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他们挺配的

宴会才刚刚开始,苏夏便坚决的要回去,与唐泽拉扯间,尚烨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他冲着苏夏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丝疑虑,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他伸手拍了拍唐泽的肩,道:“你这孩子,打算什么时候搬回来住。”
“我外面买了房子,在外面住挺好的。”唐泽一本正经的回答,脸上的笑容也减退了半分。从小唐泽便是由尚家人带大的,因为唐泽的父亲与尚烨是好朋友,好兄弟。所以当尚烨知道他的父母出车祸去世之后,便将他带回家抚养。不过,唐泽却并没有因此而与他们亲近。
“你也真是,让你去外国念书,是让你来我公司帮我的,结果你倒好跑去血金融债卷。”尚烨像是教训自己孩子一般,对着唐泽抱怨了一番。
苏夏站在旁边,眼睛紧紧盯着尚烨的侧脸,看着他依旧乌黑的头发,心里不禁冷哼,如果她的母亲还在世的话,也许也可以像他这样,即便是五十多岁了,看上去依旧年轻。
“不好意思,尚先生,我要先告辞了,家里有点事,我得回去。”苏夏顾不得他还在说话便插了嘴。
尚烨转头,看着她的脸,脑海里闪过一个女人的笑脸,顿时整个人一怔,只几秒钟的功夫,他便恢复了常态,笑着点头道:“哦,好。还没问,你是哪家千金?”
“我不是哪家千金,我只是唐泽的私人助理。”她高昂着头,坦然的说道,在他的面前,苏夏竟觉得所有的自尊和骄傲都回来了,甚至连自卑都不见了。
苏夏离开的时候显得特别高傲,她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大步的走出了宴会大厅,走出了这幢豪华的别墅。
她往前走了几步,转身望向这座灯火辉煌的别墅,嘴角泛起了苦涩的笑容,这一刻她竟然觉得自己有点像灰姑娘,穿着华丽的衣服,参加王子的宴会,只是她没有跟王子跳舞,王子的身边永远站着一个完美到没有缺点的公主,时间也没有到12点,她没有留下水晶鞋,反而发现了一个最不愿意知道的事实。
这时候铁门打开,唐泽从一面跑出来,喘着粗气,站在她的面前,“要你等我,怎么急的自己跑出来了,这地方偏僻,白天都打不到车,现在这个点,你站到明天天亮了也不会有人带你回家。”
“这里很美,美得就像个童话故事,可是我却永远只会是个听故事的人。唐泽,如果当我是好朋友的话,以后别带我来这里,我怕来多了,我会贪恋,会改变自己,那样会让我很讨厌。”她说的很认真,视线一直看着别墅,心里那股恨意便越发的浓。
唐泽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他可以明确感觉到她不开心,甚至心里很难受。他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或者哪个情节,哪句话,触碰到了她心里伤口。但是他知道,看到她难过,他的心也不好受,这样的难过自从父母离开之后,这算是久违的一次。
他牵起了她的手,扬了扬唇,笑道:“有一天你也会变成童话里的主角,相信我,你会很幸福,甚至忘记哭泣的滋味。”他站在她的面前,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眼里满是坚决。他慎重其事,然而苏夏却心不在焉,她茫然的点了点头,其实苏夏只是想让唐泽快点将她带离这里。
然而唐泽却误以为他给的承诺她愿意相信,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将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心里,带着她离开了尚家别墅。
一路上苏夏都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唐泽开着车,察觉到她有点过分的安静。轻咳一声,笑道:“对了,昨天晚上在网上看到一个笑话,挺好玩的,我说给你听听,要仔细听。”
苏夏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唐泽的余光看到她点头,笑了笑,便开始讲了起来:“说是有一对夫妻,晚上的时候老公问老婆:现在几点。老婆:十点。老公:整吗?老婆:太早了吧,别人都还没睡觉呢。老公:我是问十点整吗?老婆:十一点再整吧。老公:你妈的,我问你是不是十点整。老婆:你妈的,十一点在整,你一天不搞我你不得劲是不是?老公:我只是在问,现在是不是十点整。老婆:整整整,现在就整。”他讲的很投入,甚至连语气都加上了。
说完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大笑了一阵,然而身旁的人却不为所动,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换一个。他快速的收住了自己的笑声,气氛有点尴尬,他干咳了一声,道:“没听懂吗?还是我笑点比较低了。”
“啊,你说什么了。”苏夏恍然回神,转头莫名的看了他一眼。
唐泽顿时无语,感情刚刚他就是在唱独角戏,白费了他的口舌,还说的那么传神。他伸手用力的拍一下她的头,语气里带了点不高兴,道:“我说了那么久,你倒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啊!真是浪费我的感情。”
因为是晚上,车里的光线并不好,她看不清唐泽的表情,但是从他的语气里,她听得出,他似乎有点生气,低头,她轻轻的说了句对不起。这句对不起是发自她内心的,对不起他如此用心待她,她却不能把实话说出来。
唐泽并没有理会她的那句对不起,但是面对她的心不在焉,他也没了说话的欲望,顺手开启了车里的音乐,便只是专心的开车。
没多久,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唐泽转头看向苏夏,她却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位置上,眼睛望着车窗外。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用手推了她一下,道:“到家了。”
苏夏恍然回神,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扬起嘴角,笑道:“谢谢,那你路上小心,我走了。”
说着她便开门要下车,唐泽快速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眉头深锁,看着她的眼睛道:“苏夏,这些天的相处,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了那层隔阂了吧?你也把我当朋友看了吧?”
“是啊。”她点了点头。
“那么,以后你有什么心事,能不能跟我说,别遇到不高兴的事就放在自己心里。”
苏夏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微微一愣,然后扬起嘴角,点头笑道:“我知道,我也不爱把不高兴的事情放在心上,你放心吧,今天我可能太想我妈了。”
唐泽的眉头渐渐松开,扬起了灿烂的笑颜,松开了抓着她的手,“你上去吧,明天我来接你上班,8点我就在楼下等你。”
“好,那你路上小心。”说完苏夏拿了自己的东西便下了车,关上了门,看着他离开之后才慢慢的独自一人走上了楼。
脸上的笑容渐渐的隐退,站在家门前,打开包包翻找着自己的钥匙,找了半天却没有发现钥匙的踪迹。她的眉头越皱越紧,动作也越发的粗鲁,最后把包用力的扔在了地上,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钥匙混杂着其他的东西一起掉在了地上。
夜晚楼道里很安静,钥匙掉地的声音甚是刺耳,看着自己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掉在地上,苏夏的心便越发的烦躁,她长长的叹了口气,靠着门,一手撑着自己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