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东盟记 (书号238568)

第4章 :感谢老天爷!

陈言听了之后,并没有朱九想象中的惊慌失措,而是十分的淡定的继续坐在那哼着小曲。
  “陈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哼歌,快起来,院指叫你过去呢,到了那你就说不知道,知道了吗?”朱九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死了,然后便上前来拉陈言。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怎么一点都不怕啊?”
  “哈哈,有啥好怕的,我就跟你走一趟呗,我自己会走,你还怕我跑了不成啊?”陈言推开朱九的手,然后不紧不慢的跟在朱九身后走出草房。
  育林书院内丁人班学堂
  育林院深处一片群山之中,山间云雾缭绕,似存于虚无缥缈之间,其中一座便为丁人班学堂所在,远看仿佛置身于云海之中,从中透出一丝丝绿芒,那是历经无数岁月的树木参差不齐排列而成。在半山腰上,有着一座宏大的建筑,赤红色的瓦顶,金黄的房柱,搭配上充满年岁的古木色门窗,使其看起来气势恢宏,这就是丁人班学子平时修习的地方。
  在这片建筑前方有一方巨大的广场,由清一色的方形大理石铺成,此时在广场正中间坐着一位男子,身后站着一堆衣服穿戴相同的少年,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但却又偶尔小声私语,交头接耳,男子不曾理会,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从广场门前进来两位少年,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有疑惑的,有悲怜的,有惋惜的,有嘲笑的,这二人正是陈言与朱九。
  而正中间坐着毫无疑问便是院指,此时也睁开了双眸,看向二人,示意其过来。
  陈言原以为只有院指一个人,没想到大家都在,看来院指是摆明了要他出丑了。
  陈言淡然的走向前去,走到院指前停下,躬身作揖,
  “院指,不知何事,深夜召小的前来。”
  “哼,别在这跟我装傻,晚膳可是你做的?”
  “禀告院指,是小的做的,不知有何问题?”陈言继续装傻。
  “有何问题?晚膳过后,刘洪和李彪就腹泻不止,幸亏我得到及时的消息,这才让他二人恢复,但此事必定与你有关,不可就此放过?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院指一副趾高气昂的说道。
  “不知院指可有证据证明是我的食物出了问题菜导致刘洪和李彪腹泻?”陈言平淡的问道。
  “何须证据,除了你的晚膳,他们可不曾吃过其他食物,不是你,还有谁?”
  “这么说来,院指是没有证据咯?可是?”
  院指一时无语,因为他不曾想到陈言竟会让他拿出证据,他原以为只要自己稍稍严厉几句,陈言便会乖乖认错。
  “对,我是没有证据,那你可有证据证明不是你的食物有问题呢?”院指回击道。
  “证据?我也没有,不过我却可证明我的食物没有问题。”
  “没有证据如何证明?”
  “你身后的学子便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陈言说着指向院指身后的人群。
  “对哦,我们不是也吃了吗?”顿时人群中传出阵阵讨论之声,刘洪和李彪也在其中,尴尬不已。
  “我们没事,但是为什么刘洪和李彪却有事,这说明。。”
  “没错,说明并非在下的食物有问题,有问题的应该是刘洪和李彪自己,对吗?刘洪,李彪?”陈言看向一脸怨毒看着自己的二人。
  “我们才没问题,是你的饭菜有问题,肯定是的。”刘洪急忙出声。
  “对,虽然其他人没事,但是这并不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院指当然想过其他人没事的这个问题,可是刘洪和李彪这二人平常倒是挺对他胃口的,而且,现在丁人班的人都在这,他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笑话。
  陈言也不急着辩解,径直走向刘洪,问道:
  “你确定只吃过在下的食物,不曾吃过其他东西?”
  “当然,从午膳至今,就吃过你做的东西,肯定是你的食物有问题。”
  “对,对,我也是。”李彪捂着肚子附和道,貌似还有些后遗症。
  陈言看向李彪,笑着问道:“那你今天吃过的菜里面哪个最好吃?”
  李彪听了,眼珠子转了一圈,略微考虑了一会后,回答:
  “红烧鱼最好吃,那个白斩鸡也不错,还有还有。。”李彪说着说着,一滴滴口水从其肥大的双唇中渗了出来,舌头还在其上来回摆动,估计又是饿了。。站在一旁的刘洪都稍稍往后站了站,以保持与这吃货的距离,真够丢人的。
  “够了够了李彪,那哪个水果最好吃?”陈言接着问道。
  “柿子呗,水分多,又软,中间夹带着稍硬的果肉,关键还贼甜,嘻嘻。”李彪自然的回应道。
  陈言也不继续发问了,而是回到原来站立的地方,院指看着陈言的这些举动,不知何意义?正想继续对付陈言,可随后众人间飘出的一些话,使得他不得不把刚准备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柿子?我们今天的晚膳有柿子吗?”
  “没有,我确定,今天的晚膳根本就没有水果。”
  “那李彪怎么会说柿子好吃呢?”
  “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肯定是李彪和刘洪自己偷偷吃了不干净的柿子才会腹泻的。”
  “哦!”众人同时发出惊叹之声,个个焕然大悟的模样。
  完蛋了,这该死的胖子,怎么把这个给说出来了?难道真的是柿子有问题?刘洪这样想着,却并不敢再说话或者乱动,他清楚院指的为人,这个事情发展成这样,已然失去了控制,估计院指应该也想到了吧。
  “那这么说,跟陈言根本就没关系嘛!对不对?”
  “当然拉,这不是很明显了吗?”
  确实很明显,院指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朱九听了之后,也是长舒了口气,还好跟陈言无关。
  而陈言也不想在此多留,得知已经让此二人得到教训便足以了,遂向院指说道:
  “院指,此事,我想已然明了,不知我们是否可以告退了?”
  “既然事情查清楚了与你二人无关,我也不是顽固不化之人,你二人回去吧。”院指右手一挥,示意二人可以走了,然后转身遣散了众人,然后把刘洪和李彪二人留下了,可想而知,他们要倒霉了。。
  育林书院内丁人班杂役工住所
  “陈言,你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他们吃柿子啦?快告诉我嘛。”朱九直接贴在陈言的身上追问着。
  “好啦,你先下来,不然我就不说了哦。”陈言笑道。
  只见朱九迅速离开陈言的身体,原地坐下。
  “我问你,你还记得下午之事吗?”
  “下午?你说我们被罚的事?”
  “对,其实那就是刘洪和李彪干的。”陈言说着,也不管继续发问的朱九,接着讲述:“你注意到他们脚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吗?”
  “脚上?”朱九一脸疑惑。
  “对,脚上的靴子有着泥土的痕迹,而其他人没有,说明他们曾经去过众人没去过的地方,那会是哪?”
  朱九听了之后,马上思考了起来,却并不能回答,因为书院矗立于山中,有泥土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是哪?在书院内沾上泥土的地方可到处都是啊!”
  “那就是育林书院大门处的阶梯。”陈言不等朱九反驳,继续说道:“确实脚上会沾上泥土的地方有很多,他们也跟我们去过,可是院内各处都有石子路,你看我们去过两次,鞋上的泥土有多少?”
  闻言,朱九望向自己的鞋子,确实只有一点点。
  “可他们两个脚上的泥土却很多,那是因为他们走到了石子路或阶梯以外的地方,那就是阶梯两旁的柿子树,李彪第一次来的时候,左边肩膀上未曾清理干净的柿子树树叶就是最好的证明!!!”
  啪啪啪!
  朱九听了,情不自禁就鼓起掌来了,一脸崇拜的看着陈言,“陈言你真是太厉害了,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个为了陷害我们,爬上了柿子树,然后把树叶和柿子都摇了下来,还吃了柿子对吗?难怪你能知道刘洪他们吃过柿子,所以你早就知道了是他们陷害我们的了是不是?”
  。。罪过!罪过!又欺骗小孩子了,陈言哪里有注意到什么柿子树树叶,泥土之类的,全是瞎掰的,至于刘洪的陷害,只不过是在院指教训他们的时候无意中注意到刘洪和李彪不怀好意的笑容时猜测应该是他们干的而已。
  “那是,那是,我是谁啊?天才小神童陈言是也!哈哈哈!”装比要装到底才行!陈言这样想着,还摆了个POSE。
  “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院指啊?这样我们就不要去打扫藏经殿了,不是吗?”朱九想了想,还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陈言恢复站立的姿势,整了整衣领,虽然并没有。。
  “孺子可教也,不错,我们确实可以向院指说明这个情况,可是院指不一定会相信我的这套说辞,就算相信了,但估计也会把院指给得罪了,因为这就相当于在骂他傻啊!这可不像刚才那是李彪自己承认的,知道吗?所以院指那脾气,你还不了解?得罪他我们以后可没啥好日子过了,还是吃个亏,巴结下院指,我们以后的日子才会好过些。懂了吗?”
  朱九把眼睛睁得老大,呆呆地看着陈言,吐出两个字:“不懂!”
  。。陈言无言以对,毕竟才十岁左右的孩子,哪能想那么多?
  “反正你只要知道不说比说了好,这个懂了吧?”
  朱九听了之后,脸上表情一变,笑嘻嘻回答:“这个懂了!反正不说就对了。”
  “这就对了。”陈言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回到床上躺着。
  “还好我没去摘柿子来吃,不然我也得闹肚子了,还好,还好。”朱九也回到了床上躺下,庆幸着。
  陈言闻之,转身,对着朱九说:“朱九,那柿子没问题,明天放心吃,没事!”
  “柿子没问题?别骗我了,那刘洪和李彪怎么会闹肚子?”朱九虽然之前听了陈言的话后,很是佩服,但却并未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在食堂外,我不说了吗?那是老天在惩罚他们!”然后陈言转了回去,闭上双目,准备休息。
  不过朱九听了后却是马上跪在了床上,嘴里还直呼:“感谢老天爷,苍天有眼啊!”
  罪过!罪过!又把这小子给骗了,这也太好骗了吧!
  哪有啥老天爷,都是本天才小神童的西红柿炒鸡蛋的功劳,呵呵!他们哪知道柿子不能跟鸡蛋一起吃呢?我真是机智啊!
  草房外依旧静谧,月光透过草房一点点的洒进了二人的床,陈言已入梦乡,朱九也是,只不过口中时不时传出些“感谢老天爷”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