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东盟记 (书号238568)

第3章 :天会惩罚你的!

陈言和朱九不敢相信,就在他们准备晚膳的这段时间,打扫得相当干净的阶梯上居然都布满了落叶与杂物,完全一副不曾打扫过的模样。
  “来,你们自己看看,是不是我冤枉你们,嗯?”中年男子,一手插腰,另一只又摆弄起了他的小胡子。
  “可是,我们真的打扫过了啊,院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朱九急切的向着中年男子辩解着。
  陈言也想辩解,可当前的情况,实在是相当恶略,口舌之争并没有什么用,所以陈言在思考究竟是谁会这样做?可是自己才第一天投胎来到这个世界,认识的人只有身旁的朱九及眼前的院指,之前或许在院内招惹过什么人也说不定,可关键是自己并不知道是谁?这让陈言有种把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有劲无处使。
  “你还给我装?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不知道?那让我来告诉尔等卑贱之人,事实就是你们根本就没有打扫,我说的可对?”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我们真的有打扫过的,请您相信我们,院指。”朱九现在就差没跪在地上了,一副乞求原谅的神态,但朱九越是这样,这位中年男子便越是有成就感,所以陈言知道,无论他们怎么做,这件事都不会就这样轻易解决的。
  冥思片刻之后,陈言实在是无计可施,但就在此时,陈言瞥见中年男子身后的两位书院学生嘴角闪过一丝奸邪的笑容,虽然只是一瞬便隐藏过去,可陈言立马便知道这件事肯定跟这二人有关,所以。。
  “院指,我们知道了,我们会接受惩罚的。”陈言对着中年男子说,朱九听了之后正想开口,被陈言拉住了。
  中年男子一愣,他本来是打算再多享受一下那种被人乞求,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是他没想到陈言如此果断决绝,直接就打算就接受惩罚,他稍稍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对着陈言与朱九:
  “哼!不狡辩了?算你们两识相,那我就从轻处理吧,罚你们打扫藏经殿一个月,以示惩戒!你们可服?”
  “谨遵院指指示!”陈言与朱九答道。
  育林书院内回去厨房的路上
  “陈言,我们明明就打扫过了,为什么不再跟院指解释解释,说不定就不用受罚了啊?”朱九鼓着脸,一脸不服的模样。
  “朱九,就算你没看出来是谁干的,难道你连院指的为人你都忘了?就算最后证明我们打扫过了,他也会开始记恨我两,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知道吗?”陈言解释道。
  “那这么说,陈言你看出来是谁干的啦?难道是我们班的刘洪和李彪?院指来的时候他们就跟在后面,根本就是来看我们的笑话的,除了他两,我想不到别人了,是不是他倆啊?”
  刘洪,李彪,看来跟我想的果然没错,只不过这名字还真是坏人的节奏啊。。
  “别乱猜了,反正都受罚了,你先回去把饭菜准备好,我去把最后一道菜做了。”说完陈言便不理会后面继续絮叨的朱九。
  育林书院内厨房
  “陈言,那我走啦啊。”
  “嗯,好。”陈言看着左右手都提着餐盒的朱九从厨房走出,想不通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力气这么大?而且好像这些最多只够二十个人的分吧,可是这个学院这么大,不应该只有这么些人吧,应该还有其他的杂役才对。
  算啦,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先把饭菜做了。
  做什么呢?。。
  “嗯,好,就做这个。”
  陈言低喝一声,便立马全身心的投入进去,颇有种大师的味道。
  育林书院内丁人班膳房
  陈言提着最后一道菜,站在一块颇有世外高人所居住的竹房前,门上写着几个大字:丁人班膳房。
  还好之前从朱九那得知了大概位置,没找多久就找到了。
  “来啦,让各位学子久等了真是抱歉,最后一道菜西红柿炒鸡蛋。”陈言飞快的往各个饭桌上上菜。
  果然只有十几个人,陈言上完菜后,扫视过膳房,只有四张桌子,每张桌子上大概都是四到五个人,大都是跟陈言相当年岁的少年,看着大家吃得开心,陈言也很开心,这是身为厨子的他发自心底的感情。
  “今天的饭菜真好吃诶,特别是这道红烧狮子头。”
  “我最喜欢这道白斩鸡。”
  “我认为今天的菜都很棒呢!”
  “我也是这么觉得,听朱九说这全是陈言做的,以后也要让他做”
  “同意,陈言真的是太棒了。”
  。。
  “哼,不就是几道菜吗?至于你们这么激动吗?”
  “对,对,对,我觉得其实也不怎么样嘛?”
  李彪随口附和着刘洪,但是嘴巴却始终没有停下来过。。这也不怪他,李彪坐在那,他的脸又圆又大,一吃起来,全身的肉都抖动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活生生的一个肉球,完全想象不出这是一个少年。刘洪则也好不到哪去,只是吃相相比于李彪要好上不少,但却是长了一副獐头鼠目的外貌,瘦的跟育林院的内的竹子似的,却总想装出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真是滑稽。当他俩站一起时,就更加的让人印象深刻。
  又是这倆货?等会有你倆哭的时候。。
  陈言不去理会,拉着愤怒的朱九离开膳房,但却没走远,而是在膳房旁的长椅上等待里面的学生吃完,再去收拾。
  “陈言,你干嘛拉着我,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他倆不可,简直欺人太甚,从进来育林书院开始,就一直处处针对我们,对我们冷嘲热讽,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朱九挣脱开陈言的手,气愤的嚷着,但是其实声音并不大,以确保这些话只有他们可以听到。
  “知道啦,生气又没有什么用,而且这不就正好让他们的目的达成了吗?放心,老天会惩罚他们的,相信我,来,先坐着。”陈言苦口婆心的劝诫到,然后不管依旧气愤的朱九,坐在那闭目养神起来。
  没过多久,里面的学生陆续用餐完毕从膳房里走出,陈言便跟冷静下来的朱九进去收拾。
  “今天是不是有人没来啊,朱九?”陈言漫不经心的问道。
  “有吗?没有吧,丁人班一共十八个都在啊。”朱九答道。
  “那你认识其他班的人吗?”陈言继续问道。
  “我和你一样,整天就在干活,除了丁人班的人还有其他班的杂役工,我可一个都不认识,咋拉?”
  “没什么,就是随便瞎聊下。”
  果然这个学院不可能只有这么些人,等回到住的地方再找其他人问问,老是问朱九容易露出马脚。
  “陈言,你好了吗?”
  “嗯,好了,我们走吧。”
  育林书院内丁班杂役工住所
  陈言跟在朱九身后,来到一处山谷,穿过一条石子路,抵达一处小院子,院前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丁班杂役工住所。院内有三间草房,看来这里应该就是睡觉的地方了。
  陈言跟着朱九进到其中一间草房,草房内的布置相当简陋,除了两张木床外,就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外加一个小柜子,用来存放衣物。但其实他俩根本就没有什么衣物,柜子里有的也只是和他们现在身上一样的粗布麻衣。
  “陈言,我要去解手,你要一起去吗?”朱九在床上躺了一会后,问道。
  “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嗯,好,那我去拉。”
  看着朱九离开后,陈言低声道:应该差不多了!然后露出一弯奸计得逞的笑容。
  砰!
  只见朱九猛的推开房门,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
  “糟了,陈言,我们班有人吃了你做的晚膳,然后出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