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那么迫不及待吗(2)

许夏卓的脸色渐渐的变得铁青,他用力的扯过她的下巴,冷道:“你说这话有没有想过后果!”
“我恨你,我恨你……”苏夏在他的耳边反反复复的说着这三个字。
许夏卓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现在的许夏卓脾气非常不好,他用力的将她扔回了副驾驶上,穿好自己的裤子,冷笑一声:“你尽管恨,你这样的女人,在我眼里就是妓女!”心里一气氛,说话就变得没有分寸,竟挑一些难听的话来讲。
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这样的话怎么会从许夏卓的嘴里说出来,苏夏闭着眼睛,慢慢的穿好自己的衣服,咬着牙道:“你真是个戏子,许夏卓,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是个那么变态的男人!你真让我觉得恶心,别以为我有求于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还不是要巴结着陆兰若,还不是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是妓女,那你就是鸭子,卖给尚晴的鸭子!”
这一番话,彻底激怒了他,他用最寒冷的眼眸看她,然后用最冷的语言,对她说:“滚!”
“哼,跟你在一个空间里都令我恶心!”说着苏夏便慢慢的下了车,重重关上了车门。
只一瞬间,许夏卓便启动车子一踩油门,车子便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苏夏站在原地,看着昏黄的灯光下,自己被拉得长长的影子,泪如雨下。
苏夏泪流满面,仰头看着漆黑的天空,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她冲着天空,大喊:“我恨你!我恨你们!”她用所有的力气来喊这几个字。
然后便像是被人抽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坐在了路边,现在的她毫无办法,在这个荒郊野外,没有出租车,不知道路,没有手机。这一刻她有一丝的绝望,看着天空,也许是幻觉,她竟看到了苏素琴的微笑的脸。
“妈!”她迅速的起身,跑到了马路中间,只仰头看着天空。看着自己的幻觉,她仰着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
人生还可以变成如何的糟糕,她想现在状况已经是极致了吧,原地转了一圈,她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不远处一辆车子由远及近,只一瞬间,车子停在了苏夏的身前,极近,差一点就撞上了。许夏卓气愤的开出很远之后,还是忍不下心就那么离开,猛的调转车头回来了。
苏夏木讷的转头,车子的灯光极刺眼,她伸手挡在了自己的眼前,然后便是脚步声,停在了她的身后。
许夏卓蹲下身子,冷道:“上车。”
苏夏擦掉脸上的泪水,慢慢的站起来,勉强的扬起了嘴角,昂起头颅,上了他的车。
许夏卓看着她的样子,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也跟着上了车,心里难受之极,车速也跟着极快。
以前苏夏面对车速超过80就会觉得很不安,但是现在车速已经高达100,苏夏竟然无动于衷。她唇角一扬,笑道:“是不是要同归于尽啊,你就那么像跟我死在一起吗?许夏卓,你其实已经爱上我了吧。”
许夏卓没有说话,只是抿唇轻笑,有一点讽刺的味道,也有些许的无奈,但是在苏夏听来,那是一种侮辱性的嘲讽。
她打开车窗,夜晚的风吹在脸上,让人有种刺骨的寒冷,苏夏将手伸到了车窗外,才刚伸出去,许夏卓严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快把手收回来,你想当残疾人吗!”他的声音很急,也很严肃。
然而苏夏却没有那么听话,他说收回来就收回来吗?他以为他是谁,她依然把手放在外面,脸上的笑容有些凄楚。
许夏卓脸上是难掩的焦虑,什么都不顾及,连转向灯都忘记开,直接靠边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放在边上的一个盒子,因为突然的急刹车,而掉在了驾驶室里。
“你疯了!”许夏卓没有顾及那个盒子,便冲着苏夏大吼一声。
“我当然疯了,从我知道尚烨是我的父亲开始,从你把我当玩物一样抛弃跟尚晴结婚开始,从你告诉我,我的母亲是被人害死开始,我早就疯了。”苏夏的脸上依然扬着笑容,嘴里说出来的字字句句,就好像这一切都不是她自己的事情一样。
“你以为你这样别人就会可怜你嘛,你失去的一切,都会因为你的可怜而还给你吗?苏夏,既然这些事情已经把你逼到了这个地步,你就不应该在这样楚楚可怜,让别人可怜你,你应该让别人知道你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许夏卓的一番话,让苏夏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转头满眼疑惑的看向他,问道:“你这是在教会我什么吗?我现在这个样子,你看到不是应该很开心吗?”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的样子有什么值得我去开心或者不开心的。”说这句话的时候许夏卓没有看他,视线只是定定的看着前方。
“那你……”
“为什么要提醒你这些是吗?因为你对我有用处,我可不期望我的棋子是一滩烂泥。”说着,许夏卓关上副驾驶的车窗,捡起掉在位子下面的盒子,不动声色的放在身侧,便启动了车子。
他们一同回了酒店,许夏卓洗完澡便坐在桌子前,对着笔记本电脑,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苏夏坐在床上,想了一会,也起身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许夏卓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脑屏幕,她咬唇,走到他身边,问道:“还不睡吗?”
“你先睡吧,我还要再看看,明天回去就要直接进会议室跟董事长汇报。”他交代的清楚,苏夏只淡淡瞥了电脑屏幕一眼,又看了看他的脸,也不说什么就上床,躺进了被子。
她整个人都紧绷着,背对着他躺着,苏夏有些紧张,经过刚才车上那样的经历,她的心对许夏卓已经产生了一种恐惧感,她怕,他又会莫名其妙压上来。
只是等了又等,苏夏不堪疲倦,终是松懈了警惕,竟渐渐的睡着了。很久她都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好觉,现在面对许夏卓,竟然能够安心的沉沉睡去,也许她还改不掉两年里留下来的习惯。
许夏卓弄完文件,关上电脑,转头便发现苏夏已经睡着了,他的唇边扬起一丝暖暖的笑意,走到她的身侧,替她掩了掩被子。便定定的望着她熟睡的脸庞发愣,既然她要搅合到这场斗争中来,那么他只能用这种方式保护她,让她学会自我保护。
他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便躺在了她的身侧,轻手轻脚的将她的头抬起来,然后将自己的手臂放在了下面。苏夏锁眉,伸手抱住了他的身子,将头枕在了他的胸口上,呼吸平稳,睡的还挺熟。
闭上眼睛之前,许夏卓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温柔,他把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半夜的时候,苏夏眉头皱了皱,用力的扒掉了身上的被子,她实在是觉得热,身后好像贴着块烧热的铁板似的,睡意实在太过强烈,她吃力的眯缝起一只眼睛,转头便看到紧贴着她的许夏卓。
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他,呢喃道:“走开点,你热死了。”
迷糊间,苏夏的身子被许夏卓转了过来,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闭着眼睛,两年的朝夕相处,他们彼此总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一趟上海之行,让苏夏知道了很多,改变了很多,当她下了飞机,站在Y市的这片土地上,脸上的笑容竟然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