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两个人的‘蜜月’(1)

她侧头看了看许夏卓的脸,扬了扬唇,重重的点了下头,不过许夏卓没有看到,他的视线一直紧紧注视着前面十指相扣的那两只手。
在这个海滨城市,在这个美丽的满月岛上,无论是谁心情都会很好。然而坐在餐厅里的四个人,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的喜悦,当然除了唐泽。
“你多吃点,一会咱们再去逛逛。”说着还不忘给苏夏夹菜。
苏夏看着碗里的三文鱼,视线不由的看向了斜对面的许夏卓,他却只是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她稍微松了口气,因为她以为他没有看到这一幕,夹起碗里的三文鱼蘸了点作料,便也安心的放进了嘴里,唇边还是扬起了点点的笑意。
她小小的动作,不巧全数落入了尚晴的眼里,刚刚不久前被自己掐灭的想法,再次燃了起来。她看了看身侧的许夏卓,终是什么都没说转向了窗外,一手拿着筷子不停的戳着自己眼前的空碗。
若是换做以前,唐泽会关切的问她怎么了,当然许夏卓也会关心她,只是现在却没有人理会她的感受。原来被人遗忘是这种感觉,她在心里不由叹息,放下手里的筷子,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了,你们自便吧,苏夏玩的开心点。”走的时候还不忘冲着苏夏灿烂一笑。
见尚晴走远了,唐泽才缓缓的开了口:“你不觉得你应该过去问问她怎么了吗?”他这句话是针对许夏卓说的,但是对方却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依然自若的吃着东西,并没有走了的打算。
“许夏卓,有些东西不可能二者兼顾,鱼和熊掌不可能兼得,我想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终于唐泽的话引起了许夏卓的注意,他抬眸看了他一眼,放下手里的筷子,靠着椅背,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想说什么?”
“有些事情你心里清楚,不需要我把它一一放在台面上,而且这件事情你应该也不希望被放在台面上。”
苏夏看着他们之间越来越紧张的气氛,伸手在他们对视的中间挥了挥,笑道:“你们干嘛,吃饭的时候就别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吃完了早点回房间休息。”许夏卓转过视线,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着。
话音刚落,唐泽夸张的笑声随之而来,他将手肘抵在桌面上,眯着眼睛看着许夏卓,道:“你用什么身份命令我的女朋友该什么时候回房?”
“我用什么身份,我想你比我还要清楚些吧。”许夏卓没有再看唐泽一眼,只是深深看了一眼苏夏便离开了。从唐泽的语气里,他不难猜到唐泽已经知道了他跟苏夏之间的关系。
许夏卓也走了,又只身下她跟唐泽,苏夏的眉头皱成了一团,心情一落千丈,她扔了手里的筷子,也不理会唐泽便快步的走出了餐厅。
她奔跑着到了海边,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心里终归还是能平静一些。
“你怪我?”唐泽气喘吁吁跟了上来,双手叉腰,站在她的身侧,看着他的侧脸。
苏夏微微扬起了嘴角,苦涩的笑道:“我怪你做什么,只是怪我自己而已。”
“你要记住,你不爱他!”
“我知道!不要你一次次的跟我强调!”面对唐泽的一再提醒,苏夏终是不耐烦的怒吼,她眉头深锁,抬眸看了他一眼,压抑着心里的恼意,道:“我现在很累,要回房休息了,什么事都放在明天再说吧。”说完她便快速的走回了水上屋。
苏夏回到房间,只是愣愣的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海景,脑子里一片空白,经过唐泽那么一闹,苏夏总觉得有一种真相快要被揭露的感觉,心里慌的很。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外面的天幕渐渐的暗下,她的房门被人敲响。
她慢慢的走过去开了门,尚晴微红着眼睛站在她的房门口,微笑的看着她。
尚晴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苏夏给她倒了杯水,坐在她的对面,笑着问道:“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别怪我多想,可是看今天的情形,我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所以我只想问问,你跟夏卓以前是不是就认识?”她眼里满是真诚,看着苏夏的眼神里竟有一些害怕。
苏夏看着她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心里不禁自嘲起来,明明做贼心虚的应该是她,反倒是最最应该理直气壮的人,在她这个‘贼’的面前,变的像个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认识。”苏夏并不想说谎,当她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面前的尚晴明显一震。她无奈的扬了扬唇,走到她的身边坐在,道:“他以前是我的同事,认识是认识,但是不熟,怎么了?”
“真的吗?只是认识,不熟?”她转头一脸不确定的再问了一次,似是想要更为确定的答案。
苏夏笑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一副姐姐的模样,玩笑道:“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我跟你的男朋友会有什么关系?小朋友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这一刻苏夏是多么优秀的戏子,面对尚晴,满嘴的谎话,却说的自然,好像她跟许夏卓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
尚晴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大大的松了口气,拉着苏夏的手,低着头,轻声的说道:“我多么害怕,我怕自己心里的怀疑是真的,若是真的我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喜欢夏卓,但是也不希望看到你不高兴。”
面对尚晴的善良,真诚,苏夏无地自容,她脸上自认为亲切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她快速的起身,走到落地窗边上,故意背对着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消失。
“你心里的疑虑永远都不会发生,你跟许夏卓很配,要好好珍惜……”接下去祝福的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她是女人,她也爱许夏卓,所以学不会大度,那些个什么爱一个人就要让对方觉得快乐就好,是否跟自己在一块都没有关系,那都是屁话,不论别人是否大度,她苏夏不大度。要恩爱也请到她看不到的地方去恩爱,她轻轻的闭上眼睛,不愿再多说。
“我会的,你跟唐泽也要好好的,我看的出来,唐泽这次很认真,很用心,你也要好好珍惜。”
“嗯,我有点累,想休息了。”
“那我出去了,你好好休息,明天可不准再跟着唐泽单独出去了。”尚晴轻笑着,说了声再见便走了。
苏夏慢慢的转身,看着轻轻关上的门,尚晴开心了,那么她呢?因为单纯善良所以不忍心伤害,那么她呢?因为是尚烨的女儿,亲生母亲在身边,所以一定要娶她,那么她呢?
她坐在床上,嘴角扬起了点点嘲讽的笑意,唐泽以为这样是帮了她,可是又怎么会知道如此一来让她伤的更深,更痛。也许是他没有想到看上去单纯的尚晴,也会又如此细腻的一面。
可是她尚晴只是单纯,又不是傻,如此明显的神色,举动,只要有点眼色的人,都看的出来。
苏夏呈大字躺在床上,也许是累了,闭着眼睛,渐渐就这么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似是有人在拍她的脸,迷糊中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脸淡然的许夏卓,她以为是做梦,翻了个身,抱住了身边的被子,闭上眼睛,继续睡。
许夏卓的脸色并不好,手上稍一用力,苏夏便整个人清醒过来,她坐起身子,看到许夏卓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房间,惊恐万分,下意识的拉过身侧的被子,遮住自己穿的很整齐的身子,问道:“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