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回不去的从前,回不来的人

她不喜欢这样,她不喜欢每次说不清楚的时候,就用缠绵来代替沟通。
“你停下!”终于苏夏忍不住大喊了起来,正好许夏卓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瞬间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身子依旧压在她的身上,伸手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眉头皱了皱,却还是接起了电话。
他拉了拉身侧的被子,将他和苏夏的身子紧紧的掩住,平稳了呼吸,举着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是许岩松打来的,他的严厉的责备声一一传入了苏夏的耳朵,“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在那个女人家里,我已经说过很多次,让你不要再去见那个女人,你一定要让尚家人都知道你外面有个女人,你才甘心?那么之前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白费!……”
许夏卓的眉头越皱越紧,抬眸看了一眼身下的苏夏,终是起身拿了地上的裤子和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苏夏慢慢的伸手拉过身侧的被子,紧紧的掩住自己的身子,全身不住的颤抖着,看着卫生间的门慢慢的关上,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缝隙间落下。
她难过,因为许夏卓的变化,因为她再也找不回以前的许夏卓。
没一会许夏卓穿戴整齐从卫生间出来,走到床边,蹲下身子,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俯身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你在这里好好呆着,我有空就会来看你,我还是那句话,很快,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之后,我就跟你一起过回以前的日子,我还是以前的我,不会改变。”
说完冲着苏夏扬起了灿烂的笑意,左边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然后起身走向的房门口。
苏夏转头看向他的背影,道:“你真的还是以前的你吗?”
许夏卓站住脚步,整个人怔了怔,没有回头,用力的点了点头。
当他想要伸手开门的时候,苏夏又问道:“那么,平时我可以随意外出吗?”
许夏卓握着门把的手紧了紧,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转头看着她道:“还是不要了吧,在这里什么都有,不需要担心。”
苏夏看着他难看的笑容,收回了视线,轻轻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许夏卓最后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别墅房间,又对佣人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别墅。
他会让苏夏知道,他许夏卓不会变,永远都不会改变。
等到他离开,苏夏慢慢的坐起身子,穿上了被他扔在地上的衣服,走进卫生间,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乱糟糟的自己,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以前坚强的苏夏去哪里了,以前不要爱情的苏夏去哪里了,以前立场坚定的苏夏去哪里了!她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自己嫁了一个富二代,若是换做别人一定会死死的抓着这个大款不松手,然而她苏夏却偏偏要做个高傲的人,做一个瞧不起富二代的人。
只可惜那两年的时光,不是白白流逝的,这两年里有她对许夏卓深深的依恋,习惯,还有爱情。
只可惜,他有难言之隐,他有着一大堆说不清的理由要娶别人,苏夏只能笑自己,笑自己太过天真。在普罗旺斯给了她一点点希望之后,又给她泼了一大盆的冰水,让她彻底清醒,但是他却不肯放手,以爱之名让她做他的情妇。
只可惜,苏夏不喜欢这个位置。
但是她却留了下来,甚至还乖乖的呆在他给她的金丝笼子里,她慢慢的蹲下身子坐在了冰冷的地砖上,毫不克制的大哭起来,她恨自己没有立场,恨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恶心。心却不受控制做着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爱情,她竟然可以忍受这个位置。
那晚苏夏在卫生间坐在了一晚,那晚许夏卓回家,许岩松竟然没有再责骂他,只是再次提醒了几句,一切风平浪静。
第二天许夏卓早早的去上了班,走进E集团大门口的时候便看到尚晴笑容灿烂的站在大门边上冲着他打招呼,然后快步的走到他的身边,笑道:“是不是很惊喜?我爸昨天说让我也来公司帮忙,做你的秘书。”
尚晴笑的很灿烂,她以为这个消息对于她跟许夏卓来说,算是好消息,所以她兴高采烈。许夏卓的笑容僵持了一秒,只一秒,脸上的笑容便灿烂的一分,他伸手揽过她的肩头,道:“你爸想的真周到。”
“我只要不麻烦你就好了,我爸说让你公司的总经理,可是生意方面的事情我不在行……”
“没事,不是有我在吗。”总算尚晴还是给了他一个好消息。
尚晴侧头看了一眼许夏卓灿烂的笑颜,心里暖暖的,便不再说什么跟在他的身旁,上了电梯。
唐泽开着车子到了苏夏家楼下,自从昨天知道他们回来之后,他打了很多电话给苏夏,但是每次回应他的都只有那机械的女音。
今天清楚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拿起床头的手机给苏夏打电话,但是结果还是一样,终于他有些忍不了心里的担心,冲到了她家门口。
他站在门口斟酌了很久,才摁下了门铃,他怕到时候给他开门的人,会让他生气,但是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人来开门。紧接着他又摁了一次,还是没有人来给他开门。
难道苏夏还没有回国?可是连许夏卓都回来了,她又怎么可能一个人留在普罗旺斯?而且许夏卓也不可能让她一个人留在那里,可是万一苏夏还想多玩几天,许夏卓又同意了,那么她岂不是一个人在普罗旺斯。唐泽站在她家门口,紧锁眉头,脑子里不停的猜测着她会去哪里。
最终他还是决定现在飞去普罗旺斯找苏夏,他马不停蹄的离开了小区,买了最近一班去普罗旺斯的机票,便不管不顾的去了普罗旺斯。
其实他的心里有一种感觉,苏夏不可能一个人留在普罗旺斯,但是他还是要去一趟,他倒是更希望苏夏会一个人在那里。在上飞机之前,他找了私家侦探去查苏夏的下落,然后关了手机,安心的上了飞机。
然而许夏卓怎么可能会把苏夏一个人留在普罗旺斯,即便是苏夏想,许夏卓也不会肯。
苏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佣人因为害怕打扰了她休息便没有叫她起床。
她起来随意的洗漱了一下,便开始找自己的手机,可是寻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自己手机的踪影。倒是看到了被放在门后的行李,是昨天晚上许夏卓带来的,里面全是她换洗的衣服。唇角无奈的扬了扬,看来她会在这里住很久。
她走出房间,下了楼,餐厅里佣人已经准备好了午餐,她们看到苏夏从楼上下来,便笑着走到她的面前,道:“少奶奶,午餐准备好了,请用吧。”
苏夏点了点头,看了看眼前的人儿,看上去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她冲着她笑了笑道:“不要叫我少奶奶,叫我苏夏,或者小夏也可以。你叫什么?”
“少奶奶叫我小艺就好了。”
苏夏看着她腼腆的模样,笑着上前挽住了小艺的手,笑道:“我们年纪差不多,别叫什么少奶奶,叫小夏吧。”
小艺看着苏夏的笑脸,浅浅的笑了笑,他们虽然是佣人,但是多多少少也知道苏夏的身份,然而这种身份在电视剧里都是不讨喜较色,所以他们并不敢乱来,只怕会丢了自己的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