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2)

“我们的船早就破裂了!”苏夏依然说的斩钉截铁,话语刚落又觉得说错了话,才嫣然的转过头,冷道:“随便吧,我试试,不过我想唐泽还不至于那么听我的话。”
“不见得,他喜欢你,难道你没感觉吗?”许夏卓的语气很淡然,却还是难掩一丝酸意。
她冷冷哼笑一声,道:“你观察的真是细致入微了,不过你真是看错了,他只是把我当好朋友看而已,所以他会不会去总公司上班几率也就百分之五十。”
“我要百分之百,他能帮我,也能帮你!”
“许夏卓,你很过分,你要知道唐泽是尚烨养大的,他会帮着我们害他老婆吗?还有,你已经是尚烨的女婿了,你到底在密谋些什么东西?”苏夏很诧异,从他开始要帮助自己她就诧异,就好奇他帮助她的理由。
这时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苏夏不由的往外看了看,车子停在了一间商场的门口,苏夏才意识到自己是出来买东西的,正要开门下车的时候,许夏卓熄了火,问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当然不需要。”苏夏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她一眼,便快速的下了车子,重重地甩上车门,大步走进了商场的大门。
苏夏在商场里逛了一圈又一圈,不是嫌弃太贵,下不了手,就是不好看。身边没个人陪着果真没意思,正当她要打道回府的时候,许夏卓突然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腕,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拉着她往前走。
他拉着她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在香奈儿的店铺里随意挑了几件衣服,报上了尺寸,刷了卡,便领着衣服又匆匆的出了商场,苏夏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他推进了车子里。
“你到底想做什么!”苏夏锁眉看着一脸淡然模样的许夏卓,有些怒意。
车子缓缓的启动,然后慢慢的加速,苏夏看着他,见他默不作声,心里突然就烦躁了起来,她用力的扯了一下他的手臂,车子随着她的扯动突然往右边猛的转了一下。
“你疯了!我在开车!”这时候许夏卓才有些反应,他的速度有些快,所以这一下很危险。
“我要回家!”
许夏卓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车子突然一个转弯,上了盘山公路,苏夏一时没坐稳,撞在了车门上。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被许夏卓带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脑子里又不由自主想起了在上海时的那个晚上,车子里,许夏卓发了狂的模样。
身子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她紧紧咬着下唇,双手揪着自己的衣角,整个人几乎贴在了车门上。
许夏卓用余光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你在紧张些什么?”
“我紧张了吗?没有啊。”她假装镇定,猛的摇摇头。
语落,许夏卓大笑了起来,看上去心情甚好,脸颊边上的酒窝若隐若现,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许夏卓,她已经记不清了,时间似乎过了好几个世纪,她的鼻子有些酸涩,心也微微抽搐起来。
她以为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痛彻心扉之后,她再也不会为他而动情,再也不会为他而心痛,再也不会爱他,但是这一刻,她的心又不由自主的被他的笑容所牵动着。
“有那么好笑吗?”她强忍着心里的酸楚,冷着声道。
“看到你像受惊小猫的样子让我觉得非常可笑。”他半开玩笑的说着,语气也显得很轻松。
苏夏咬了咬唇,并不想被当成他的笑柄,便闭了嘴,转身紧紧的盯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反正她已经同意了他的交易,那么即便是他带着她去地狱,她也只得跟着。
没多久,车子驶进了半山腰上的别墅区,这里的别墅极豪华,而且也是寥寥几幢而已。
苏夏看着幽暗灯光下的别墅区,喃喃的道:“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许夏卓没有回答,车子停在了一幢别墅前,大门缓缓的打开,车子开了进去,直接开进了车库,熄了火,才转头挂着淡淡的笑意,道:“下车吧,这是我家。”
苏夏侧头看了看傍边停着的那些个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车子,坐在位置上,没有下车的打算,她皱着眉头,侧头看着许夏卓。眼前这个人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她,或者还有多少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这样的惊喜已经够了,要么就一次性全部告诉她,不要一次又一次的去考验她的心理承受力。
“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我的,能不能一次全部说完?”
许夏卓下了车,站在车门边上,手搭在车门上,笑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全部,但是现在,你的脑子里只要知道怎么破坏陆兰若和尚烨之间的感情就可以了。”他说着还用手指指了指脑袋。
“我们是合作伙伴,难道有些事情我不应该知道吗?”
“你错了,我们之间现在只是各取所需,我的事情你没有必要知道的太清楚,太清楚了,对你并没有好处。”他依然笑,站在那里,等着她下车。
然后苏夏转过头不再看他,直直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最后还是许夏卓等不了了,走过去,打开车门,将她一把拽了出来。
苏夏不知道他带着自己到这栋豪华的别墅来做什么,但是心里的慌张让她明白,一定不会很简单,她的手脚变得冰凉,脸上也毫无血色。她是个传统的女人,那些事情一次两次已经触及到了她的道德底线,她以为回了Y市,许夏卓总会收敛一些,那个所谓的床伴总不可能再执行下去。
但是现在,她似乎想错了,许夏卓好像不怕什么,也不在意尚晴会不会知道。回想刚刚在家里,尚晴对她的态度,也许他们之间早就摊牌了,只是没有被陆兰若知道。
她一路挣扎着,被许夏卓拉进了电梯,整栋别墅也就三层,竟然还有电梯,还是观光型的!苏夏实在太过惊讶,如此看来许夏卓家明明比尚烨还要有钱,可是为什么还要联姻?
进了尚家,她才知道,许夏卓当初所说的经济不好导致联姻,根本就是假的,在外界许夏卓的父亲跟尚烨明明就是好朋友,好兄弟,照理说,若是一方有难,另一方应该无条件的帮忙,可是他们却要用联姻的方式在维护自己的事业。
若是说许家有财政上的危机,可是为什么许家还有那么多的不动产业,看上去也绝对不会便宜。苏夏现在是想破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间装修极豪华的房间,有那么一刻苏夏站在电梯里都不愿意出去,就怕踩坏了这里的昂贵的地毯,碰坏这边的任何一样,她就是掏出全身家当也赔不起。
虽然现在她是尚烨的女儿,但是在她内心的深处,她依然还是个靠着自己过活的平凡人,会因为柴米油盐而担心,看到昂贵的东西,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惊叹,然而心生一丝的自卑感。
许夏卓用力的扯了她一下,她才不得不跨出了一小步,然后任由他将她拉到了房间内的大床边上。
许夏卓看她有些发呆,脱了外套,从柜子里拿了件衣服,就走进了一边的卫生间,轻轻的关上了门。
这轻微的锁门声,让苏夏回过了神,看到许夏卓脱掉的外套和裤子,心里便隐隐的猜到了点什么,双腿不由自主的往屏风后面的电梯门跑去。
可是她怎么还会逃脱的了,这辈子她都无法逃脱许夏卓的手心,除非哪一天,许夏卓不再爱她,那么她便会自由。
苏夏匆匆的跑到电梯门口,伸手用力的按了几下按钮,可是电梯却半点反应也没有,再按一次的时候,才发现电梯竟然没有通电了。
这时候卫生间的门突然打开,许夏卓的声音,从那条门缝中传了出来:“你即便是从这里出去了也没用,这条路上是没有出租车的。”说完又砰地一声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苏夏愣愣的站在原地,最后还是乖乖的走回沙发边上坐下,抬眸眼前便是那张大大的双人床,顿时她的脑子开始无边无际的乱想。
卫生间里淋浴的声音突然消失,苏夏的人整个开始紧张,她的双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时不时的看看眼前的床,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