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人生从这一刻开始(2)

许夏卓看着她满含泪水的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心被狠狠的揪在了一起,转头不再看她,他怕在看一眼,自己的心就会不受控制的,说一些不应该说的话,做一些不该做的事。
这时,她的手附上了他的脸颊,道:“你受伤了,你是唐泽?为什么每一次我伤心难过无助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的总是你,为什么他从来都不出现。即便是我没了他的孩子,他都从来没来见过我,我知道他不喜欢我生的孩子,他根本不要我生的孩子。唐泽,为什么,明明我就恨死他了,可是为什么看到他不好,我还是会难受!”她上前一步,哽咽的说着。
“你别说了,我先送你去酒店。”许夏卓不愿意再听她说话,她的字字句句都直击他的心脏。快速的揽过她的肩膀,想将她拉上汽车。
只是刚走了两步,苏夏一个没忍住,就吐了,而且全数吐在了他的裤腿上。
许夏卓没办法,只能等着她吐完,然后将她扶上车子坐好,自己拿了块毛巾随意的擦掉了腿上的污秽之物,便带着她去了自己所住的酒店。
苏夏依然半醉半醒,疯疯癫癫的,好容易才将她弄进了房间,许夏卓将她扔在了床上,自己便迫不及待的进了卫生间洗澡,身上的味道他实在是受不了。
面对苏夏的许夏卓,洗澡是没有锁门的习惯的,苏夏在床上滚了一圈,听到卫生间淋浴的声音,便吃力的坐起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卫生间门口。
“我也要洗澡!”她一边微笑的说着,一边伸手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冲了进去。
许夏卓看到她还没来及反应过来,苏夏已经冲到了莲蓬底下,扑到了他的怀里。
只一瞬间,苏夏就被温热的水淋的湿透,她的头发一根一根的贴着她的脸颊,她微微抬头,看着许夏卓的脸,这一次她看清了,她扬了扬唇,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尖道:“你是许夏卓!”
“你快出去!”他脸上的表情很严肃,语气也很重,她知不知道,一个男人在禁欲很久的情况下,面对如此情景是很难控制住自己的。
然而苏夏却耍无赖,贴着他光溜溜的身子,不停的扭了扭身子,道:“我不,我也要洗澡,我难受。”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快出去!”他再一次加重语气,用力的将她推开,远离自己。
“就不,我要洗嘛,我要洗。”她像个孩子一般,撅起了嘴巴。外套已经被她脱掉,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若隐若现。
许夏卓看着她,整个身子都紧绷着,他瞥开眼,伸手阻止了她解衬衣扣子的手,哄着道:“苏夏乖乖的,你先出去,等我洗完,一会你再洗,好不好?”
话音刚落,苏夏就直直的看着他,一眼不发,她这个样子,许夏卓都怀疑她是装醉。
正当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苏夏突然就转身离开了卫生间,许夏卓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怪怪的,心里难受的紧,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苏夏,所以他在卫生间里洗了很久很久,久到皮肤都被水给泡皱了,他才出去。
然而等他出来,房间已经空无一人,苏夏不见了,浑身湿透,只穿了一件衬衣,神智还不清晰的苏夏不见了!
许夏卓匆忙的随意套了件衣服,拿了车钥匙,快速的打开门,刚要冲出去,视线瞥见了房门边上蹲坐着的苏夏。
她把脸深深的埋在双臂之间,身子一颤一颤的,许夏卓站在她的面前,弯身,用手点了点她湿漉漉的脑袋,道:“你可以去洗澡了。”
苏夏没有抬头,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许夏卓锁眉,蹲下身子,再次道:“进去洗澡,你这样会感冒的。”
这一回,苏夏渐渐的抬眸,眼眶通红,脸上满是水,许夏卓分不清那是水还是泪水。他忍不住伸手擦了擦她的脸颊,柔声道:“快进去洗个热水澡,听话。”
只一瞬间,苏夏的滚烫的泪水滴落,滴在了许夏卓的手指上,他的手瞬间僵住,苏夏看着他,哽咽着:“你是许夏卓吗,夏卓,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要跟尚晴结婚,我们好好的过日子可以吗?”
“你喝醉了,快起来。”许夏卓没有理会她说的,将她拉了起来,带进了房间,将她推进了卫生间,关上门。
他有点慌乱,忍不住从桌子上拿出一根烟点上,站在窗户边上发呆。
突然卫生间里传出一声巨响,许夏卓没多想,扔下手里的烟头就冲进了卫生间,苏夏光着身子躺在了地上,脸上一副难受的模样。
许夏卓没有办法,只得亲自给她擦干了身子,用毛巾包住她的全身,然后将她安置在了床上,盖好被子,又拿了吹风机,将她的头发吹干。
苏夏浑身上下都难受,她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喝醉的感觉真不好,胃里难受的紧,脑袋还晕晕的。许夏卓一直坐在床边看着她,脸上的五官都皱在一起,脸颊红扑扑的,双手不安分的放在外面。导致她半个身子都暴露在空气中。
本来她就没穿衣服,只裹着块浴巾,她胸前雪白的肌肤全部尽收眼底,许夏卓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瞥开视线,正欲离开,苏夏却一把扯住了他的手,眼神迷离的看着他,红唇微启,轻声道:“别走。”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像一根极细的羽毛刮过许夏卓的心,让他心痒难耐,身上已经起了反应,自从与苏夏闹不愉快开始,他再也没有碰过女人。
他克制自己的欲望,迅速的扯开她有些发烫的手,道:“我不走,你好好睡觉。”说着又将被子把她的身子遮住。
这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起来,许夏卓看了一眼,本想起身到外面去接,然而苏夏好像知道他要走,被放在被子里的手迅速伸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紧紧的。许夏卓无奈,只得在这里接起了电话。
“夏卓,睡了吗?”电话那头响起了尚晴愉悦里带着点怯懦的声音。
许夏卓看了一眼苏夏的脸,转头道:“睡了。”
“许夏卓,我爱你!”突然安静躺在床上的苏夏大吼了一声,眼睛紧紧的闭着,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那么坚定。
她的声音很响,直接传到了尚晴的耳朵里,她一惊,刚想问是谁的时候,许夏卓却匆忙的挂掉了电话。她的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那个声音跟苏夏好像。
许夏卓锁眉,一直看着苏夏的脸,渐渐的脸上浮出一丝怒意,他一手用力的掐住她的脖子,道:“你到底是真醉还假醉!”
被他那么一掐,苏夏喘不上气,瞬间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双手用力的抓着他的手挣扎着,盖在身上的被子被她挣扎的踢到了一边,身上裹着的浴巾也禁不起她如此折腾,从她身上脱落。
这一切更激发起了许夏卓的兽性,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就进了苏夏的身体,随着他的进入,苏夏闷哼一声,瞬间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晚,许夏卓不知道把醉酒的苏夏折腾了多少回,一直到苏夏完全熟睡,他才停止。将她紧紧的用在怀里,自己也累的睡了过去。
他们睡的很香很甜,但是在家里的尚晴,自许夏卓挂了电话之后,就一直呆呆的坐在床边,手里紧紧的捏着手机,一脸的不可置信。她多么想再打个电话过去确认,但是她害怕,她怕她所想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