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远离才是保护(1)

尚晴慢慢的抬眸,然而眼里却没有了以往的依赖,只有满眼的疑虑,她哽咽着,问道:“妈,你老实告诉我,昨天宴会上,你对夏卓做什么?”她的语气很重,这一天她一直在想为什么许夏卓会变成这个样子。
终于在刚刚,许夏卓让她问问她的妈妈,她才想起前几天陆兰若跟她提及过关于这次宴会的事情,陆兰若向她保证过,一定会让许夏卓爱上她,原来她计划着的竟然是那么不堪的事情。
她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做这种事情,把她逼到了这种境地,许夏卓没有爱上她,反而更加的恨她了。
陆兰若看着她的模样,俨然一副知道所有事情的模样,她皱了皱眉头,问道:“许夏卓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不用谁跟我说,就是你告诉我的!妈,你到底做什么?你是不是给许夏卓下了什么药?不然他……他怎么会失去理智?”说道最后,尚晴简直难以启齿。
陆兰若看着她一副羞愧的模样,伸手擦掉了她脸颊上的眼泪,道:“你这是做什么?你们是夫妻,做那档子不是应该的吗?那是义务,这义务,你有,许夏卓也有。他一直都不碰你,是什么意思?既然结婚了,他就有义务碰你!”
“妈……”
“总之,这一切跟你没有关系,你是最无辜的一个,要错也都是他们的错,许夏卓最错!你怎么可以因为这样的事情来责怪你自己呢?又不是你自己扑上去的,是他自己忍不住了,才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陆兰若握住了尚晴的手,苦口婆心的说道:“晴晴,你不要太单纯,太善良了,把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这件事情里,你一点错都没有?你不就是爱他,所以不忍心让他一个人醉倒在家里吗?你有什么错,难道你关心他,还是你的错了?”
尚晴低头,陆兰若的话全数落入她的耳朵里,心里便更觉得委屈,眼泪再次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哽咽的说道:“可是即使这样也不能用下三滥的手段,我要的是他自愿,而不是因为药物,把我当做其他女人,这样只会让我更伤心。”
“晴晴!有些人必须要用这样的手段才能得到,你懂不懂。许夏卓这样对你,我不会让他好过的!”陆兰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甚至还有些生气。
尚晴怕她又会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连忙擦掉脸上的眼泪,抬头央求道:“我明白,妈,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你千万别多事去找他。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心甘情愿的爱上我,而不是因为你,他才勉强的回到我的身边。”
陆兰若看到尚晴眼里的哀求,沉默了半响,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许夏卓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在马路上行驶着,他不能回家,又没有苏夏家的钥匙,本来想去半山上的别墅,又觉得太孤独,再说那里也许还残留着苏夏的气息,会让他触景生情。
最终车子停在了市区里一间五星级酒店门口,他看了看大门,看到门童已经过来,他便下了车,把钥匙交给了门童,自己领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他开了间总统套房,前台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一分,他的笑容很温和,所以这些个女人,看到都红了脸。他拿了房卡的时候,前台小姐,心细的看到了他手背上的伤口。
关切的问道:“许先生,需要创口贴吗?”
许夏卓看了看自己的手上的伤,笑着摇了摇头,道:“不需要,谢谢。”说完便大步的走向了电梯。
总统套房在二十六层,开始他倒是知道有专门直达房间的电梯,当时整个人也浑浑噩噩的,直接进了普通的电梯,按了26层,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电梯上那个红色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往上跳。
才到10层的时候,电梯门突然就开了,许夏卓抬眸看了一眼,整个人怔住。电梯外面站着同样怔住的苏夏,他们的缘分该要好到什么地步,竟然会在同一间酒店遇见。
可是分明,一个是总统套房,一个只是普通的标间,竟然也能遇见。
只几秒功夫,苏夏立刻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跑开了,然而许夏卓也以同样的速度追了出去,苏夏还没有走到房间门口,就已经被许夏卓拉住了手腕。
“你怎么在这里!跟谁一起?”他一开口便是质问。
苏夏不耐烦,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可是半点用都没有,她怒道:“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放手!”
“告诉我,你不是跟唐泽在一起!”他这是在自欺欺人,在他心里已经认定了她是跟唐泽一起来的。
“你疯了吧!快放手!”苏夏再次用力挣扎了一下,可是依然半点用都没有。
“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因为跟尚晴发生了关系,那么那么的自责,就是觉得我背叛了你!可是我们早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你的心里早就已经没有了我,你早就爱上了唐泽,可是我还那样像傻瓜一样的自责,连见你的勇气,向你解释的勇气都没有!我是疯了,在爱上你的那一刻就已经疯掉了!”许夏卓吼得,苏夏心惊胆战,就怕把这些住客都引出来。
她紧张的快速的上前捂住了他的唇,脸色煞白道:“你有病啊!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情吗!”
苏夏的手捂住他的唇,许夏卓的眉头渐渐的松开,闻着她手心独有的气息,心里的那团火突然就小了下去,他松开了手,想要上前抱住她的时候,苏夏却迅速的逃开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在一个房间门口顶下,用房卡开了门,转头,一脸不耐的看着他道:“要说就进来说!”
她看到了许夏卓手上的伤口,到底她对他的感情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刚刚他眼里的伤,明显的刺痛了她的心房,但是他刚刚像疯子一般说的那些话,全部都灌进了她的耳朵里,一直抵达她的心房,她本应该不信的,但是不知为何,原本坚硬的心竟然慢慢的软了下来,竟然开始有点相信他的话。
但是许夏卓的谎言实在是太多,她已经不敢轻易相信。
许夏卓唇角微微的上扬,走了过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去。
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他的心里稍稍放宽,转身看着愁眉苦脸的苏夏,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苏夏看了他一眼,绕过他走到了床边,跟他隔了一定的距离,让她自己觉得安全,然后才慢慢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会是跟踪我把?”
“不是,我只是出来住几天。”
今天的许夏卓似乎跟前几天的不一样,今天的他少了些戾气,看上去很累,很颓废。苏夏索性坐了下来,指了指他的手背,问道:“这个是怎么弄的?”
“自己弄的。”许夏卓低着头,不敢看她。
这样的许夏卓,看上去真的很想做错事情的孩子,苏夏心里的防线顿时打开,并且有些尴尬,还是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走到他的身侧,慢慢的拉起了他的手,左看右看。她果然还是会心疼的,手上的伤口有点大,她用手轻轻的碰了碰,锁眉,道:“不疼吗?原来你那么喜欢自残。”
许夏卓看着她的头顶,心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了一下,伸手用力的将苏夏揽进了怀里,然而苏夏的心里对与许夏卓的亲密接触已经有了心里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