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东盟记 (书号238568)

第5章 :《三字经》?

寂静的黑暗中徐徐升起一道光亮,晨曦就这样在育林书院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充满清新空气的早晨,山谷中的几间草屋被披上了金黄的外衣,闪烁着刺眼的光芒,顺着草间的缝隙,降落在了陈言的床上,使陈言的眼角自然的抖动了几下,右手接然抬起,轻轻揉搓了片刻,微微张开了眼眸。
  “该死的草房,怎么还透光呢?气死我了,这杂役工也太惨了,不行!必须得离开这个鬼地方!”陈言暗自下定决心。
  “就是不知道早上要干些什么?准备早餐?还是又去扫地?晚上还得去“加班”扫那啥藏经殿,不知道会不会有宝物呢?嘻嘻..”陈言从床上坐了起来,刺眼的光线实在是无心睡眠,今天是他来到这世上的第二天,难免胡思乱想。
  陈言转动他的脑袋,看向朱九,想着询问今天所做事务,但只见朱九早已起床,被褥也已叠好摆放在床脚,而朱九盘着双腿,双眸闭着,和陈言一样坐在了床上。
  看来朱九也没睡醒啊,还在补觉呢。
  陈言掀开被褥,却是没有整理的习惯,穿上一双右脚指头处略微有个小洞的黑色小布鞋,下了床,走到桌边坐下,从茶壶中倒出一杯凉水,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我说朱九,快起来,干活去啦,你不怕院指啦?”陈言喝完一杯,又继续往杯子里倒。
  朱九闻言,睁开了眼睛,一脸气愤的看着陈言:
  “陈言,你干嘛呢?没看见我在修炼啊?院指又没把惩罚的时间跟修炼的时间排在一起,怕什么?”说完朱九又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
  修炼?什么情况?这不是书院吗?
  难道我投胎到了小说中时常提到的异世界?可是杂役工也有资格修炼吗?陈言一头雾水,看向朱九,才发现刚才没看清楚,朱九虽是坐着,却是如武侠电视剧中人物似的,上身挺直,含胸拨背,下颚微收,闭目合口,右手立于左手之上,拇指交错,自然匀速的吞吐着气息。
  那这么说,我也能修炼咯,秘籍在哪?我要秘籍,我要秘籍..
  陈言这般想着,立马在屋内翻找了起来,不过却是把动作放小了些,不敢弄出太大动静,深怕朱九“走火入魔”。
  最终,陈言在衣柜中找到了两本一模一样的书,书上有着明显的积尘,陈言拿出其中一本,回到了床上。
  陈言看着手中的书本,满脸的不可置信,因为封面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三字经!
  这就是修炼的秘籍?这不是华夏人人都熟知的三字经嘛?可朱九应该不会骗我才对,里面的内容说不定并不是跟我以前读过的一样,肯定是这样的。
  随后陈言放开书皮,果然..
  一样!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陈言情不自禁的念了起来这些熟悉的文字,可是当他全部都念完的时候,居然发现..
  毫无作用!
  没感觉到有什么变化啊,难道是我的姿势不对?肯定是这样的,接着陈言又学起了朱九的打坐姿势,一字一句的又念了一遍,果然..
  还是没用!
  “陈言你念出来干嘛?吵死了!”朱九喝向陈言,但双目依然闭着。
  Soga!原来不能读出来啊!
  然后陈言又试了一遍,然而..
  还是以失败告终。
  为什么?肯定是哪出了问题?我要去看看隔壁的人是不是也在修炼?说不定这本三字经只适合朱九一个人修炼呢?
  想罢,陈言放下了手中的《三字经》,出了房门,走向隔壁的两所草屋,蹑手蹑脚地慢慢接近,趴在窗口处向里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与朱九同样姿势的二人,明显是在打坐了,随后陈言走到另外一处,结果可想而知,都在打坐修炼。
  不甘心的陈言无奈之下只能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先填饱肚子再说..
  育林书院内厨房
  简单解决了早饭后的陈言呆坐在凳子上,目光无神,脑子里全是自己为何不能修炼的疑问。
  可任他想破脑袋,都找不到一点原因所在,所以干脆也就不再打算去想。
  “算了,还是先当好我的厨子再说,反正现在吃穿不愁,呵呵!”说着陈言一扫之前的阴霾,一路蹦跳地出了厨房,在厨房前的院子里照料起了瓜果蔬菜..
  时光匆匆,陈言的第二天就这样过去了平淡的一个白天..
  正午前一个时辰,朱九来到了厨房与陈言准备了午膳,下午他们去了后山砍柴,然后准备了晚膳后,回到了住所稍事休息之后,他们前往了藏经殿。
  这一天里,虽然陈言还是并未能从朱九口中得知自己为何不能修炼的原因,但却从朱九口中套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然后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重新的认知。
  据朱九所说,他们每个人从小都能修炼,而且修炼的全是《三字经》,《三字经》在这里是所有人都能倒背如流之书,因为修炼《三字经》有成之后,也就有了成为仙人的资格,也就是说修炼《三字经》是一本成为仙人的必经之路,而育林书院正是培养仙人之地,所以育林书院每年的招生才会如此火爆,只可惜真正修炼成功的人十不存一,陈言与朱九便是那被测出资质差等之人,基本与仙路无缘。
  至于为什么大家都在早上修炼,是因为早晨的时候,天地灵气更为浓郁且纯净,能够更好的吸收,进度为其他时候的数倍之多,因此书院的早上是没有早课,也没有早餐的,因为摄入了足够的灵气入体后,基本能在午膳前保持不饥饿。
  而朱九等杂役虽在进入书院前的测试不及格,却也并为放弃,因为《三字经》并没有年岁的要求,只要你在八年之内修炼至灵人一阶,便有了成为书院学生的资格,所以在书院内,凡是还没有成为灵人的,每天清晨之初,都会努力的修炼这门《三字经》,毕竟还是有不少杂役成功的例子。
  得知了这些后,陈言郁闷无比,这岂不是说这杂役我还要当八年?
  可恶啊!凭啥我修炼不了,我非得成为书院的学生不可!陈言暗暗下定了决心,从明天早上开始,自己要努力修炼《三字经》,摆脱杂役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