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东盟记 (书号238568)

第7章 :失败!!!

松懒的躺在草屋内的木床之上,明亮的月色照进屋内,散发出点点光芒,不远处的朱九早已进入了梦乡,不时发出阵阵呼噜之声。
  从枕头下拿出今晚在藏经殿内拾到的羊皮纸,借着些许月光的尾痕,陈言注目其上,想要一探究竟。
  从藏经殿内出来之前,陈言想起院卫也就是中年男子的几点规章,特别是第一点,本不愿把这张羊皮纸带出来,以免招惹到麻烦,现在的他可还没有什么自保之力。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当陈言正打算将其放回书架之时,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是这张纸可能能够帮助他解决现在的麻烦。
  所以前后仔细思量之后,陈言决定将其带回好生研究一番,毕竟这也不是经书,不过只是一张羊皮纸罢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陈言将其扔进了簸箕之中,就算被发现应该也能够解释得清楚。
  结果很明显,当陈言与朱九一同从藏经殿内出来之时,院卫并没有与他二人过多言语,只是交代说下次来的时候便不用再禀报了,自行进去即可。
  “说不定真的可以让我修炼《三字经》呢!”陈言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认真钻研了起来。
  羊皮纸不大,陈言拿在手上正好合适,其上有着些许小字,需凑近方可看清,陈言轻声的念了起来。
  “天地洪荒,灵存魂在,虚从实徐,于其取一,进之有道。道入己,引脉发,待周天,合其正。。。。。。”
  和其正。。。。。。什么鬼,我还加多宝呢!
  念到这时,陈言不禁想起那吃火锅的必备良品,哎呀,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把这个看完再说。
  说实话,这张羊皮纸上的字虽小,但内容却并非很多,可陈言还是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才看完,因为这些内容实在是晦涩难懂,还好陈言当年的文言文功底还不错,不然换做他人,非得看得头晕眼花不可。
  可就算是这样,陈言还是无法从中得到哪怕一丝丝有用的信息,就连这些文字的意思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其所云。
  妈蛋,以为捡到宝了,一张破纸。。。。。。
  陈言随手把羊皮纸置于枕头下,打算明早起来再想办法。
  就这样,陈言狠狠的睡了一觉,直到临近午时才起来,看来多了一项打扫藏经殿的任务确实让陈言累的不轻。
  而朱九还是和昨天一样,保持同样的姿势修炼着,只是在陈言醒来的时候,嘱咐陈言如果不修炼的话,别打扰他修炼。
  陈言闻言,嘴上答应了,可在心里却想的是:我不是不修炼,我是没法修炼啊。。。。。。
  起床后无所事事的陈言,拿起昨晚压在那块跟石头硬似的枕头下的羊皮纸,打算再研究研究,因为现在的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个了。
  再次扫过纸上的文字,终于陈言发现
  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难道这张纸真是张废纸不成?可惜不能打开那本《育林浑天记》来看,不然说不定能在其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陈言端坐在木床上,认真的思考着关于羊皮纸的问题。
  这张羊皮纸是夹在那本传记类的书中的,可能跟那本传记所记载的人物有关,也有可能就是张废纸。。。。。。
  陈言苦想了半天,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开始浮躁了起来,眼神也跟着涣散了,也不知在看向屋内的何处?
  突然,陈言睁大了双眼,死死盯住了放置于桌上的那两本《三字经》,那眼神仿佛看到了稀世珍宝般,透露着喜悦。
  对啊,说不定这张羊皮纸上记载的就是跟《三字经》一样的修炼功法也说不定,虽然我不知道这张羊皮纸上所写文字的意思,但是照着读我还不会吗?哈哈哈,我真是天才!陈言在心中好好夸赞了自己一番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付诸行动。
  片刻后,陈言已经照着之前修炼《三字经》的方法,把羊皮纸上的内容完成了一遍,可是陈言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
  可恶啊!怎么还是没用?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陈言的修炼方法完全是按照朱九昨天所说的来进行的,无论是姿势还是默念心法时的速度,都没有问题,可是朱九所说的修炼时会有一股微小的清流从外界进入身体后,沿着周身穴位,最后汇入腹部下的丹田位置的感觉却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虽然陈言对于穴位的位置并不知晓,可是陈言猜想朱九等人对此应该也是不清楚才对的,毕竟朱九和陈言一样从小到现在这个年纪,十年间并没有得到类似书院先生的教导,除了父母在他们更小的时候,教会了他们识得和华夏同样的文字之外,这还是陈言当初在藏经殿时对于朱九居然识字发出惊讶的叫声才得知,想想当时的神态,陈言觉得真是丢脸丢大了。
  “陈言,你在那神神叨叨的干嘛呢?”朱九站在陈言的面前,带着奇异的眼神,等着陈言的回答。
  “没什么,没什么,我在想中午做什么好吃的呢。”被朱九突然惊醒的陈言,刚忙解释道。
  “我怎么觉得你这两天有点奇怪啊,你看,先是突然做起菜来,然后又问了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之后刘洪和李彪陷害我们的事,感觉你整个人都变得聪明了起来,这么想想,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朱九左手撑着右手,右手扶着下巴,低头成思考状,仔细的分析着。
  “哪有那么夸张啦,哈哈哈,我就是以前不愿意显摆,那是我低调,懂吗?低调!哈哈哈。”陈言尴尬的笑着,趁朱九还没反应过来,连忙拉着朱九去往了厨房。
  在去往厨房的路上,陈言一直在想着,肯定自己遗漏了一些关于修炼的重要线索,只不过自己没有发现,难道真的是穴位吗?直到他们二人快要抵达厨房时,陈言还是没有想到任何问题,于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陈言决定还是要确定下朱九是否知道穴位的问题。
  “陈言,你又在那想什么呢?快点,不然等会来不及了,我们又得被院指惩罚了。”刚在心里打定主意的陈言,直接被朱九拖着走,通过这两天的相处,陈言觉得,朱九有时候还真有点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