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那一抹灿烂笑容(1)

财务部的人把几月的业务送了上来,看到苏夏从总经理办公室里哭着跑出来,脸上略微显得有些惊讶,但是却也不多问什么,把文件放在了她的桌子上,道:“这是唐副总交代的,既然你在,那由你把这些文件交给他吧。”
苏夏擦掉了脸上的泪痕,笑了笑道:“知道了,谢谢。”她快步的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文件,便进了办公室。
唐泽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发愣,连苏夏进来都没有听见。苏夏轻咳了一声,提高音量道:“你发什么呆呢,你是来工作的,又不是来发呆的,尚烨对你期待又那么高,你应该好好的工作。”
这回苏夏直呼了尚烨的名字,脸上没什么表情,将文件扔在了桌子上。
唐泽闻声,转过身,看了一眼苏夏,便眼尖的发现了她脸上的泪痕,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又哭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苏夏有些不耐烦的挣脱开了他的双手,烦闷转身,想要离开办公室,却被他拉住,坚定的问道:“你要是不告诉我,不把我当朋友,我可以选择不帮你。”
苏夏转头,看到唐泽一脸严肃,沉默了几秒,咬了咬唇,道:“有些事情我难以启齿,不是我不想说,是我说不出口。尚烨,我的父亲,对你比对我还好,还要热情。我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却只会让我心寒,他是我的血亲啊,他忘记我妈,我忍了,可是我是他亲生女儿,难道不该多点关爱吗?”她忽略了昨晚许夏卓和尚晴的事情,只挑了一部分说。
唐泽看着她气愤的模样,扬了扬唇,摸了摸她的头,道:“你们相认没多久,有这样的隔阂也是正常,慢慢来就好,伯父人很好的。当年我爸妈出事,他在第一时间把我带回家,把我当做亲生儿子一样抚养,跟晴晴没什么两样,所以一切都慢慢来,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一切要慢慢来,所以我忍着,我说我没事,你还非得拉下脸来逼着我说。”苏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娇嗔的说道。
“好了,你快熟悉工作吧,我出去了,有事叫我。”她冲着他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关上办公室的门,她轻轻的舒了口气,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的演技突然变得好好,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而且没有什么破绽。她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工作的第一天也没什么事情,她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对面紧闭着的办公室的大门,中午去吃饭的时候许夏卓就没有出来,现在快下班了,办公室的门依然纹丝不动。
唐泽倒是很准时,下班时间刚到,他就开门走了出来,看到她在发呆,敲了敲她的桌面,道:“发什么呆,下班了,我请你吃饭。”
苏夏顿时回过神来,扬了扬唇,刚想回答的时候,对面的门突然开了,许夏卓眉头深锁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他们一眼,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向了电梯。
她愣了愣,多亏了唐泽用手肘撞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她愣愣的笑了笑,拿起包包,笑道:“好啊,去哪里吃?我今天不想那么早回家。”其实她今天根本就不打算回家,那个房间,对她来说已经有了心里阴影,连跨进一步都不愿意。
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她还故意挽上了唐泽的手臂,站在了许夏卓的身边,等着电梯,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似乎在向许夏卓宣誓着什么。
许夏卓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看到了苏夏挽着他的手,放在西裤口袋里的拳头紧了紧。
“今天晴晴怎么没来上班?”唐泽看了许夏卓一眼,经过上次那件事,他对许夏卓的看法倒是有一些改变。
“病了。”他的语气很冷,简直能把人冻死。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正好这个时候电梯门开了,里面有好些人,他们三个人走进去,就有些挤。也许因为一天大量的工作,电梯里的人都显得特别疲倦,安静的彻底。
人多了,苏夏到也没那么紧张,这时候唐泽拍了拍她的手背,问道:“想去吃什么?”
“没特别想吃的东西,你决定就好。”苏夏转头冲着他笑了笑,看上去特别灿烂,许夏卓刚好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刚巧看到了苏夏那灿烂的笑容。
其实这个笑容,苏夏笑的很艰难,但是在所有人看来她是打从心里开心的,包括许夏卓都认为她是开心的。如此一来,他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只一会,电梯门打开,所有人都走出了电梯,下班的时候公司楼下人比较多,唐泽伸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手里,顺着人流向公司门口走去。
许夏卓站在原地,所有人都走在他的前面,苏夏的身影渐渐的远去消失在人群里,但是他的脑海里依然印着苏夏那个灿烂的笑容,似乎现在她还在对着唐泽灿烂的笑。
即便是过去他们相安无事的时候,苏夏都没有对他露出过那么灿烂的笑容,他的脸上显现出了颓然的笑容,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他垂头走出了公司,开着车,直接去了酒吧,并且关掉了手机,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他。
苏夏和唐泽坐在韩国料理店里,唐泽坐在那里认真的烤着肉,苏夏坐在位置上,认真的看着他烤肉,等着吃。
“唐泽,跟你商量个事。”她笑了笑,道。
唐泽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将烤熟的肉,蘸了酱,放在了她的碗里。
苏夏见她点头,笑着说道:“帮我找一间好点的酒店,这些天我不想回家,想一个人静静,不然我怕会跟我爸吵起来。”
“还是回去吧,伯父会着急的。”
“不行,我会跟他说的,我真的不想回去,万一我忍不住,吵起来怎么办,到时候关系更糟糕了!”见他不同意,她就急了。
唐泽看了一眼苏夏焦急的模样,笑道:“知道了,一会吃完,我带你去。”
总算她的笑容又恢复了,夹起他给她烤的肉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许夏卓一个人坐在酒吧的包间了,独自一个人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着酒,对面的电视荧屏里播放着一首又一首的情歌,所有都是苏夏喜欢听的。
胡夏的歌声,从音响里流出,他的声音清澈干净,如泉水般淙淙流出。他的声音本可以缓解人的身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许夏卓越是认真用心的去听他的字字句句,心就越疼,脑子里满是苏夏充满笑容的脸庞,还有她看着自己厌恶,害怕的表情。
曾经她也会对着自己笑颜如花,可是现在呢,只要他出现了,苏夏脸上的笑容就会消失不见。他独自一人坐在宽大的黑色沙发上,双手抵在双膝上,手里拿着空空如也的酒杯,脸上只有痛苦的表情,眉头紧紧的皱在一块。
一曲终,缓缓而来的音乐,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音律,每一天光手机就要响起好几次,也是苏夏最喜欢的歌曲。
这时候他慢慢的拿去放在一旁的话筒,放在唇边,看着液晶电视上的字幕,随着音乐慢慢的唱了起来。
“我要过多久才能好呢有好多辛苦路得走走到口渴眼泪干了人会领悟些什么回忆是记者它会挖出不为人知的寂寞每一个人的以前住在心里像是事后的孤儿谁记得那给你心碎的前者……”他的声音很低沉,视线紧紧的盯着歌词,咬字非常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