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东盟记 (书号238568)

第2章 :这不可能!

“快走啦,陈言,不然真要受罚了。”小男孩说着就要上前来拉陈言。
  陈言无奈的从地上爬起,不管怎样,自己到底是投胎成杂役工了,还是先去干活吧,然后再把事情搞清楚,这该死的钟灵台!陈言这样想着,不情愿的跟着小男孩出了厨房的木门。
  走出木门后,陈言看到眼前有着一片院子,院子中间有一条石子路,可供两人并排穿过,陈言跟在小男孩身后向院子的小门走去。
  院子里外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陈言走在石子路上,左右打量起来,对各种事物都充满了兴趣,仿佛真是个孩童似的。
  小男孩快速走在前头,到了栅栏间的小木门,停下,转身看向一脸惊奇而又兴奋的陈言,一只手扶在与其肩齐高的小木门上,另一只手插在腰间,喝向陈言:
  “都是咱两种下去的,有啥好看的,赶紧的,不然院指非得发火不可了,再不快点,我可不等你了!”说完还摆出一副真要离陈言而去的模样。
  这个院指到底是谁啊,这个小男孩这么怕他,应该是老板之类的吧!不管那么多了,我还是先跟着这个小男孩把事情先理清楚再说。
  “知道啦,这就来。”
  陈言收回目光,加快了脚步,随着小男孩离开了这片院子。
  育林书院内门前阶梯
  这什么破地方!怎么在大门口种柿子树?真是奇怪!陈言站在阶梯前,望着两旁的柿子树。
  “给,拿着,打扫完,还得回去准备做饭呢。”
  做饭?杂役工兼厨子?要不要这么惨?
  “知道啦,不然那个院指是要发火的,对吗?”陈言一脸无奈的回道。
  在来的路上,陈言旁击侧敲,从小男孩那轻松得知了一些这一世的讯息,只因上辈子,陈言怎么说也是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要是这都问不出来,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小男孩叫朱九,据他所说,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为育林书院,他们俩是一同从育林书院山下的育林村来的,本是为求能够在书院内读书认字,习得一招半式,如果还能修炼仙人之术,就更好不过。
  但天不随人愿,他们俩在书院招生例行检测中,被告知为差等,而最后论为杂役工,在此做些打扫兼做饭,以偿还招生报名的费用,期限八年!不可谓一把双刃剑,要是成为了书院内的学生,当然最好不过,可要是被刷了下来,就得付出8年的青春啊!
  至于小男孩口中一直提起的院指,其实就是相当于学校的教务处主任,书院的大小事务具由其管理指导,听说是个很不友善的一个人,整天摆着一副臭脸,以显示其在书院的威严。经常责罚书院内的学生及向他们这样的杂役。
  至于陈言为何不是投胎成为婴儿,而是现在这般悲催的结果,陈言其实除了默默在心底里抱怨几声之外,也并不在意,因为陈言恰恰就是这种不服输的人。
  记得上初中那会,陈言一家从小乡镇般到了一所大城市,经常性的被本地的学生欺负,刚开始他默不作声,到了后来终于忍无可忍之时,他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打!
  他一个人打好几个,不要命的打,最后终于再也没有敢欺负他了,他也被学校的同届直呼为陈疯子!
  所以,只是干点杂务活而已。。这对于陈言来说仅仅只是。。
  太TM的累了。。
  这什么破书院,这么多阶梯!这么多树叶!还有没有人权啦?
  可恶啊!。。
  “陈言,你跪在那干嘛哪,天上有啥好看的吗?”朱九一脸疑惑的看着陈言说道。
  “呃呃呃。。那个我在看阶梯有没有扫干净啊,然后再看看又是哪棵柿子树不老实,又‘乱丢’东西,晓得不?”陈言赶忙从地上爬起,刚才真的是情不自禁就做了那么尴尬的动作,对,情不自禁!陈言这样想着,还满意的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这样啊!”朱九恍然大悟道。
  “对对对,就是这样,快打扫完,回去吃饭吧。。不是,是回去煮饭。”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真好骗,嘻嘻!
  “嗯,好,那我们加快速度吧!”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朱九蹦蹦跳跳的干活去了。陈言看着朱九那纯洁无瑕的眼神,心里直呼:罪过罪过。。
  直到下午傍晚时分他们才终于打扫完了门前的阶梯回到陈言“投胎”而来的那个厨房去给书院的学生们准备晚膳。(为方便读者们观看,本书中的一个时辰为两个小时)
  育林院内厨房重地
  “陈言,我怎么总感觉你今天怪怪的?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你不是从来都不愿意做菜的吗?今天怎么突然要做菜了,平时可都是你烧火洗菜的呢。”朱九看着眼前的陈言,时不时的上去摸摸,看看,那模样,像极了见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的似的。
  其实这不怪陈言,还是初中那会,因为爸妈经常晚归的缘故,陈言早就开始自己做饭吃了,刚开始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但是后来陈言真的爱上了做菜,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但他就是喜欢。
  “哎呀,那是我从前不愿大显身手知道不?我要是认真起来,连我自己都怕。”陈言用屁股顶走朱九,左右开工,忙的不亦乐乎。
  “我发现你说话也比以前好玩多了,连自己都怕。。笑死我了!”还没说完,朱九就真在地上笑“死”过去了。。
  “有那么好笑吗?我怎么没发现?。。不管你啦,这道红烧狮子头做完,就只剩最后一样菜了。。”
  陈言话音未落,突然一中年男子一个大脚破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两个与陈言年岁相近的少年,吓得朱九蹭的一下从地上跳起,陈言也是被惊了一下,瞄了一眼中年男子,继续把菜从锅中舀进盘里,然后不紧不慢的放下厨具,站在朱九身边。
  眼前的中年男子身穿白色长袍,长发,用翠绿的簪子盘起,颇具仙人的既视感,除了两撇小胡子,这让陈言联想到了东洋的小鬼子。
  “哎呀,小东西,胆子变大了啊?见我来了,不赶紧过来拜见,居然还有空做那闲工夫?”中年男子对陈言讥笑道。
  “院指到来,是我们俩的荣幸,岂敢怠慢?实在是因为晚膳即将到来,不得不抓紧时间把晚膳准备妥当,以供刻苦学习的学生们,院指,您觉得呢?”陈言对于院指的讥笑丝毫不以为意,缓缓解释道。
  中年男子听了之后,顿时说不出话来,因为对于陈言所说,似乎确实有几分道理,但当他想起他来的目的的时候,态度一下又强硬了起来。
  “你别跟我扯那个,我来是干什么的,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中年男子说完还用右手摸了摸他那两撇小胡子,似乎对这两撇小胡子,十分喜爱。
  我们知道?这个院指还真的是。。
  “禀报院指,我倆不知,望院指大人明示。”陈言边说,边学着以前电视剧里看的向着中年男子作揖。
  “哼,还给我装傻,是不是?今天交给你们打扫育林门阶梯的任务,你们完成了吗?啊?”中年男子向着陈言和朱九咆哮道。
  阶梯?
  我们不是扫过了吗?陈言和朱九都不相信中年男子说的,因为他们的确很认真的完成了打扫的任务才回来准备晚膳的。
  “院指,这不可能,我们真的扫了,还扫得很干净。”陈言急忙辩解道。
  “不可能?你们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中年男子说完便走出了厨房,站在他身后的两人跟随了出去,陈言与朱九也紧随其后。
  不久之后,陈言和朱九看着眼前的阶梯,同时发出惊讶之声: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一回事?”
  。。(未完待续)