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不做你的情妇

“避嫌?”唐泽大笑了一声,继续道:“这句话你应该用来提醒自己。”他伸手想要将许夏卓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重重的拍下,许夏卓像知道他想干什么,快速的拿开了自己的手。
快步走到唐泽的前面,背对着他,道:“别来找苏夏了,不是你的东西就别碰。”他像是在宣示对苏夏的所有权,只可惜他的气场很弱,不够那么理直气壮。
“我不会找尚晴,因为她是你的,苏夏?她是自由的,不,不久的将来,她会是我的,所以你应该要避嫌,不是你的东西就别碰。”唐泽说的很自信,他走到许夏卓的面前,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双眼,脸上是满满的自信和坚定。
许夏卓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只冷冷斜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便上了楼。唐泽站在原地看着他走上楼梯,脸上自信的笑容渐渐的逝去,然后转身走出了小区,终究能在她家出入自由的还是只有许夏卓一个人而已。转头看着五楼漆黑的窗口,唐泽脸上扬起了自嘲的笑容。
许夏卓在家里拿了些苏夏的换洗衣服,便匆匆的赶去了别墅,别墅离市区很远,他开的很快,大致半个小时的时间,车子才稳稳的停在了别墅的门口。
他拿着东西便进了门,别墅的一共只有2个佣人,看到常年未出现的房子主人,皆是一惊,然后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面前,道:“少爷好。”
“她人呢。”许夏卓将手里的行李拿给了她们,视线迫不及待的环顾了四周却没有看到苏夏的身影。
佣人接过行李,道:“少奶奶在房里休息。”
许夏卓点了点头便快速的上了楼,这栋房子是好久之前许夏卓被人怂恿才买下的,平日里几乎不会来这里,所以只叫了两个佣人在这里打扫,不至于把这里荒废了。
苏夏选了最里的一间房间,她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许夏卓开门进去的时候以为她睡着了,还特地放轻了脚步。然而走到她面前才发现她睁着眼睛,并没有睡着。
苏夏看了他一眼便又转过身去,拿后背对着他,就好像没有看到他人一般。
许夏卓知道这一次匆忙的旅程,本以为可以好好的过一回二人世界,然而一切都还没有开始便结束了,换了谁都会生气。
他轻轻叹了口气,坐在床边,看着她的后脑勺,软着语气,道:“我知道你不高兴,可是事出突然我也没有办法,你放心吧,以后有的是机会一起出去。”
又是这句话,苏夏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似是想与他保持距离,然后轻轻的闭上眼睛,并不理他。
许夏卓看出她的刻意远离,伸手握住了她放在身侧的手,依然软着语气道:“别生气了,我保证……”
他的话还未说完,苏夏便再也忍不住坐起身子,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怒道:“许夏卓,你骗的我还不够惨吗!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说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所谓的以后是多久以后?一年?两年?还是很多年,你跟尚晴白头到老了,我还在这里傻傻的等你的以后!许夏卓,我不是小孩子,我看的清现实,这一次我看的透彻,你不可能辜负尚晴,所以只能辜负我,没关系,我伤心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可是你不能那么卑鄙,一边要跟尚晴结婚,这边又想养着我,现在是21世纪,一夫一妻制!我并不想做情妇,我不是金丝雀,不想被关在这漂亮的笼子里!”
苏夏说的很激动,几乎把憋在心里的话统统都说了出来,她讨厌现在的许夏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她苏夏不会,也不可能做他的情妇。
许夏卓看着眼前异常激动的苏夏,她说了很多,但是他却只抓住了几个字眼,嘴角扬起了浅浅的弧度,然而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却让人冷的彻骨。
他用力的捏着苏夏的手,低头看着她的手在自己的手心里紧紧的握着,冷道:“你伤心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是因为身边有一个唐泽,是不是?还是你想表达你对我的爱根本不深,很容易就可以移情?移情的对象就是唐泽,是不是?”
听着他的问题,苏夏忍不住笑了出来,感情她说了一大堆,他却听不出重点在哪里。胸口隐隐作痛,她不了解许夏卓,一点都不。
“你走吧,我会好好的呆在这里,只可惜你留的住我人,你却留不住我的心。”苏夏冷冷的笑着,眼眶里充盈着泪水,既然他要偏离重点,不想承认,喜欢把罪责都往她身上揽,那么好啊,这些错就让她一个人来受好了。
许夏卓抬眸看向她,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那寒冷的目光,让苏夏的心忍不住颤了颤,她下意识的握住了他的手腕,低眸不去看他的眼睛。
他凑近她的脸,嘴唇贴着她的耳边,轻声道:“老实告诉我,你现在的心在哪里?”
许夏卓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苏夏的头也仰的越来越高,她闭上眼睛,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不管在哪里,总之不在这里!”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明明知道许夏卓已经很生气,却还是要说些让他更不好受的话,似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她的回答成功的将许夏卓激怒,他铁青着一张脸,捏着她下巴的手,力道越来越重,苏夏几乎要以为自己的下颚会就此被捏碎。
然而下一刻许夏卓却松开了手,他抵着她的额头,视线直直的望着她的眼睛,咬着牙,克制着自己的怒意,一字一句道:“从这一刻开始,你不能私自走出这栋别墅,需要什么跟佣人说,他们会安排。苏夏你只要知道一件事,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走到你的身边,让你爱上我,我不可能让你那么轻易的忘记我,你的心必须放在我这里!”
说着用手指用力的戳了戳她的胸口,苏夏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还有额头那暴起的青筋,突然就笑了。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手指抚上他的眼睛,还有紧紧皱在一起的眉毛,笑道:“夏卓,你知道吗?你变了,变得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许夏卓,那个许夏卓有一双爱笑的眼睛,笑的时候左脸颊会有若隐若现的小酒窝,他不爱皱眉头,每次我皱起眉头,就会提醒我这样容易老,然后手指用力的划过我的眉毛,再然后我就笑了……”
她微微扬起唇角,眼泪从眼睑处缓缓落下,手指还未抚上他的唇便轻轻落下,她迅速低头,笑着,道:“可惜,那些都不存在了。”
许夏卓眼里那抹寒意渐渐消失,原本紧绷着的身子渐渐的松垮下来,他用力的将苏夏拥进怀里,闭上眼睛胡乱的堵上了她的唇。
她睁开泪眼,看着许夏卓紧闭的双眼,他长长的睫毛上有点点的湿润,她想用双手推开他的身子,双手却被他紧紧的抓在手里。
苏夏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然而许夏卓却像一块巨大的石头一般,压着她一动不动。她想紧紧咬住牙关,想要抵挡住他的霸道的吻,然而再他一次次的攻势下,是怎么也抵挡不住的。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褪尽,他一路向下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烙下一个个代表着他的所有权。
苏夏的眼泪依然不停的流着,她的双手不停的推着他的身子,却怎么都阻住不了他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