叫住了她,道:“帮我泡杯咖啡吧,茶水室应该咖啡豆,我要现磨的,不可以偷懒。”
她没有转头,只是伸出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走了出去。这时候尚晴已经坐在位置上开始忙碌的工作,看到她出来,尚晴才抬起头,冲着她微微一笑,道:“还是搬回来住吧,这样子爸爸回来我和我妈都不知道要怎么交代。”
“我会跟爸爸说的,你放心吧,他不会责怪你们的。”苏夏同样冲着她笑了笑,便转身往茶水间走去。
苏夏不知道许夏卓也搬出来了,所以她并不清楚尚晴到底在介意些什么。等她离开了,尚晴才抬起了头,看着苏夏离去的背影,放在桌子上的手忍不住握成了拳头。
这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许夏卓的内线,她接起了电话,喂了一声。
许夏卓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他吸了吸鼻子,声音依然是那样冷冷的,“帮我倒杯咖啡。”说完便用力的咳嗽了起来,尚晴还想慰问几句,他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皱了皱眉,早上看到他来的时候就觉得他脸色不好,现在听到他的声音,明显就是感冒了。尚晴拉开桌子的抽屉,还好她心细,在办公卓里放了些感冒药,她去茶水间冲了包感冒冲剂,苏夏只是拿余光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好奇的多问一句。
尚晴手忙脚乱的拿着感冒冲剂,还有几包感冒药,匆匆的走了出去。苏夏想,大约是许夏卓生病了吧,不过她也没有想的太多,毕竟这些事情都与她无关,她想要是许夏卓得了不治之症,她才高兴呢。
咖啡没一会就煮开了,她倒了满满一杯,放了几块放糖,便小心翼翼的端了出去。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看到对面的办公室虚掩着,突然从里面传出玻璃破碎的声音,还有尚晴的叫声。
她的脚步顿了顿,却不想多管闲事,便开门进了办公室,把咖啡端了进去,轻轻的放在办公桌上。为了不打扰到唐泽工作,她又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
坐到位置上,看到对面办公室的门依然虚掩着,她似乎隐约能听到尚晴的哭声,和许夏卓的低吼声。
也许是她的耳朵有问题,因为尚晴出来的时候脸上没有泪痕,连眼眶都没有红,只是拿着碎玻璃,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关上办公室的门,脸上有一丝怒意,重重的坐在了办公桌前。
中午的时候,唐泽没有选择去员工餐厅吃饭,而是要苏夏带了份饭回来。这回还是尚晴主动叫她,其实苏夏感觉的出来,尚晴已经开始有点不喜欢她,大部分原因,都是要归功于许夏卓吧。
她们并肩站在电梯里,看着电梯一层一层的往下降,突然尚晴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夏卓喜欢吃什么?”
“什么?”
“我想问,夏卓喜欢吃什么,感冒的时候要用什么方式可以哄他吃药,或者我该用什么方法跟他相处,才可以让他爱上我?”尚晴的语气里有一种无奈,心痛。
苏夏转头,看到她眼里的痛苦,尴尬的扬了扬唇,瞥开视线,道:“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虽然她曾经跟他朝夕相处了两年多,可是他的习惯她真的不了解,因为那两年多的时间里,她一直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浅薄的就好像可以随时离开一样。
所以她从来都不会费心思去讨好这个男人,更别说去特别的研究他的喜好。
这时候电梯门开了,尚晴把手里的钱塞给了苏夏,道:“你帮我买一份饭,可以吗?”
“你要什么菜?”
“随便,只要你选的就好。”尚晴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许夏卓现在的状态如果再不好好休息,再不吃药,再这样高烧下去,一定会从感冒转成肺炎的。
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肯吃药,不肯休息,她想若是现在她买饭上去,他也是不会吃的。她不是一个自私的女人,所以如果苏夏能够让许夏卓愿意好好休息,她不介意让苏夏去劝说,去照顾许夏卓。
她的爱不是想要用不择手段的方法去得到,她只要许夏卓可以心甘情愿,若是她努力了,他依然不愿意,那么她会选择放手的。
这些事情早在许夏卓发了疯,想要杀死她的那天,就已经想的清清楚楚,只是现在她还不愿意放手,只因为舍不得,放不下。
没一会苏夏买了两份饭,将其中一份交到了她的手上,苏夏看她神情忧伤的模样,终是不忍心,软着语气道:“尚晴,你要相信你是个很优秀美丽的女人,许夏卓不爱你的话,他还能够爱上谁?我跟他早就过去了,再说了,那天……”
她顿了顿,脑海里的那一幕还是能够很容易的刺痛她的心,苏夏咽了口口水,牵强的扬了一下嘴角,道:“那天在我的房间里,你们……”她实在说不出口,然后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他都说爱你了,两个人在那种时候说的我爱你,都是发自内心的。”
苏夏的笑容,像一把匕首重重的插在了尚晴的心里,她又怎么会知道,许夏卓在她耳边轻轻唤着的名字是苏夏,而不是尚晴。
尚晴深深的吸了口气,接过她手里的快餐盒子,勉强的扬了扬唇道:“那我先给他送去,要不要我帮你拿给唐泽?”
“好啊,那我帮你买了饭,一会你下来一起吃吧。”苏夏冲着她笑了笑,面对尚晴,苏夏还是极尽所能的显得友好。
尚晴拿着快餐先去了唐泽的办公室,唐泽看到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在看到她憔悴,又有些哀怨的神情之后,眉头微微蹙起。站起身子,走到她的面前,问道:“几天不见,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以前乐观开朗的晴晴去哪里了?”
“我还是一样开朗乐观啊,又没变,就瘦了一点点而已,你多心了。快点吃饭吧,工作忙也不能不吃饭。你能回来帮爸爸,我也很开心。”她扬了扬唇。
但是在唐泽看来,这个笑容很虚无缥缈,就好像一阵风刮过就会消失不见一般。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伸手将她手里的快餐盒子放在了办公桌上,道:“是不是许夏卓他对你不好?”
“没有。”她低头,用力的摇了摇头。
“晴晴……”
“你别管了,这些事情我一个人可以,我不需要你们所有人的怜惜和帮助,我自己可以的!”她的语气有些重,其实她很讨厌所有人都因为她的单纯而特别的去照顾她,把她当做是一朵温室里的花朵。
说完她拿起其中一个快餐盒,就转身走了出去,轻轻的关上了门。
唐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终究是放不下,尚晴是跟他一块长大的,从小他就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妹妹不高兴了,他这个做哥哥,又怎么会放心的下。
尚晴慢慢的走到许夏卓的办公室门口,她站在门口,一只手轻轻的扬起,停顿了好一会才敲了敲门,然后开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